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huhang

中文科技专栏“航通社”作者。lishuhang.me

事实核查:东京残奥会中国游泳选手要重赛,到底发生了什么?

發布於
健全人对残奥规则的不了解;翻译不准导致的误解;其他地区对中国大陆的刻板成见。

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1年 第26期

文 / 书航 2021.8.31

划重点:

  • 在全盲选手参加的游泳比赛中,接受申诉和重赛是合理的。这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运动员身上,而不属于恶意的作弊和道德问题。
  • 英文的 Protest 被翻译为“抗议”,而中国社会又对此十分敏感。但它被翻译为“挑战”或“申诉”似乎更合适。
  • 全球多地媒体对此事报道带有恶意,只说了重赛决定本身,没有说赛果,也没有对重赛原因及意义做解释说明。

8月27日,女子50米自由泳(视力障碍S11级)决赛赛后,获得第四名的荷兰选手布鲁因斯马(Liesette Bruinsma)提出挑战(也可译为“申诉”)说她在比赛中被中国游泳选手李桂芝挡在了身后。她说,李桂芝“带着她的手臂三次越过了水道分割线”,这导致布鲁因斯玛改变了她的行进轨迹。

随后该挑战被组委会承认,决定进行重赛。中国选手马佳和李桂芝的金银牌被暂时取消。重赛改在8月29日当地时间19:18,即北京时间18:18进行。CCTV5在《体育新闻》之后延播了比赛实况。

残奥会游泳项目共分肢体障碍、视力障碍和智力障碍三大类,其中肢体障碍根据严重程度共分十级、视力障碍共分三级、智力障碍单独一级。

视力障碍最严重的级别是S11级,属于双眼无感光或仅有光感但在任何距离、任何方向均不能辨认手的形状,俗称“全盲”,这一级别的运动员戴着黑眼罩参加比赛。S12和S13级别的运动员感光程度依次稍好。

S11是三种视力障碍类别 (S11-S13) 中最严重的,因此此类比赛接受投诉和重赛是合理的。这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运动员身上,而不属于恶意的作弊和道德问题

一定程度上,可能由于英文的 Protest 被翻译为“抗议”,而中国社会又对此十分敏感,所以增加了人们读到此消息的不满情绪。但这个比赛过程中被允许的正常操作,与不同国家的利益小圈子等问题毫不相关。中国队也是可以提出所谓“抗议”的。

荷兰国家游泳队教练尼休斯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

“规定允许我们在出现重大障碍时进行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显而易见要去挑战。最终我们是正确的。”

正如“郎平的鹰眼挑战有多牛”一样,参赛者及其队伍发起挑战可以被看做是正常的举动,而挑战是否成功,则取决于裁判组的当时决定

让我们通过新闻片段看一下可能出现争议的地方在哪里。这是比赛开始后5.9秒的画面(视频片段第10秒钟),处于第五道的中国选手李桂芝和第六道的布鲁因斯马非常接近:

不过因为没有完整比赛录像回放,所以荷兰选手主张的另外两次碰撞难以截图。在国外讨论区对两个选手是否互相干扰也有争议。

在 Reddit 有人说

“我刚看了重播,找不到任何选手挡住荷兰选手,就算两人离得很近。无论哪种方式,它不会影响前 3 名的归属。后来我听现场解说(注:该网友来自澳大利亚,听的解说应该来自持权转播商第7频道),除了打破世界纪录之外,也没有人提到任何关于比赛的异常。”

有荷兰网友回复他:

“因为运动员们失明了,所以荷兰选手可能感觉到中国选手就在她旁边。然后,她向右移动,因为她显然不想碰线,而实际上是中国游泳运动员抱上了(Hugging)线,而不是她。荷兰选手随后向右移动,手臂抓住她右边的线,导致她的泳姿被打乱,并因此游出更大的距离而浪费了时间。现场裁判组还研究了证据,他们认为这足以重赛,这不是一个轻率的决定。”

而他继续回应:

“如果中国选手真的抱线了,那么她就会放慢速度。我想可能是游泳动作产生的水下力量,两个运动员都游得太近了,所以对两人的影响都一样大。无论以哪种理由,赛会做重赛决定对于全力以赴的运动员来说都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知乎则有人认为

“看比赛录像,铜牌游偏碰到我们金牌选手是后段20秒到结束那段。而荷兰第四游偏碰我们银牌选手是前段3到8秒那段(注:即上述截图)。而且都是她们游偏的。中国队一直靠右侧。”

