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30351 

中文互联网是一座小小孤岛

林小谷

这是一个很反直觉的事情:虽然全球网民中19.3%是中文使用者,位居第二,仅次于英文使用者(25.2%),且中国还有大量诸如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数量仅次美国,在全球流量最大的50个网站中,中文网站占19席,也是仅次于美国,但是:中文网站在全球网站中的数量仅占1.3%,排名全...

一日想法:人们配不上为他们站出来的勇士

林小谷

刚刚看到李泽华的维基百科,想着如果把他的事情放到墙内论坛,肯定是少不了被嘲笑。到方方的事情,光是我一人的朋友圈,就有两个大学同学和一个前同事对她不满(准确地说,是转发攻击她的文章,其中一人言辞激烈刻薄,我就把对方删除了),想来这比例还能更高些。

谈谈女性亚文化圈内的网络暴力

林小谷

(这篇文章是几个月前写的,没写完,今天翻笔记时看到,改了改就发了,希望不是太糟糕)昨天看Lofter的时候,翻到一篇叫《匿名》的小说。它讲是一群女生在匿名聊天群里嘲讽她们认为能力很差的画手和写手,谓之“文明观猴”,最后导致一个被嘲讽的女孩自杀的故事。

一只青蛙终于浮上水面

林小谷

一只青蛙在水中沉浮,偶尔被荡出水面,吸一口新鲜空气,“这是真实的”,它心想,“这才是世界的样子,我要记住。”之后水流下降,它被抛回水中,水流灌进它的鼻子、耳朵、眼睛、嘴巴,它又融入了浊水世界。视觉扭曲,触感模糊,头脑昏昏忽忽。“什么是真实的?

人们对大多数事物实际上没有任何看法

林小谷

绝大多数人对大部分事情其实没有任何意见,他们是根据周围人(组织、政府、社交媒体)的意见来调整自己的意见。因为懒得去思考这件事的利害,或者思考本身太难了,所以直接采用了别人的意见。只要大多数人都持有这个意见,或者持有这个意见的是学术专家,就觉得没有问题了,自己是可以直接拿来用的。

人人皆是谋害者

林小谷

今天上午看到李文亮去世了,到现在心情也很难受。看到微博和推特上有人说:警察只是按要求訓誡,主播只是按稿子播報,後台只是按上面意思刪帖撤熱搜。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好人,一切是生活所迫。只有當每個人都敢說“我拒絕撒謊”,“我拒絕執行”的時候,我們才不會在某一天求助無門,走投無路,像狗一樣地死去。

生活在一层虚假的薄纸上

林小谷

这是一种很难被言说的感觉。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虚假感,是在2017年。当时我在一家自媒体公司工作,整个公司其实只有3个自媒体号,所有人的收入都来自它们。那年6月,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体量和我们相近的自媒体大号突然被封了,其中包括“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名侦探赵五儿”、“毒舌电影”、“萝贝贝”等。

敏感词如何影响了我们

林小谷

Lofter上的敏感词提示昨天,我整理了一篇奥威尔杂文笔记,打算发在Lofter上,结果一点发布,系统显示其中包含敏感词,无法发送出去。由于奥威尔的文章处处充满敏感点,我无法知道到底是哪个敏感词阻碍发送,又懒得一遍遍试,索性不发了。然后打开简书准备发送,结果一看,原本发的6篇文章...

奥威尔杂文笔记

林小谷

除了《1984》外,英国作家奥威尔也写过不少很好的杂文。我最近差不多把他的杂文全集看完了,整理了一下其中特别有价值的段落。1,《文学与极权主义》极权国家的特点在于,虽然它控制着思想,但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起不容置疑的教条,三天两头就会对它们进行修改。

夜晚,关于追求快乐和意义的一点想法

林小谷

最近看了《人类简史》,其中提到了人的大脑总会让情绪处于平衡状态。当外界出现刺激因素的时候,人的情绪会高兴或悲伤,但过了没多久,就会变得和往常差不多。人不会长时间的悲伤,也不会长时间的快乐,人大部分时候都处于平衡状态中。(P.S.当然,每个人的平衡状态也总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会比较开心,有的人则天生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