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huhang

中文科技专栏“航通社”作者。lishuhang.me

联想无需惊慌

發布於
不要期待“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1年 第32期

文 / 书航 2021.11.23

某意见领袖连发 7 段视频质疑联想,获得了巨大的共鸣,不过联想只是派人联系了一下他,此外始终保持沉默。

有一段网传录音说柳传志“急了”,而实际上这段录音是 2018 年 5 月柳对“5G 标准投票”一事的回应。

如同这个以讹传讹的录音一样,联想这次受到的质疑,都是前些年老问题的重复。如果该查,那早就查了。但是这几年间联想未受到任何相关的调查及“处理”。

只要不被查出问题,就是没有问题。在未被定罪前,嫌疑再大,也只能被称为嫌疑人。嘴上强硬没有用。

现在的网上舆论,就是见不得联想好,你骂他就是流量源泉、财富密码。你替他说话那就遗臭万年,顺着私信追过来骂你。

航通社此前关于联想写过多篇文章,但无一例外,都不合网民胃口。

  • 说说“联想反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这件事》:联想对安装 Linux + Windows 双系统有经验,这种做法会让系统不稳定。有说法称,联想等厂家提出的方案其实是只安装 Linux 单系统,因而未获通过。
  • 为风口浪尖的联想说几句话》:以往外企来华“水土不服”乃至黯然退出,多是因为本地化程度低,决策要外方老板拍板,没有本土管理团队。即使彻底中国化的金拱门,也没人否认它的美国身份。联想在海外市场恰好就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充分本地化,定价和运营也都入乡随俗,结果被喷不是“民族企业”就实属冤枉。
  • 联想到底算“哪国”的?》:梳理了当时(2019 年)联想的业务布局,其业务地理分布广泛、平衡,不依赖任何单一地区(哪怕是中国),并跨地区、跨市场形成风险对冲。联想在技术方面也不是全无投入,主要是超算、自然语言处理及行业解决方案等方面。

如果文章有幸被分发得多一点,那就会被喷的多一点。即便如此,社长也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这篇也是一样。

三年多了,联想的“口碑”一直处在这个水平上,所以它这次没有任何理由感到惊慌。当然,它是不是真的会惊慌,也不好说,只是说任何期待“这次真的不一样了”的人,可能都只会再失望一次而已。

商誉仍无影响

2018 年 5 月,联想所谓“5G 标准投票”事件出炉,柳传志当时还是很在意的,要求打响“联想荣誉保卫战”。三年多来,如果以联想在目标网友当中的口碑来算,这一“保卫战”并未取得成果。

不过这也许是因为联想后来意识到,网友所说的声调再高,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值得大动干戈。从财报看,联想国内市场的商誉以及商标资产计算,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联想月初发布的最新一份财报显示,2021 Q1 商誉及商标资产计 61.19 亿美元,Q2 为 61.34 亿美元。这里的商标资产包含联想商标及 ThinkPad、YOGA、小新、拯救者,摩托罗拉、日本市场的 NEC 及富士通等。

新的财季联想改变了业务部门分类方式,解决方案类从其它业务中单独分出来计算,但除此之外两季度之间变动不大。联想在全球市场的商誉和品牌价值,依然是中国大陆最高,其中 PC 和智能设备业务的商誉在国内、亚太、美洲、欧洲-中东-非洲分别是 9.56、5.53、2.35、1.89 亿美元。

这意味着联想在全球最重要的 PC 及智能设备市场依然是中国大陆。联想品牌在国内的知名度,以及市场的认可程度依然好于其它国外市场。

在“5G 标准投票”一事发生的 2018 年底,柳传志在改革开放 40 周年纪念大会上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理由是“科技产业化的先行者”。这一称号及其定性至今仍然有效。当前中国对一些已有定论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的评价,注重同历史上已有结论相衔接,所以不会轻易推翻以前的说法。

不仅如此,联想以及其它不限于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大型民企,都成为世界各国观察中国经济开放程度的“煤矿里的金丝雀”,外资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持续受到国内企业应对政策风险的影响。

高负债仍安全

当然,仅有“丹书铁券”并不足够,更重要的是眼下联想仍是一家正常运营的企业,从股权结构、财务健康度和实际业务方面都是如此。联想不是恒大,不是獐子岛,也不是汇源果汁。

