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舜生

https://t.me/s/programthink

【穿越小说】《黑暗共产党宇宙》序章-第四章

發布於

马丁·斯科塞斯说,“漫威电影不是电影”。一句简单的话,引发了不少人的疑问。

外貌平凡的青年李舜生也是其中之一,来自珠三角某个不普通的家庭的他,在日本的某所学校学习着英语,计划着未来能够在日本当一名英文老师。

2020年的某天,李舜生在电车上看着rss阅读器,恰巧看到了这则新闻,“难道漫威电影就是现实吗?”他默默地在心中吐槽,然而不久后的那个奇妙经历不仅猛烈地证明了他的错误,还向他揭示了一个更加恐怖的真相。

他的世界虽然不像漫威电影一样,但也不是一个能够安全存在直到宇宙热寂的世界。

而威胁到这个世界的元凶就是那个令人恐惧的某个平行宇宙“黑暗共产党宇宙”。

回到出租屋的李舜生,关好门窗后,打开了他的笔记本,设置好了虚拟机和洋葱网络,与新品葱论坛上的某个好友开始了聊天。

“你有看今天的每日翻车新闻吗?”

“我看到了,有几场精彩的翻车现场啊哈哈。”

……

“我明天要回国一趟,希望不会翻车吧,前几天忘了做好安全措施就发了辱包的段子。”

“上帝保佑你。。”

李舜生下线后,看了看kindle上的圣经几眼,就睡下了。

早晨8时,李舜生洗漱后,检查了门窗和瓦斯,把门钥匙塞进平常的秘密地点,招呼了个出租车到了机场。买好机票后,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候机室看着他已经看了好几遍的jojo漫画。

飞机像和平鸽般载着李舜生向中国飞去,然而讽刺的是,这只和平鸽将会带给他一个不和平的结局。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人们的脸上都罩着口罩,几乎没有人带着护目镜,但李舜生不怕招来别人的异样目光,全副武装地搭了一个出租车回家。

“还有一个十字路口就要到家了,好久没见我妹了,o((>ω<))o。”李舜生怀着激动的心情靠在座椅上听着歌。这时路边的一声尖叫刺透了耳机, 李舜生惊讶地转头一看,一户房子被城管给推倒了,有几个老人瘫在地上大声呼叫。

“要不要帮他们,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是反共,但我肯定打不过这几个城管,就算打过了,后面该怎么办呢?”李舜生的心里非常矛盾,帮助其他中国人而不是像姨粉支黑那样幸灾乐祸是他的人生信条。但此时他为眼前如何实践自己的人生信条而纠结。

“啊,如果时间能够停下来就好了,只要我能够在这停止的时间里打瘫那几个城管,然后再回到出租车里,至少能为那几个同胞出口气。”

这时,李舜生忽然觉得呼吸有些不通畅,他把出租车的车窗开到最大好深呼吸几下,却被窗外的情景惊得睁大眼睛,忘记了深呼吸。

人群与车子,红绿灯与倒塌的建筑物的灰尘,静止了。

“难道?我停止了时间。”李舜生这一刻想到的不是其他的琐事,他一脚踢开车门,人型的阴影从他的身上浮现。“把那几个城管揍到常年住院吧,那个,我的替身。”

停止的时间里,李舜生的替身以本体都看不清的速度不断挥拳,远处的城管们的满身横肉不断扁了下去。

直到李舜生觉得呼吸再也不能憋住的时候,静止的时间恢复了流动,几个城管立刻瘫倒在地,他们的身旁,那几位老人见状吓得停止了喊叫。

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被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接替胡锦涛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五代最高领袖。

2013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国家主席、国家军委主席。

自2016年起被定位为中共第五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上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2018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习近平连任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职务。

201X年,习近平担任中央穿越系统领导小组组长。

2020年,中央穿越系统领导小组中,某个维护服务器的管理员在下班途中,被公交车撞上,在失血过多死去前,双眸剧烈收缩,目光落在路边的一辆出租车上。

“如果我是坐在那辆车上回家,该多幸运。”他掏出了口袋中的远程控制器,用逐渐消失的意识对着车后座按了几个按钮……

李舜生收回看向车外的目光,仰靠在车后座上,喘了好几口气。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又被车外的另一股骚动惊动。

几个路人从路边聚集在一起,有人骑着自行车,还有几个骑着摩托的。李舜生的注意力刚刚转移到那些人身上时,却两眼一黑,听到了习近平的声音。

“叮——!”

