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邊的小鳥

接近沒有信仰的廢青,只是個在世上迷途的人

只是記錄|太古橋

這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比賽
圖源: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2021年12月23日,擺放在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在無聲無色的情況下被移除。事隔一個多月,同位於香港大學,寫有關於六四標語的部份太古橋終於1月29日早上,被圍上鐵架和圍版。

「冷血屠城 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 民主星火不滅」這廿字,是出自1989年港大學生張銳輝的手筆。當時他在太古橋鋪了一條長黑布,並在上面寫了上述二十個白色字,譴責中共屠殺北京的平民百姓。他的字穿透布面,印在橋上。自此每年六四週年,港大學生都會重新為這二十字上色。


同日,張銳輝先生在面書上回應此事:

嗜血的豺狼不會改吃素。

當國殤之柱被肢解,太古橋六四輓聯不可能在獠牙下倖存。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披著學者外皮的鷹犬,繼續去為極權執行清洗歷史的任務。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晚上,一群香港大學太古堂宿生,為譴責北京屠城悼念死者,書寫黑布長輓而將墨蹟留在太古橋行人路上。從此以後,港大學生每年都在六四前夕填補墨蹟作為悼念活動之一,三十二年來校方從沒阻撓,太古橋六四輓聯成為了香港自八九年一直留存至今天,公開紀錄六四屠殺歷史的唯一實物。

其實要剷走行人路上的字跡,又何需圍板封頂?此舉更彰顯了如此清洗歷史的行為,鬼祟無恥見不得光;以張翔為首的港大領導層,淪為極權走狗的事實,此刻已經流傳國際,並將遺臭歷史。

洗得去實物,洗不走記憶。

一九八九年四月至六月,北京大學生發起反腐敗爭民主的社會運動,過百萬北京市民上街支持,一個多月天安門廣場數十萬人聚集,全國人民聲援,政府卻置若罔聞,最後解放軍進京屠殺市民,大舉搜捕。一九八九年至今,香港人拒絕遺忘,堅持悼念,維園燭光,輓聯重漆。曾經目睹曾經參與的就見證了事實,即使一刻暴政威嚇清洗實物,但每一個人仍能繼續訴說歷史,傳承真相,追究責任。

肢解國殤之柱,撕毀太古輓聯,再一次突顯了為極權效勞鷹犬的醜陋。

謹以一位當日一起填寫輓聯的太古堂堂友的感言作結:
直幡烙印太古橋,
三十三載風雨搖,
哀我港大棄明徳,
冷血屠城誓不饒。

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總編輯Manhong Tsoi 亦於29日晚在面書發表了由24張相拼合而成的太古橋標語。在他的面書中,有一張30MB的原圖可供下載(見最下方的連結)。

舊日太古橋上的標語

Facebook|Yui Fai Cheung
Facebook|Manhong Tsoi (oscar)

Facebook|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只是紀錄|民主女神像(中文大學)及六四屠殺浮雕(嶺南大學)

只是紀錄|國殤之柱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大學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