而这家正常运营的企业是全球 PC 出货量第一的大型跨国公司,养活了上下游全产业链的“百万漕工”,并通过大量投资与各行各业产生进一步关联。

本次很多人提到联想财报体现的高负债率,分析师会议也有专门讨论此问题。

联想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已连续多年处于80%以上,与地产公司相当。科创板及创业板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是39.5%,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是55.7%。

联想的分析师会议已经将这个问题解释得比较清楚。苹果、戴尔、惠普、索尼 2020 年度平均资产负债率是 89%。在国内,浪潮的资产负债率是 67%,媒体报道也认为是“高位运行”。只要 PC 或服务器生产依然是它们业务的大头,高负债这个基本前提也不会改变。

高负债与金融投资关系不大,主要是应付账款即给供应商的货款等,和应收账款即销售收入等之间的差异。而大牌 PC 及服务器厂商稳定的销售通路和客户,又可以保证现金流持续充沛。这决定了表面上联想的负债率与风口浪尖的房企相当,但实际上却非常安全。

应付账款的增多还受到疫情的影响,主要是两方面:一是远程办公、教育等订单需求增加,出货量增加,导致对原料需求增加;二是供应链紧张、海运受阻、台湾干旱缺水等多种因素叠加导致的“芯片荒”。

此前缺芯问题较多被报道的是影响到汽车生产,但消费电子设备才是使用芯片最多的地方,消费类 PC 和平板早就在默默涨价了。知乎一位数码评测达人说

“2021 年双 11 和往年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价格没有可观优惠’,大量产品在双 11 期间的‘活动价’甚至比四五个月前的‘首发价’还要高几百元。”

业绩仍稳健

那么,具体到联想,它的对公和对个人销售是否有明显的下滑呢?财报显示:

  • 涵盖家用及商用电脑、手机和其它硬件的“智能产品业务”今年上半财年整体收入同比增长 122%,其中非个人电脑收入增长 23%,目前占“智能产品业务”的 19% 份额。商用物联网收入增长 254%。
  • 涵盖服务器和云的“智能基础设施业务”上半财年整体收入同比增长 45%,IDC 数据显示,4-6 月联想在中国区服务器市场份额,以销售额计由第 5 名上升至第 4 名。
  • 涵盖硬件售后、服务器运维、整体解决方案等的“智慧服务业务”上半财年整体收入同比增长 52%,其中解决方案服务同比增长 74.8%。智能运维及 DaaS 服务平台大客户领域服务量翻了 65 倍。

联想目前缺少品牌号召力和魅力,其品牌价值曾位于全球百强,但近两年跌出榜单。不过,这并不影响联想在中国大陆消费 PC 市场的业绩,因为消费者的选择也就只有这么几家。

联想消费 PC 不断有负面新闻出现,从 2006 年的 ThinkPad T60“飞线”,到最近说有经销商以河南水灾泡水机冒充新机出售,不一而足。以至于算上税以后国内售价比美国高很多,这甚至连新闻都算不上,即使正是这一点为联想招来了网友们最多的恶意。

这些负面跟 5G 标准投票、国产 Linux 预装等比较宏观的负面说法不同,可以直接影响消费者的决策。但即使如此,这些散发的传闻也始终未对销量产生实际影响。逢年过节推荐不同价位台式机、笔记本和平板,还是能看到拯救者、小新、YOGA 和 ThinkPad。毕竟,没人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

而那些宏大叙事就更不会影响消费决策,比如没多少人会因为联想不预装 Linux“不爱国”,而选择一款预装了 Linux 的电脑,或者把自己电脑的操作系统手动更改为 Linux。

想用舆论影响政府采购?

也许华为和清华同方能稍微咬下联想份额的一点点边缘,因为联想长于 x86 整机,而对国产替代的整机不擅长。华为有这个心思切入市场,但无论如何 PC 制造不会成为它的主业,也就无法构成实质威胁。

政府采购买的不仅仅是机器,而是服务。联想服务有数十年的经验积累,在最近一次财报中,联想扩大了服务类业务的范围,将更多以前归类于一次性销售 + 售后的业务定性为“XX 即服务”,可使各类型企业按需购买或租赁整机,并随意购买任何期限的技术支持。

