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选择的权利和被撕裂的美国

林三土

这位『一滴泪 @youareinsects 』朋友,麻烦你自己先仔细把你给的这个链接里的上下文读通了再说……别一边造谣一边贼喊捉贼倒打一耙说我造谣 :D

(不知为何无法直接回复你的评论,所以单开一条)

初來乍到

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官方的焦点提案与消失的民间“盟主” | 劳动政策观察

就中港川粉现象答西班牙某报记者问

林三土

对,古巴移民的反共情结很强烈;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因素,包括不同拉丁裔群体之间的肤色差异和种族上的自我认知差异等等,具体的话可以听我和两位朋友上个月做的一个播客:《亚裔和拉美裔移民:关于身份的政治想象》https://player.soundon.fm/p/715fd565-d44b-4609-91d6-8777dd127bb6/episodes/f859ec34-09ba-473f-a592-5509939005fb

林三土

你说的我很同意。所以我在采访中只说是significant part,并没有说是绝大多数普通人(就像你说的,如果看数量的话,恐怕大多数普通人根本不关心这些,也不上网参加骂战),这其中有许多阶层或其它方面的取样偏差,需要做量化研究的学者去进一步分析。另外我也同意你说的,政经结构的压迫是更根本的问题,包括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兴起本身也是缺乏社会保障网络、职业出路减少、党国宣传等一系列大环境因素的产物;所以指出这些意识形态的盛行并不是要去批判个体,而是要去批判结构。至于你说的海外知识分子,其实同样有信息茧房的,比如Facebook专页的粉丝筛选效应,以及最近曝出来的海外民运假新闻网络(郭文贵路德社+大纪元+苹果日报……)等等

林三土

你好,具体要讲法条和案例的话要花比较多时间,最近没有空,不好意思。泛泛的说,就是确实有很多犯法之处可以追究,现在的问题在于他卸任前会不会动用总统权力“预先赦免”自己及家人(福特当年就“预先赦免”了尼克松;但总统能不能赦免自己,是有争议的);如果他这样做的话,所有在联邦层面上犯的法都无法追究了,包括绝大部分逃税,因为逃的主要是联邦税。但是州层面的法律问题,仍然可以追究,不在总统赦免范围内;那样的话,就得看纽约州和佛罗里达州的检察官(不是联邦政府驻纽约南区等地的联邦检察官)给不给力。当然如果他不赦免自己的话,那可以判的罪就更多了。

林三土

确实有这种差别。不仅对川普,也包括对本地的极右组织。比如东西德之间,对极右党派AfD的支持率差别就非常大。可以参见这篇论文: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1467-923X.12859

林三土

的确,川粉有很多类,各自支持他的原因不同(以及那些其实并不粉川但出于别的原因“支持”他,比如希望他搞乱美国,让中国趁机崛起,等等),这些都是毫无疑问的事实。您的这些问题当然都很有意义,但作为一篇论文,有字数和主题的限制,不可能面面俱到把所有群体都讲一遍(新闻报道的话倒可以做这个工作),所以重点肯定只是放在其中一两类人,其余的点到即止。

林三土

对,台湾从社经政策上说是要比香港左的,但反过来说,也表明仅以“左/右”这一个维度来衡量不同议题是贫瘠的。台湾身份认同的形成发展之早与获得官方加持,都和香港不可同日而已;“中国/中共威胁”、“正名诉求”与“生存危机”对思维的影响,自然也要深远得多。

林三土

台湾人对“正名”太渴望了。像美国卫生部长Azar访台这样的事情,来一件足以让台湾人把一腔热情与幻想寄托在川普政府上。此外台湾的身份政治发展也有自己的脉络,民间情绪就不提了,蔡政府这些年对陆生、对和大陆进行学术交流的台湾学者,政策上都搞过许多骚扰式的小动作;这种心态下,“挺川反中”的期待在假新闻加持下忽然以如此强烈的程度爆发出来,其实并不奇怪

林三土
回覆
鬼撞墙@smog_again

我觉得他的对华政策也并算不成功吧,虽然嘴上喊得很凶,但因为把盟友都赶跑了,延缓了围剿势态,所以最后是雷声大雨点小。加上川普家族自己在中国有生意,利益关联。还有他自己的意识形态也和习接近。川普赞扬新疆集中营等等,这些报道你应该都看过?当然过去一两年中共在国际上的局面开始逼仄,比如英国也加入围剿华为的队伍等等,但我认为这是习文盲过分自信瞎搞战狼外交的结果,不是川普团队的功劳,可以说两边拼命在比谁下棋更臭吧。

