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夏

凜夏 學生,剛開始戀愛的男孩。

复仇记

咽了咽,那点唾沫针扎样穿过喉咙。男人不免有些后悔,怎么就没多带几瓶水呢?蹲下身,男人在地上翻出了一截香烟,擦擦,咬着。

很快就结束了,男人告诉自己。

爆炸声、枪声混杂着小孩子的吵闹,再次响了起来。自己小时候可没有这些啊,现在的小孩子可真幸运啊。男人这样想着,突然狠狠的吐了一口,香烟也飞了出去。

”屁。“

骂了声,男人又捡起飞走的香烟,咬着。咬牙切齿。

男人背靠的杨树往左走五步就是这座无名山的唯一一条路。他在等,等今晚出现在这条路上的人。母亲死后十二年来,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他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是大口的吸着,大年三十的烟火气。

天黑了,男人掏出打火机。打火,松开,打火,一次一次。

”大大(爸爸),等会儿我磕几个头啊?“

”你想磕几个啊?“

”一个也不想,我都不认识躺在地下的人。啊,爷爷你怎么打我啊?“

”你个小崽子,那里躺着的是我大,等会儿磕十个,听见没!“

男人反应过来,欲起身,不得。手撑着树方才站起来,要拿打火机点烟,却怎么也打不着了。恨恨的扔掉打火机,男人直接将香烟吞进嘴里嚼了起来。拔下插在树上的刀子,男人活动着僵硬的身体。

十二年前,母亲被李家老二杀死,男人在那之后也离开了村子,想着再不回来。结果,十二年后李家老二竟然出狱了。知道这个消息,他就开始准备这次的复仇。在过年前偷偷回来,不被任何人发现来到这座埋着李家先人的山上,只等李家人三十日晚上来烧纸时复仇。

山路上,三大一小四个身影出现了。男人握紧手中的刀,冲了出去。

一步。吼一声。男人这样想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两步。完事了回去睡一觉,一定可以睡三天三夜。

三步,四步。我真是太蠢了,男人看着前方砸来的铁铲。

”哇,吓死我了。不过二叔真厉害,一铲子就打晕了。“

”大,这谁啊?"

“这,唉,是张家娃儿。”

“呵呵。”

“唉,好生埋了吧。给他也烧点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