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妮

1992的火星女子,覺得地球很難活,但還是努力適應中。喜歡從生活中提取溫度與靈感,希望藉由文字捕捉那些觸動內心的瞬間。

09-08 Lost・消失的愛情夢

Published at
Revised at
photo/Janice

認識A是在大二時營隊活動組的一段緣分。在戲裡一起飾演一對戲份不到三秒的情侶;沒想到,在戲外也因此牽線成了一對情侶。當時單純地認為找到了生命中的「靈魂伴侶」,以為耐心等待的愛情終於美夢成真。

第一次談感情,很單純、很天真、很美好。因為是第一次,所以用盡全力付出所有。只想把自己知道的一切的好,都交付給對方。第一次嚐到愛情的甜,那滋味總是特別快樂與深刻。我們可以無話不談,也可以安靜地待在同一個空間一起做事也不感到尷尬。

曾經,兩人都是彼此最舒服的角落,並相信這件事情會一直持續。
但不知不覺,一切都成了曾經。

-

不知從何時開始,兩人並肩的步調不再一致。不管如何表達我的期待,A卻總是對不到焦。 想要努力成長,A卻一再要求我要停留在原地; 告訴他我在改變,A卻仍然自以為很了解我。 向A投下去的聲音總是收不到回音,好像總是在面對一片空白講話。一次次的落空累積成了沈重的無力感,而沈重的無力感逐漸積累成了厭倦。多希望兩人可以走到最後,但卻已經無能為力。

因為不敢面對面談分手,自己一定又會忍不住心軟,最後的「分開吧」是在室友的陪伴下,在筆電前隔著螢幕敲出來的。從來沒有意識到我們早已有了分歧的A,像被投了個震撼彈。直到最後一句「如果你真的愛我就請你成全我吧」,他才明白是真心地要為這段三年的美夢劃下句點了。

失去這段感情,有好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要如何看待自己。一份穩定的情感曾經就是我的家。即便它最後已經變成了違章建築、岌岌可危,它依舊是收容一切心裡的歡笑與淚水,陪伴自己度過一段段喜怒哀樂的家。但這個全心全意付出過的家卻被我親手給拆了,如同童話故事裡的美人魚,曾經最仰望愛情的自己成了泡沫。

-

在分開後的日子,看了很多心理學的書籍,也去做了心理諮商,希望可以更了解自己多一點。難過的時候,就看漫畫或是看電影,跟著作品裡的角色一起尋找自我;或是聽一首突然浮上心頭的歌,跟著歌詞一起大哭一場。也去剪了過去從來不會想剪的短髮,從此再也回不去及肩的長髮。還有意無意地,邀約不同的朋友一起去以前和A一起去過的地方,這樣以後再想起這些地方時,想到的就不會是與他的回憶。

陪自己慢慢走過這一段過程,花了好幾年。有時候,過去難受的回憶,還是會像條小蛇一樣,突然從潛意識的暗處浮現、狠狠地咬一口。記得第一次和朋友去上樹卡療癒的課程的時候,本以為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卻在課堂上放聲大哭說真的好痛。

才明白,原來,心的傷口雖然看不見,卻真實存在。

-

因著這份痛,雖然有好多灰暗的時刻,卻從來沒有放棄過治療過。就像希望身體的傷口不要留下疤痕,也一直望能夠重新找回以前用一顆純真的心相信著愛的自己。在心裡的傷口漸漸開始痊癒,能夠一點一點、慢慢地與外界互動時(就好像做復健一樣),我發現,自己的心被拓寬了。

當可以理解當時的自己,不再批評過去的自己,也不再害怕改變現在的自己時;好像更懂得,如何用溫柔的目光,去凝視自己的深淵。這是以前的我完全做不到的。

因此,雖然失去真的很痛,它帶來的旅途也不全然是快樂的; 但是走到現在,心情卻是格外地珍惜。我曾經做過一場很美的愛情夢。

現在,夢醒了,
我選擇在真實裡凝聚無畏與真心。


  • #2019-august/Lost 
  • 原文刊於claire in time
    朋友的友為圓雜誌夢而辦的線上主題專欄,
    也讓我有幸得到一個寫作交稿的機會。
    雖然已於今年三月停刊,
    但為了回顧自己的足跡&檢視自己哪裡還可以再進步,
    故在馬特市重新刊登,下週最後一篇!




3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