“世界任务:系统试运行,已完成。”

“任务奖励:特殊体质超越人类(当前强度:被车撞安然无恙),并且随时间的经过光速成长。”

“时空跃迁开始……成功……概念融入……成功……!”

当李舜生再次睁开眼睛,耳畔便是无数嘈杂的噪声,汽车的鸣笛阵阵,还有音乐声、人群的噪音。

“这是……”他低下头,脚下是油漆刷成的斑马线,沥青与石子混合的路面和红绿灯全都出现在眼前。

四周有铁栏杆与商业牌,语言虽然不熟悉,但还能听得出来是日语。

而李舜生自己则穿着最初的那件运动服,整个人呆愣愣地站在马路中央,人群似乎没发现其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这是……”

李舜生的精神依旧恍惚,甚至连以习近平的声音发出的系统的提示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天上没有雾霾,太阳完整,就躲在云朵之后。

四周也没有城管,陌生而熟悉的建筑一排排的直冲天际;虽然因为燃烧石油,空气质量绝对没有那么好,但跟布满雾霾的中国广州比起来简直清新不堪。

然而这一切却仿佛触动了开关,李舜生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他整个人就在这马路中间,直接跪了下来,趴在地上,鼻涕与眼泪完全抑制不住地流出来,这一突然的举动直接吓到了路人,人群像是逃难一样纷纷避开。

“这个人怎么了?!”

“疯了吧,精神方面……”

“不会是病毒吧,感染者……”

“警察,医生,民警,谁去通知一下,大家都散开!散开!”

就连往来的车辆都停住了,嘀嘀地鸣笛,现场瞬间乱成了一锅粥。

然而这一切李舜生却都没有在意,他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比之仓皇逃窜的野狗都不如。

但是……

见不到俺妹了。

“啊——!”

这个男人完全伏在地上,完全不像是反贼,反而像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我见不到俺妹了!”

黄昏。

东京地区,内层区的一栋临街楼上。这栋破破烂烂的大楼里的三楼,挂着一个牌子。

【天童民间警备公司】

民间警备,简称民警,算是一种职业和警察或者雇佣兵略微重合的非官方组织,专门负责处理有关“原肠生物”的事件,负责战斗的特殊职业,在社会上的评价……勉强算是正面的吧。

虽然地段不好,但因为一口气租了一层下来,闲置的空间可以装很多东西,比如一间小小的厨房,一架钢琴,漂亮的玻璃屏风,实木办公桌……

明明都已经穷到快要喝西北风了,但是就冲那些乱七八糟的摆件,怎么看都不像是没钱的样子。除此之外,一张新添置的办公桌旁边,还放着一堆一堆厚厚的书籍,那些是属于新成员的东西。

“李桑怎么不在?”莲太郎随口问道,他没看见那名本月刚加入的新社员。

说起来今天能吃到寿喜烧还全都是托他的福,虽然下午的时候的确是自己跟延珠解决了那只I阶段的原肠生物,但是因为自己忘记索取报酬了,警察那边又疯狂打马虎眼不肯付钱,如果不是李亲自去了警局交涉,那么今天的收入……也基本为零了。

“对啊,书呆子呢?”双马尾的幼女转了一圈,也是没发现那个人的影子。

正常来说,无论她什么时候到公司来,一进门都能看到那个翻书的背影。

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是吱呀的推门声,黑发黑衣的青年抱着几本厚厚的书籍走了进来。

李舜生笑了笑,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将书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书呆子,洗手洗手,我们要吃肉啦!”

看起来她还是很喜欢这个黑发青年的,并不像嘴上那样不尊重,说到底取绰号还是小孩子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

虽然是很短的相处时间,李舜生一直都和和气气的样子,不管对谁都是带着笑脸。加上后者的的确确帮到了他们很多,无论是文书还是财务,或者接收委托、对外宣传,可以说是因为他的到来,他们才能避免颗粒无收的后果,居然一点一点地开始赚钱了。他也喜欢买一些相当贵的动画周边,除了莲太郎,公司里的其他人在管理个人财务方面倒是出奇的一致。

所以你今天又买了什么?”延珠好奇地凑过来,凭借着自己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念出了书上的字。

“《成为技术领导者》?讲什么的?”

“我也才看了几页,不是特别清楚。”李舜生看了她一眼,眼瞳中流过一丝欣慰的神色。

……

一顿寿喜烧,被四个人围着吃得其乐融融。

这些人……

似乎都有着相当难以言说的过去。哪怕是仅仅十岁、看起来天真烂漫的延珠,她也有着“诅咒之子”的身份,如果说起黑暗的过去,她或许才是最凄惨的那个。

“叮——!”