前景展望仍向好

全球 PC 市场份额前三名依次是联想、惠普、戴尔。联想在全球 PC 市场的份额被惠普咬的比较紧,而戴尔的差距相对大一点。苹果和宏碁分列四五位。

除苹果外,其他几家的同质化程度较高,可并排比较。对比“御三家”的 PC 及智能设备、服务器及云、售后及解决方案这三大业务,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这些厂商的非 PC 业务都在逐步增加分量,以分担风险,实现业务的多元化和协同效应。

戴尔的 VMWare 业务在 11 月 2 日分拆出去,最后一份含有它的财报显示其增长较上季度放缓,在所有业务中的份额也下降。VMWare 是戴尔并购 EMC 的副产品,一直因为复杂的股权结构和高昂的负债被视为戴尔的负资产,每次传出分拆的消息都会刺激股价,而今终于成事。

惠普则是 PC 业务与打印机业务各占半壁江山,另外服务器业务拆掉成为惠与(HPE)。所以,三家业务构成各有不同,可以说在其中联想是相对最为倚重 PC 业务的,它的服务销售部门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观察较长期的股价走势,几大 PC 制造商在疫情爆发后都有不错的成绩,即使后续回落,也高于疫情之前。联想财报比戴尔和惠普都更好,市场的反应也更好,主要是科创板“一日游”之后已经利空出尽。

在三家的财报中,设备制造销售目前已经是广义上的,除传统 PC,也包括了 Chromebook 和安卓平板,以及手机、智能音箱、耳机这些周边产品。

近期刺激 PC 市场的因素,短期是 Windows 11 的出货,特别是系统需求提升,导致部分旧电脑无法升级;长期则寄希望于疫情常态化,及远程办公需求持续增长。

在这方面,美加等国已经逐步开放边界,有“与病毒共存”的预期,使得不少分析师认为戴尔和惠普的销售预期见顶。而联想主要面对的亚太区市场,特别是中国大陆市场,则坚持“动态清零”政策,使得远程办公需求持续高企。

对于“共存”后的世界预期,也各有不同:戴尔认为员工回到办公室后,企业将开始逐步更新闲置超过 18 个月的旧电脑,从而刺激销量;而惠普认为学校的重开更为谨慎,不打疫苗等因素影响到的青少年更多,所以集中的 Chromebook 需求会减弱。

上文提到负债率高的一个原因是账期差异,而三家头部 PC 厂商正在进行的销售模式变更,也会加大这一差异。三家都提到将针对大客户的解决方案,从一次性硬件销售逐步转向“PC 即服务”的订阅模式。

结论

人们对联想的批评总离不开“贸工技”,将它与华为相提并论时,说它扩大规模就是靠并购,而不是做好产品和研发,以及买来的品牌也没有养护好。有人说联想没创新,X1 Fold 出来又说这点创新当不起它的体量。

但是,将华为的鼎力创新当作中国企业的常态,以为是个大公司,它可供创新的资源一定就很多,不创新就是暴殄天物、浪费资源,则是一种误区。创新还需要更多的运气,以及多次连续的正确决策作为支撑,所以创新是难以复制的。

联想也是“科技产业化的先行者”,没有先例可循,它在发展路上选择更稳妥的并购路线,以对员工和股东(包括国家)负责。这对后来中资企业带来的示范效应和可复制性反而更强。在中美关系紧张前夕,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海外并购国之一,并在 2016 年达到海外并购总金额 1854 亿美元的峰值。

名声坏如果影响到销量,管理层就会重视;当初说打响荣誉保卫战,现在不怎么管了,说明一时的毁誉也没有影响。

真正能决定企业生死的报道,还得说是彭博打击榨汁机 Juicero 的经典一战,一段 2 分多钟的视频终结了这家融资 1.2 亿美元的独角兽。彭博的报道同样不是原创,同样是整合了网上已有的质疑,但证据确凿,逻辑清晰,道理简单,而且——影响到了销售。

这样类型的报道,截至目前还没有在联想身上出现。所以它无需惊慌。

📕 参考资料

👉 延伸阅读

注:在 Matters 分发的“航通社”文章,由作者保留所有权利。系统设定的 CC 声明对本文无效,并以作者最终解释为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航通社的朋友们

lishuhang

本围炉内的绝大部分内容是同时发布于微信公众号【航通社】以及 https://lishuhang.me 的推送文章,偶尔会有一些专属内容。设立这个围炉是希望您有固定的支持渠道以激励我的持续创作。感谢您!🌹

145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