潔妮

Blog|https://janiceinmars22.blogspot.com IG|潔妮選讀 方格子|潔妮 喜歡上課塗鴉の女子,脾氣古怪,興趣廣泛,對什麼事情好奇就會去鑽研。喜歡分享、閱讀及寫作,想當藝術創作者/療癒師/說故事的人。 平時最喜歡宅在家,熱愛居家生活。喜歡動物與自然,崇尚和平。未來想養一隻英短藍貓。

20-01 與自己團圓・繞一圈之後所回到的原點

發布於
Getty Center, LA photo / 潔妮

新的一年已來到,但總覺得自己一直還沒切換過來。也許是 2019 留下的一些功課尚未被完全解答完畢吧!在做 2019 年末回顧時,心裡一個想法逐漸浮現:我會不會其實也是龜兔賽跑裡面的那隻兔子?

在日劇《我們的奇蹟》裡面,編劇丟出了一個貫穿全劇的問題:龜兔賽跑裡面,烏龜經過兔子時為什麼不叫醒他呢?有別於以往競爭的思維,男主角讓自己趴到地面上,從烏龜的視角望出去後,發現在烏龜的視線裡,牠的高度根本看不到兔子,所以烏龜只是盡全力在自己的世界努力前行。兔子反而成了因為在意輸贏,而好求表現的代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成了一隻暗中處處與人競爭比較,不斷在意與衡量自己的表現的兔子。想來可能是從大學時期開始吧。在大學的時候,接觸到了一些自己認為「能力很好」的人,做什麼事都雷厲風雲,而且使命必達,甚至能在團體裡佔有一定的發言權與份量。也許是源自於自己的不自信,也或許是自己也渴望可以被人認同與看見,所以在不知不覺中,把那些在團體裡面發言很有份量的人的話當作自己的標竿,處處以他們的行為準則來鞭策與要求自己。

我本身是喜歡學習別人的長處的人,也因為這個特質,加上想讓自己變得更厲害的心,我盡全力讓自己吸收那些從別人的嘴巴給出來的話語與意見。以為這樣做有朝一日,我就可以跟那些人一樣,被團體重視與獲得更大的舞台。

但由比較而得來的只會是壓力,而不是動力。畢竟那些東西終究不屬於自己的本性。

到最後我迷失了。記得在念研究所時,我爭取到了一個可以去國外企業實習的全額獎學金,但我卻步了。現在回想,那時的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即使獲得了這個寶貴的機會,我也無法發自內心的替自己感到實至名歸。可能我心裡總覺得,那不像我會做的事。我感覺自己只是完成了一項好像「別人」會覺得很厲害的成就,但我心裡卻沒有因此獲得任何可以滿足自我價值的成就感。我永遠記得那時候對陌生的自己所感受到的疏離感。

我一直覺得很不喜歡那時候的我,也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看起來很不快樂。可是當此時此刻回望那時候的自己,現在的我卻只想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想,當初追求讓自己能力提升、看到更高更遠的視界的這份心意並沒有錯,只是在追逐著更厲害的版本的自己時,一個更重要的前提應該是先自問「這是不是我喜歡的版本?」而不是心裡面想的都是「這好像是別人會認可的版本。」勉強得來的成長也是成長,只是有必要讓自己如此辛苦嗎?如果可以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版本,努力起來是否更踏實快樂呢?

所以,今年的我想要好好感謝當時的自己。

因為有她的努力,我才能徹底從自己的不信心醒悟,離開追逐著別人眼皮底下的位置,不再拿別人的長處去與自己的短處比較。套句咖啡廣告的經典台詞:「生命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包括我們自己也是。願每個人都能看見只屬於自己的長處,並欣喜地散發著只有自己能綻放的光芒。


  • 原文刊於claire in time,朋友為實踐自己的雜誌夢而辦,已於今年三月停刊。
  • #2020-january/reunion << 關於「團圓」,看看編輯和另外一位作者寫了什麼
  • 點我看 claire in time 所有專欄


自我回顧:

沒想到這篇居然是今年一月寫的!! 總覺得我已經離那時候的自己好遙遠了(遠目)
是不是因為2020過起來特別漫長?但我已經很努力堅持到最後了!現在反而很期待今年的尾聲的到來(居然是最期待的一次,不時會在生活的間隙感受到心裡的雀躍的那種)
看著自己在子彈筆記上寫過的年度目標,除了去美國找朋友因為疫情而無法實現,其他基本上都有在往大方向前進了!(幫自己鼓掌)
年初寫下了這篇期許,一直探索到現在,發現最近一個月,開始懂得適時「放過自己」。不再與人生硬碰硬、對著幹。

還有很多話想說,還有很多字想寫,總之,就慢慢來吧:)

以適合自己的步調前進著, cheers~!✭

雖然長期受敏感所苦 但也相信直覺與好奇心是上天賦予的禮物

(突然翻到開始寫claire in time的自己,發現不斷變化著的自己不曾停留,只願不忘初心❤)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