“世界任务:杀死任意三只阶段V原肠生物(0/3)。”

系统的任务面板响起习近平的声音,李舜生压抑着想要笑的心情,掏出笔记本把任务记了下来。

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一切都顺风顺水,这附近也跟他印象里的东京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在科技上还要更发达一些,比如电力的供应都已经用到可控核聚变了,基因作物也足够满足一整个城市人的需求。

如果无视那些很难进来的原肠生物,这里简直是一片和平的乐土。

但是……

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他的心情也愈发沉重,周围的空气也逐渐浮现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腐朽气息。

“这个世界……竟然也有中共存在。”李舜生喃喃道,合上了笔记本。

国际起始者监督机构(简称IISO),这是一个负责管理【起始者】与【促进者】的国际组织。

(其余设定请看原著,此处不赘述了。)

诅咒之子,或者说起始者们,在这个世界就好像一种资源。至于所谓的IP排行,其实就是IISO对全世界民警的实力与战绩加以估算,从而制定出的等级排行,数字越小就越强,IP排行第一位和第二位的两组搭档甚至在过去分别消灭了两头阶段V的原肠生物。理论上,IP排行越高,民警自然能获得相应的虚拟军衔,同时获得更高的机密知情权。

李舜生的打算一直很明确,加入天童民间警备公司先拿到民警的身份,顺便看看这个世界的未来发展如何,毕竟自己穿越过来的方式很不一般,他结合已经入手的情报做出了一个猜测,自己世界里的中共政权的权贵们极有可能想要获取这个世界里的人力和资源,穿越系统很有可能是那些赵家人发明的。

目前,他就是准备收集足够的情报,等到自己强到能够击败阶段V的程度,完成了世界任务之后就做个优雅且专业的两面人。那样即使系统给他一个在异世界创建党支部的任务,自身的安全也能安然无恙。

这数天来,身为一个穿越者,他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问题,诅咒之子们悲惨的遭遇,还有已经病态畸形的社会……

“说起来,李桑你的IP排行好像出乎预料的低啊。”天童木更忽然道。

明明平时相处的时候能感觉到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是超过常人的,然而实战检测中却如此的不堪,果然是没有学过武术的原因么?

“不如这样,从今天开始就让莲太郎教你天童式战斗术吧!”天童木更擅自做了决定。

”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贪心一点,拔刀术和战斗术,我都想学。”李舜生摊开双手道。

于是,带延珠出去玩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李舜生头上。

……

李舜生带着延珠去商店街玩,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穿过人群,正朝他们这个方向跑过来。

就像印象里流浪乞讨的小孩那样,衣服破烂,头发乱糟糟的,只是扣着一个帽子,此刻怀里还抱着几个罐头样的东西。她跑得很快,但是那大汗淋漓的样子还有急促的呼吸都预示着体力的衰减,从身后那有些嘈杂的声音来看,那些罐头应该是偷的,而且还被人发现了。

你是……”脏兮兮的小女孩好像认出了延珠,一双鲜红色的眼睛睁大了。

延珠也用浅褐色的眼睛看着她。

然而下一瞬间她就被追过来的两个店员按住了,原本就脏兮兮的小脸现在彻底贴在地上,蹭满了灰尘。

“终于抓到你了,这个偷东西的臭小鬼!”

“你就是东京地区的垃圾!”

两个身材比较强壮的店员彻底压制住了她,虽然后者拼命挣扎,但抱着罐头,加上或许是太长时间没吃东西,虚弱的身体根本就难以挣脱。

“你们两个,从她身上下来。”李舜生走上前,双手插进口袋,做好了障眼法。

“啊?你是她的同伙吗?看来你小子也需要教训一顿啊。”两个店员中的其中一个人伸出右手,打算抓住李舜生的衣领。

李舜生瞬间放松膝盖和上半身,双臂自然地曲折了起来,随着裤子口袋的下坠,右拳在口袋中完成加速,在0.000?1秒后招呼在了那个店员的鼻子上。

“哈?”向李舜生动手的店员,他的鼻子塌陷了下去,鼻血无法流通只得从嘴里流出来。

“书呆子,你的这招难道是?”延珠在一旁看着李舜生用出居合拔拳术,身为诅咒之子的她只能观察出是一种类似于居合拔剑术的武术,速度相当快,威力也很可观。

警车呼啸而来,在两个警察问过了之后那两个店员都闷声地走了,因为李舜生送了两个信封给那两个警察,他们顺便还帮李舜生驱散了围观的人群。

一切事情都平息,李舜生将小女孩带到了角落里,将其放下来,恢复了她的行动能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