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羽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我的前世今生

大学三年级那年,有一位专业老师为我们布置了创作的任务,要求分小组完成一份文学作品。我们小组有六人左右,大家接力完成了一篇非常直白的讲 Karma 因果轮回的小说,题目是《我的前世今生》。为此,我们还专门为这个故事配了漫画。现在看来不失幼稚,倒也是一种纪念。 20/4/2016


柔和的阳光划破晨迹,在屋里的地上透过窗户印出几片光斑,大院里的鸟儿早已在叽叽喳喳地叫唤了。富人早已习惯了早起,就像往常一样,对着屋里的书画凝视一番,似乎这样能让他自己平静下来一般。

不多时,听鸟叫得急了,便拿了那根精巧的手杖,提着他心爱的金丝雀,嘴里念叨着:“走吧,老朋友,知道你等急了。“

早上集市的人不多,稀稀疏疏几个。富人带着金丝雀穿过集市去湖边走了一圈,见日头高了,便按着原路回来。他总是喜欢在路上和人聊上几句,但没聊几句就匆匆离开。回到家时,只见那些佣人在不停地忙碌着,他知道那是在准备午餐了,便没多想径直走向书房。相对于佣人而言,他还是更愿意和那些书画呆在一起,因为这样他能得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和踏实感。

他是个商人,但他身上却带有浓浓的文人雅士的气息。

过了午饭时间,富人便又换了一身黑色的长袍,拿着扇子前往一个每天都去的地方——城里最大的茶楼。那里是文人雅士的集会所,每天一到下午,热闹纷繁。富人找了个有阳光的角落坐下,和老朋友聊着新到手的字画,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晚上华灯初上,富人便又一次地出门,悠哉悠哉地看着周围熟悉的巷陌。不多时,便踱步到了最热闹的戏台前,坐在老位置,喝茶,听戏。看着台上人的精彩表演,还不时拍手叫好。

他新筹集了一批货,准备去城里卖。按照常理,他要先到在镇上的东街尽头,那个散工聚集的地方去挑人。这日,走在东街上,他无意间看到了一副陌生的面孔。

这人衣衫褴褛,即使蜷缩着也能看出他高大的身材。

镇上的人我基本都打过交道,这人是外地来的吧,他想。这乞丐应该有些力气,如果雇了他,也许可以省点工钱。

 “哎,伙计,愿意帮我挑些货物到城里吗?工钱照常付!” 他向着街边蜷缩的乞丐叫道。 “哟,爷,又做善事呢?”路过的粮店小二插嘴到。他只是笑了笑,仍旧看着乞丐。

乞丐似乎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回答道:“好。” 从风石堰里到城里的路,他不知走了多少次了,这里的一山一水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熟悉。

乞丐默默地挑着货物跟在他后面,太阳很好。 “有些热了吧,等会儿就会清凉些,我们就歇一下。”他说道。

果然,进了山林,空气清凉了起来,他揩着汗,对乞丐说道:“歇一下吧,我去河边洗把脸。”说着,向着一条熟悉的小路走去。乞丐大概也是热得受不住了,紧跟着他。

到了河边,他弯下腰洗脸,乞丐却有些发愣地站在后面,他正奇怪,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凄厉的令人发怵的鸟叫。

周围很冷清,再无他人的声音。听叫声应该是秃鹰,专食腐尸的鸟类。他缓缓转过头,不出意料,三只秃鹫站在枝枝杈杈的老树上,那景象让他不寒而栗。

而更令他惊奇的是,乞丐似乎是在和那三只秃鹰交流,用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语言。

那些秃鹰起初还呼啦吵嚷的,怪声怪气,但渐渐地,随着乞丐朝它们一阵 “胡言乱语” 和几声冷笑,那几只凶恶的秃鹰最后竟灰溜溜地飞走了。

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向乞丐问到:“你懂鸟语?”。 “嗯。”乞丐冷静答道。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三只秃鹰说你身上带着很多钱,又有这么一批货,让我把你给杀了,这样我得了钱和货物,我就不会穷了!而它们,会把你吃的干干净净。” 乞丐说。

他惊出一身冷汗,声音几乎颤抖:“那你为什么没有动手?”

