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谷

一些记录

夜晚,关于追求快乐和意义的一点想法

最近看了《人类简史》,其中提到了人的大脑总会让情绪处于平衡状态。当外界出现刺激因素的时候,人的情绪会高兴或悲伤,但过了没多久,就会变得和往常差不多。人不会长时间的悲伤,也不会长时间的快乐,人大部分时候都处于平衡状态中。(P.S.当然,每个人的平衡状态也总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会比较开心,有的人则天生忧郁。但基本上,差别也不会很大。)

我对”情绪平衡状态“这套说法很有感触,因为我有很多类似的过往经历:高中的时候,某个学期突然兴起想要考第一名,于是不断努力,终于取得了第一名,开心了大约半分钟(之后,因为开心的急速消失,难过了十多分钟);毕业后做第一份工作,自己写的文章上了微博热搜,开心了大约15分钟,之后马上恢复平静;下一年,终于进入自己心心念念的互联网巨头公司,高兴恍惚了一个星期(这和其他开心经历比,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长),然后恢复了正常。

每一次经历,都是在发生之前心想,”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吧?“,”如果我做到了,一定非常非常开心吧!“。

但当事情发生之后,感受到的快乐程度总是低于自己之前的幻想,并且心想,”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这也没什么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现实中的”得到“,和得到之前的”幻想“,无法匹配上。这让我注意到我之前犯下的一个错误:

我曾经以为,如果我追求并得到某样东西,我的开心程度可以上一层楼,并且一直保持在那里。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把人的开心程度分为从1到10的等级,那么我的”开心平衡水平“应该在7,属于当没有任何事情(无论好坏)发生的时候,我都是挺开心的,我的default状态就是7。当出现事件的时候,我的心情会在4~8之前打转,之后又恢复到7的状态。我曾经以为,如果我完成某件事情,或得到某个东西,我的开心程度能飞到20,此后一直处于20上下,我曾真的相信,那些富豪、那些成功人士,就是通过做到某些事情让自己飞升到20、30甚至更高的开心。人的不断奋斗就是努力在情绪上进行飞升。这真是太傻了,人的大脑不允许。

(P.S.我记得,在童年的时候,我的情绪波动大,确实可以让开心程度飞到20,那个时候的情绪非常强烈,有时甚至感觉难以承受。后来情绪变淡,可能和大脑发育更完善有关。)

总之,我之前的错误在于:

我总是希望追求到某个东西、某种状态、某个身份,天真地相信,等我得到它之后,我的整体开心水平能够翻倍。

这不会发生。

我要理解这件事:随机选择未来10年、20年后的某一天,那天我的开心水平,基本上和今天晚上的我相差无几。可能稍微开心一点,可能稍微悲伤一点,但不会有很大改变。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觉得,我不应该追求快乐、开心,因为就算追求到了,它也会马上消失,心情迅速恢复平静。

因此,我不应该将”得到快乐“作为做事情的目的。如果它是目的,那么结果总容易令我失望,我总会高估最终得到的快乐。

我应该将”产生价值“,作为做事情的目的。这其中有两个重点:1,价值,或者说“意义”,本身就能带来一些快乐,强烈的价值感可以冲淡过程中的痛苦;2,“产生价值”和“得到快乐”不同在于,前者在开始做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实现了目的,产生了价值,价值是在不断增多的,而后者,非得完成了整个过程,才能得到那点并不算多的快乐果实。这意味着,”产生价值“比”得到快乐“更加容易实现。

P.S.

这里的”价值“,是指”给世界增加改善人类生活(主要是心理层面)的可能性“。改善的对象可以是抽象的外在世界、一个国家、或具体的一群人。

这是根据我的价值观来下的定义。


其他:

价值是完全出自于事物本身,还是事物本身+外在不可控因素?

例子:如果有个作家某天流落到荒岛,她在荒岛上写出一部旷世巨作。作家之后都在荒岛上生活,她和她的作品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那么,这部作品能被称为是“有价值的”吗?

我认为,作品本身是蕴含了价值的,但是它的价值没有被人阅读到、传达到,也就是价值传播失败。不能因为金子没有被人挖到就说金子没有价值。在这个故事中,是价值的传播出现阻碍,但作品的价值不变。

从今年开始,因为好几件事情的不如意,让我产生了”无论发出的声音多么大,这个世界都听不到“的想法。甚至,多次的失败让我担心这么一种可能:这个世界,大部分人的声音就是无法传达到,那些已经建立好发声渠道的人,其实都是幸运的人。而那些不幸运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获得发声渠道。

”事物本身就有价值“,这个想法,可以让我在这一可能性为真的世界中也感到不那么悲惨。

不过,我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有点极端,因为,就像Schoolism的Bobby Chu说的,当你的努力、你所做的事情达到了某一个高度的时候,整个世界将不得不注意到你。也就是说,就算你是一个幸运值为0的人,只要你做的事情出色到了某一个足够高的程度,你的信息就自然而然能传达出去。


所以,现在的结论是这样的:

我应该以“产生价值”为目的去做事;

我做的事情,只要其本身蕴含价值,那么就算它传递不出去,也仍然是有价值的;

只要我做的事情出色到了一个足够高的程度,它自然而然就能传递出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