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小堅持

喜歡感受日常的微妙變化,更愛藉由文字記錄下來。

《極短篇》小貓咪

發布於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個夜裡是在沒有梳洗且酒醉的情況下入睡的,但說也奇怪依照我的認知應該會倒在家裡的任何地方,可能是客廳沙發或是浴室地板,甚至是斜躺在餐桌旁都不無可能,但神奇的是隔天醒來我都是在床上的。

我不知道筱莉到底是哪來的力氣可以每晚把我搬到床上?難道她是女力士的化身?關於這個問題我一直沒有機會好好問她,因為每當我睡醒時都已經過了中午,筱莉應該早就出門上班了吧?!

我曾經試著休假的時候在家等候,想像午夜時分是否家門會突然被打開,這樣我就能親自跟筱莉道謝,但偏偏每當我休假的時候就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乎不存在筱莉這個人一樣,但我確實在隔壁房門上看過一張紙條寫著「筱莉」兩個字。

那是我剛搬來沒多久的某一天晚上,一位男子神情落寞跟在我後頭進了大樓並且又跟著我到了同一個樓層,在我隔壁房門上貼了一張紙條便離去,我基於好奇心走過去看了一下,只看到了「筱莉」兩個字,其餘的便不好意思再看下去,深怕房門打開被發現窺探別人的隱私。

隔天,那張紙條消失了,想必已經被房門內那個叫做「筱莉」的人收走了吧?!沒多久我便展開了我新的職場生涯,一份擁有相當優渥薪水但卻需要每天喝酒陪笑的工作,我負責逗弄眾多女客使他們展開笑顏,也傾聽她們生活的苦痛並借用我寬闊的肩膀給予她們安慰,這樣的生活開始讓我身體逐漸失去控制,每天回家時都是神智不清的,甚至還沒打開房門就已經醉倒了。

某天我又是意識不清地醉倒在房門口,我隱隱約約看到隔壁房門走出了一名女子,從我口袋翻找我的鑰匙並打開了我的房門,使盡吃奶的力氣把我拖進了我的房間,隔天我就在床上醒來了,就這樣重複的狀況持續了一個月。

終於,我按耐不住心中的疑問,也想親自跟筱莉說聲抱歉與感謝,我敲了敲隔壁的房門,應門的是一名男子,我說我想要找筱莉,他回答我說沒有這個人,而且他看著我的眼神彷彿從沒見過我似的,我便不好再繼續追問下去。

到底,每晚我是如何上床的呢?我想破頭都想不出來,只感覺我在筱莉面前應該就像隻軟綿綿的小貓咪任憑她擺弄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