乞丐摇摇头,道 “我就是上辈子贪欲太重,做了太多孽,这辈子才落得一无所有。那时我为了钱财,不择手段地掠夺他人的财富,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我已经不想这么下去了,如果我这世还不悔悟,岂不是太可悲了?” 

言语之间,乞丐想起了前世的自己。那时,他是一个富人。他认为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为了钱他用尽一切手段。他想不到还有什么恶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他有三个结拜兄弟,同为富人,四人曾相约去塞外经商,暴利之后而归。面对巨额钱财,他起了歹心。返程途中手起刀落,使得三个结义兄弟的返程路变成黄泉路,本属于四个人的钱财完全随了他的姓。归家之后“哭诉”路遇山贼,三兄弟遇难,独他一人拼死逃生,并故作姿态要 “赡养三位遇难兄弟的父母”,俨然成了一个 “重情义” 的人。

之后他娶了一富商之女。岳父那万贯家产使他垂涎三尺。然而岳父膝下有一个儿子,每每想到那万贯家财自己一分也得不到,全都属于那小舅子时,他都咬牙切齿,紧握双拳,那大拇指的指甲嵌到肉里,都能流出血来。几年后的清明节,岳父带着小舅子去山上祭祖,一场离奇的山火吞噬了二人的性命。

贪欲上头的人永远不会满足。当金钱与权力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产生最大的作用。而官商勾结,则是一条重要道路。通过向官员大量行贿,他获得了权力的庇护。随后运作手中的金钱大量囤积货物,哄抬物价,并强占百姓农田,夺人地契。致使当地许多民众流离失所,路有饿殍。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他拥有金钱,又攀结上权力,在外人看来应该无比逍遥快活。 但他的内心,却时刻充满着恐惧与煎熬。他所作的种种恶,犯的种种罪,都一直在心头萦绕。每当闭上眼睛,都是他那结义三兄弟临死前惊恐与诧异的表情,都是他岳父与小舅子在熊熊山火中扭动着身躯的痛苦挣扎,都是那些饿死百姓的身影。似乎他们伸直双手朝他走来,那挥舞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他的喉咙,紧紧地扼住脖子,使他难以喘过气来。

他总感觉自己浑身沾满罪恶,于是便仿照文人雅士那样,没事养养鸟,收集一下古玩墨宝,希望用墨香来洗涤双手的血腥,希望与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他喜欢到人群中,因为人群的喧嚣能够驱散宁静时,从而能够躲避内心的折磨。但他总觉得所有人的眼光有些异样,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逃离!他想到了逃离!带着财产,抛弃所有人,逃离这个地方。把金银全都换成银票揣在身上,把珠玉打包装箱,为了避免别人的猜忌,他以进城送货为名,打算雇一个人,帮他把财产运走。

他记得集市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有的是力气,似乎是前不久才来到这里的。

第二天他们就上路了。进了山林,树木愈加繁茂,光线变得有些昏暗,阳光也更加稀疏了,空气中有种潮湿的感觉。徒步走了这么久的路,两个人都有些疲惫。

有流水声传来。他擦了一把汗,顺着流水声走下去。是很小的一条河,或着叫溪更确切些,水十分的清澈、干净。水面上,能清晰地映出他的脸来,他坐在溪边的石头上,弯下腰去洗脸。

一阵尖利的喊叫从树上传来。那声音阴冷、潮湿,像钢刷子刷锅一样,令人不寒而栗。他头皮发麻,浑身颤抖,汗毛倒竖,立马打算站起身来。然而……头部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天旋地转,眼前昏暗了起来。略带温度的液体从头顶顺脸颊流下,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栽进了河里。意识混沌,但他却忘不了那一幕……在他准备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分明从水面的倒影中看到了苦力那张狰狞的笑脸,以及,那高高举过头顶的石头。

他依稀记得,自己是懂得鸟语的人。那些尖利的鸟叫分明是在说,“苦力!这个富商身上带了很多钱,他那些所谓的货物都是珠宝!杀了他!钱就是你的了!”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苦力,也能听懂鸟语!

