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reading for writing

尼科馬庫斯的一天

發布於

尼科馬庫斯拿起木棍在酸臭的溝水中不停攪動,發臭的牛奶和惱人的蒼蠅足以證明雅典夏天的酷熱,他一邊攪動木棍,一邊哼著母親的歌。離開母親皮西厄斯來到雅典已經一年,平白的日子裡,除了待在呂刻俄斯(Lyceum)學園也沒有什麼地方好去。為了回來雅典,父親把他帶在身邊,母親留在密細亞;尼科馬庫斯對父親的決定非常不理解,密細亞有富饒的土地,宜人的氣候;雖然叔父赫米阿斯在暴動中被殺害,但是生活總不會自此困窘,畢竟母親是希臘有名的生物學家和胚胎學家。出發前一晚,母親叮囑尼科馬庫斯要聽從父親的話,父親是受國王邀請回去雅典,這是光榮。事實上是尼科馬庫斯在雅典日子,沒有感到半點光榮。以阿波羅神殿附近的殺狼者呂刻俄斯命名的學園,出入的人不是權貴就是學者。父親早上在學園講學,前來學習的人跟隨著父親步伐,一邊聽課,一邊散步於走廊和花園之間。尼科馬庫斯對這種現象見怪不怪,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工匠奴隸都說父親是當今雅典最偉大的智人,他既負責教育國王腓力二世的兒子道德、政治以及哲學等各方面知識,又埋首科學、道德、政治以及天文學各方面著作。尼科馬庫斯很早就知道父親不只是父親,在密細亞時父親跟他在花園散步,給他講解各種生物特性,從那時起,尼科馬庫斯第一次聽到卵、胚胎和胚盤。晚上父親說著宇宙是一個有限大的圓球體,地球則處於宇宙的中心,尼科馬庫斯眼中父親是全世界最有學識的人。一隻不知從哪裡出現的青蛙噗通一聲跳入溝水,髒水濺落在尼科馬庫斯的衣服上,他大聲叫喊,可是沒有一個奴隸前來,這不足為奇,奴隸禁止進入學園是文明規定。

       呂刻俄斯是父親在雅典建立的一所學校,自從父親在學園講學後,尼科馬庫斯對父親的話再沒有興趣,反倒是園內各種生物吸引著他。除了蒼蠅和青蛙,因為它們總是發出惱人又沒有意義的叫聲。父親說“言語和聲音不同,其他動物也能擁有聲音並且用來表達痛苦和歡愉。因為它們的本性的確使它們不只是感受到歡愉和痛苦,而且還能彼此交流這些感情。另一方面,言語是為了指出什麼是有益的,什麼是有害的,以及什麼是公正的,什麼是不公正的。”

尼科馬庫斯陷入深思:“言語指明什麼有益,什麼有害。家中奴隸們也經常討論各種利害,可是父親偏說奴隸不會語言,奴隸之間的語言本質上是粗糙的聲音和叫喊,尼科馬庫斯一方面確信奴隸們的言語不只是聲音,但又忘不了父親的說話。此刻,他又想起有好幾天沒見到父親,反倒是和家中的奴隸無話不談。尼科馬庫斯永遠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因為奴隸是沒有名字的。”雅典的天氣愈酷熱,天空便愈蔚藍,園內的蛙聲愈靜愈鳴。

Aristotélē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