总而言之,裁判组依据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做出了重赛决定。而对整件事情最感觉无所谓的还是我们的运动员

马佳:“在参加的第一届残奥会上拿到金牌,并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我感到非常激动。知道要重赛的时候没有太多想法,还是要遵守组委会规定,积极配合,准备比赛。”

李桂芝:“没有多想什么,心情挺轻松的。尊重规则,游出自己的最好水平就可以了。”

本次重赛的前六名排序与第一次决赛没有任何变化,提出投诉的荷兰选手这一次依旧排在第四名。

在事件前后,世界不同地方有一些媒体的表现让人寒心,知乎用户“张艾菲”写道

“当这个世界应该对两个妹子补上表扬时,他们却好像集体失明失聪一样,噤声了……事情比想象的还要夸张。我甚至找不到哪怕一篇关于咱们运动员的外国报道。连图片也完全没有我们重赛后的痕迹,只要我们两位运动员出现,不用想, 一定是说我们干扰别人重赛, 而对重赛结果,只字不提。”

经过独立核查,这个答案所述的内容证实为真。当时(8.30上午9点前后,赛后过了大半天)只有东京残奥会官方twitter、和塞浦路斯的一个新闻网站刊登了重赛结果的单独消息。其他英文报道来自中新社、环球时报等地。

塞浦路斯媒体之所以报道,是因为他们的选手就是那个第三名,也是此前的世界纪录保持者。

在大中华区,新马都有亲中媒体对重赛选用了新华社的稿件。香港媒体经过港区国安法一年以来的教育,就算有点临时的问题我们也不用担心,主要来看一下台湾媒体。

不出所料,台湾苹果日报、自由时报等报纸只有当初宣布重赛的新闻,而没有跟进重赛结果。联合报系的《世界日报》则有相关报道,也比较客观反映了中国体育代表团、选手和网民的声音。该报道是在30日下午2点左右发布的。

在对台湾媒体做事实核查时需要注意:检索关键字有习惯用词的不同,“残奥(会)”叫“帕运(会)”,是“Paralympic”采用“奥运(会)”同样构词法翻译的结果。而“重赛”部分媒体写作“重比”。“米”的单位在台湾叫做“公尺”。

由此对比《世界日报》较为客观的报道,可以发现它们针对的是北美亲中的华人以及大陆华侨群体,尽管报纸的注册地在台湾。所以并不能算是比较典型的台湾本地媒体。

此外,Facebook、Twitter 的检索结果受到简繁转换的影响,输入繁体和简体的同一关键字,会分别得到两种结果,而简体字结果多来自一些看起来是从大陆过来的人或者“爱国爱x”群体。如果要分辨当地的真实民意需要额外留神这一点。在 YouTube,CJK 文字的关键字会自动转码,不存在上述问题。

一些对此事带有恶意的媒体报道,只说了重赛决定本身,没有说赛果,也没有对重赛原因及意义做解释说明。残奥的“重赛”和健全人比赛罕见的“重赛”是完全意义上的两码事。我们能看到的奥运会重赛主要是田径场上的抢跑,在刘翔时期,抢跑者仍拥有一次机会,现在的比赛则是自身原因抢跑者直接出局。

相对的,残奥发生的重赛正好是这些选手肢体残缺的直观体现,也再直白不过的说明了对于他们,“参与就是胜利”,完成比赛就是更大的胜利。每一次站上赛场,都已经是超越自我的过程。我们应该对这些长期隐藏于聚光灯之外的坚强的人表达崇高的敬意。

我们用CCTV5解说的原话作为结尾:

“看上去结果不会发生变化……最后的5m马佳率先到边,又是刷新世界纪录;银牌还是李桂芝,铜牌还是佩伦德里图。
这集大家可能看过,但是我们不建议再多看一遍。”

📕 参考资料

👉 延伸阅读

ℹ️ 点此查看航通社简介 >>

🈸 转载本文 / 商务合作请咨询

航通社助理微信号:hangtongshe

或邮箱:coop#lishuhang.me

更多详情请戳→合作须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航通社的朋友们

lishuhang

本围炉内的绝大部分内容是同时发布于微信公众号【航通社】以及 https://lishuhang.me 的推送文章,偶尔会有一些专属内容。设立这个围炉是希望您有固定的支持渠道以激励我的持续创作。感谢您!🌹

145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運動電影推薦! 看完奧運繼續保持熱血精神: 《帕奧精神》、《羽球少年團》、《翻滾吧!男孩》等8部運動電影影集推薦

香港殘奧隊獲2個東京殘奧田徑參賽名額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