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yu

没有故事

夜話01 成為未命名

發布於
紀錄心情 聊以自慰
今夜真的太難過了,國內無論是正式註冊的還是非正式註冊的多數性別議題公眾號都被註銷,第一次覺得,未命名這麼地諷刺。最近vpn也總出現問題,想著,一定要記錄下此時的情緒,是看到消息之後崩潰大哭,是失望至極,更是不斷向前。

是那種在大海裏感覺自己快要溺水而亡,卡在喉嚨外的窒息感,直接落淚的時候,覺得自己好不爭氣,可是重來都沒有說過,很感謝在成都彩虹認識到的人,基本是在網路上,並未有私下的很多交流,那樣的感情依然很真摯地治癒著我。最近發現自己情緒特別不穩定,抑鬱情緒也增大了,看著桌子上懸掛的彩虹旗,更想念大家了。

記住今天的情緒,在任何的時候保持思考,勇敢發聲,堅持 無畏和真誠。最後想起畢業論文的結尾 想用來安慰一下自己:

社會對於性別氣質的刻畫像是一個個培訓機構,有著不同的訓練方式,但最終都是要成為二元性別的任一方。性別從不是從一種氣質到另外一種氣質,而是流動、多元,沒有邊界的狀態,人不應把自己框在一個界限裏。既定的性別框架、觀念對性別的認知是有缺陷的,停留在生理性別,沒有以心理性別視角分析性別議題。不論是在大眾媒介還是現實中,過度強調二元對立的性別氣質,對所有性別都是一種壓迫。渴望和厭惡同時存在,不被接受才是問題的本身。

電影展現的跨性別女性身體和符號暗喻都逃不開社會和時代的塑造,高度現代性使人們反思性增強。在傳統社會,人們通過儀式和社會位置自然獲得身份和認同,所以早期和中期的部分跨性別女性形象多是通過賦予的形式獲得。而在現代社會,認同是通過追問,不斷重組自我敘事獲得的。近期的電影不斷重視到跨性別女性周圍的情境,和其作為“人”本身的欲望與情感。電影中對身體控制增強也導致對身體的不確定感。另一方面,社會對於身體的束縛有所減少,便開始了關於死亡和為何活著的意義探尋。

鼓勵多元的性別表達,重拾看待生命的方式,性別需要被包容,而不是俯視的憐憫和同情,因為它的存在本來就沒有錯,構建與展望的意義在於,我們並不是誰的替代品,只是這一個個故事本身。

不過,即便是解構了性別,也並不意味著現存的規範被拋棄,作為“人”本身是在當下的社會關係中被生產出來的。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在使用話語時,時刻思考性別辭彙所內蘊的張力。我們應當在承認現存的規範上反思,這並不意味著認同其意義,相反地,好似在不斷地質詢,去追問這種規範的歷史,研究它在現實中的運作方式,揭露出它看似“中立”表像所掩蓋的利益,批判它所造成的那些壓迫,並以這些質詢作為改造這種現實的思想武器。

已經哭累了,果然面對喜歡的議題被羞辱時,第一件事就是成為沒用的小哭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