倒在河水中,他隐约觉得有人在翻他的衣服,那是他藏银票的地方。随即而来的是脚步声,和担子吱吱呀呀的声音。

眼前亮起了白光,他仿佛看见,他那三个结拜的兄弟正朝他走过来,他的岳父和小舅子正朝他走过来,那些因他而饿死的穷苦百姓正朝他走过来。弥留之际,他想起,自己以前,好像并不是一个富人。他最开始富起来,不是因为抢夺了百姓的土地房契,不是因为烧死了自己的岳父与小舅子,从而继承了庞大的家业,也不是因为谋害了三位结义兄弟,霸占了本属于四个人的财产。

似乎,是一个中午,他帮一个富商挑着货物去城里。路过深山,一群鸟告诉了他一个重要信息。趁富商在溪边洗脸之际,他举起了脚边的石头。而如今,他自己也落得这般。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喂?在想些什么?” 耳边传来富商的声音,乞丐从回忆回到了现实。

“哦,没什么,勾起了一些回忆而已!哎,您平常没事都干什么消遣呐?”,富商猛然回过神来,淡淡笑了下说,“打理生意之余,不过是喝喝茶看看字画罢了”。

乞丐感慨道说,“哎,我上辈子也算是大富大贵过的人,也爱看字画、遛鸟,穿得儒雅大气风度翩翩。逢年过节就去拜佛,觉得佛祖庇佑了我。而到后来才明白,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不敢面对那个真正的自己罢了。富商心里一颤,手心里冒了汗。

“人生在世,若不择手段,做尽伤天害理的事情,只图个利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乞丐接着说道,“因为利,我前世得到了很多,然而最终,落得个一无所有!钱财这个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不在于得到多少,而在于如何使用啊。如果能够用钱财广做善事,积善积德,那么内心的不安与阴暗,自然而然就会消逝,根本不用拿别的东西来掩饰。”

富商沉默了。 “走吧,该赶路了。” 乞丐笑着说。弯下腰准备挑起货物。

“哎哎,等一下,我来挑吧。”富商按住了地上的担子。 “这怎么行,您花钱雇我来挑担子的,怎么能让你自己挑呢!” 乞丐连忙挥手拒绝。 “没事,没事,我就试试自己能不能挑动,对了,等一下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呢!” 富商笑着对乞丐说道。

“那好吧!”

富商挑起担子前行,乞丐在一旁跟随。许久,走到一个狭窄的临崖小路。富商的脚下一滑,向悬崖那边倒去。说时迟那时快,乞丐急忙伸手抓住富商的胳膊,避免了惨剧的发生。但富商肩上的那担货物,却掉入深不见底的悬崖。

“哎,都怪我,致使您的货物掉入了悬崖!都怪我,都怪我” 乞丐一脸沮丧,语气中带些自责。

“没事没事,掉了就掉了吧!刚才你不也说了嘛,钱财乃身外之物!” 富商安慰道。 “只不过这货物丢了,买卖是做不成了,损失几个钱没问题,但做买卖最忌讳跑空腿,所以这一趟城也不能空手去空手回啊!这样吧?翻过山就快到城里了,我买些米面,你帮我挑回去分发给镇上的穷人怎么样!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富商拍了拍乞丐的肩膀。

“得嘞,愿意为您效劳!” 乞丐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那好,走吧!哎呀,这趟回去啊,我要在镇上开个私塾,供应镇上的孩子免费读书,说不定哪天就出个人才呢!” 富商说道。既像是对乞丐说,又像是喃喃自语。他想起了刚才被自己故意扔下悬崖的那担货物,这西洋鸦片,以后是不拿它赚黑心钱了。富商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里,又想起了当初自己是如何成为一个富人的。这个凝结在心头数十年的结,今天终于解开了!心里的不安与阴影终于消散,放晴了!以后的日子,就用来自我救赎吧!

乞丐跟在富商身后,嘴角也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这无休止的命运轮回,在今世终于结束了!可以好好地做人了!自己作为富商的后世,终于在今天醒悟,克制住了贪欲,没有受地狱秃鹰的蛊惑而对他下毒手。几世以来,无休止地杀掉前世的自己,又死于后世自己之手,在今天,这种恶性的循环,结束了。

空中,一只鸟欢叫一声,从头顶飞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