林三土
回覆
鬼撞墙@smog_again

你说的后一段我觉得是成立的:缺乏民主政治经验,就会对反民主的做法不敏感。不过前一段“油水”的比方不恰当:这个比方似乎在说“油水”对健康也是不可或缺的,只是不要过度就好;但显然川普的反民主做法任何情况下对民主政治都只坏不好,问题在于观者是否能够敏锐察觉到其坏处。与其比作“油水”,不如比作“观音土”:饥荒灾民情急之下用以填肚,消除一时的饥饿感,但其实并不能真正消化吸收,最终会腹胀而死。

林三土

看了一下,发现你给的这篇文章里,也引用了我的论文(或者应该说是引用了我在matters上写的对论文的简介里的一小段话):

「耶鲁大学学者林垚发表的《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一文提出,中国“公知圈”出现了一股强烈的“川化(特朗普化)”潮流。这种“川化”至少有两类表现:一类为“川粉化”;一类为“川普化”;前者是对特朗普的能力视野胆识以及手腕表示欣赏;后者虽然鄙夷特朗普的言行,但支持他所代表的政策立场,至少是反对其反对者的立场而支持特朗普。他们之所以支持特朗普,是因为有“灯塔主义”情结,“出于对毛式极权主义的惨痛记忆、以及对习式再极权化的恐惧,而对西方(尤其是经济体量上唯一堪与中国抗衡的美国)政治产生一种殷切的投射。”」

林三土

确实算是“选美2”吧。“选美”因为某些原因不方便再做下去了,停了一年之后换个名字:)

林三土

现实肯定是要更多元一些,这里记者问到的只是占多数的情况。至于你提到这篇报道里说的这几类(对“养虎为患”失望等等),正是我论文里的讨论对象。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林三土

这个我在论文里有讲到,为什么决定用liberal而不是libertarian。一是liberal这个词在不同语境下含义本来就不同,在中国语境下翻译“自由派”没问题,不必屈从于美国语境下对liberal的狭义理解;二是很多川粉化的自由派在意识形态上并不是libertarian,比如郭于华老师是多年为工会权益、最低工资制度等anti-libertarian的立场鼓呼的,孙立平老师也一直在呼吁加强社会保障网络的建设。用libertarian去称呼他们,反而抹杀了这种内部的多样性,也让问题变得简化

林三土
回覆
JohnDoe@SamuelDoe

哦,我本来以为你说的“国师”是指能够即时影响政策路线那种。甘阳在“捕捉时代风气”方面确实比较敏感,能够先于他人提炼出一些后来被官方采纳的概念(甚至不仅是官方,像“左翼自由主义”这些概念,甘阳也是最早引入和使用者之一,不过那时候他自己还混迹于自由派圈子,没有反水到新左那边)。但有没有他来提炼这些概念,并不影响到官方后来在概念背后的实质思路;而且他提炼这些概念,要说早的话,可能也就是高校知识分子圈里早,但是不在高校知识分子视野里的地方(比如红二代圈)可能在他之前已经有人非正式的提出和流传。所以我对从纽时报道推断的这种因果链条(甘先行,习跟进)比较抱怀疑态度

林三土
回覆
JohnDoe@SamuelDoe

左派有左派的圈子,右派有右派的圈子。在政治上肯定左派整体的势力大许多倍,不过甘阳离国师还远得很,也就是在学术圈的一亩三分地里咋呼人吧

林三土

“雖然作者本人可能不覺得,但這篇文章是有立場傾向的”——我从来不掩盖自己的立场倾向啊,为什么要来一句“可能不觉得”:D

后面你举的例子,其实我在论文里(甚至在这篇介绍里)已经做了区分:为什么“川化”不同于“基于特定政策的后果而策略性地支持川普”。希望你可以仔细读一下我究竟写了什么,而不是想当然地进行批评。

林三土

是的,定义是一个难题(“自由主义”如何定义本身就是一个一直被争论的问题)。我在论文中试图用“谱系描述”的方式暂时避开定义难题,即对八十年代迄今中国思想场域的演变给一个大致的概率,呈现出自由派内部一定的复杂性。至于自由派内部的世代差异,我在论文的末尾作为一个接下来可以进一步细化研究的命题提了一下

林三土

是的,研究方法上的局限,我在论文里也提到了;由于这篇主要是先提出一个观察框架和概念理解框架,所以采取的方法是以文本分析为主(从这些知识分子的公开写作中考察他们川化的脉络);论文最后提出了几种进一步量化分析“川化比例/人员结构/代际差异”等问题的可能方式,接下来如果有别的朋友愿意去做访谈什么的,我很乐观其成

林三土
回覆
颜色无色@gujinpintan

是的,微信群和朋友圈的发言是重灾区。但出于隐私权考虑,这些不能直接用到论文里;我在论文里使用的证据,都是来自于他们本人撰写的公开文字,尤其是直接吹捧川普的文字

林三土

保松兄,我在论文的正文和脚注里举了不少例子,其中许多是你我都认识了,这里就不公开列出了。其实昨天B兄不是还在“小村”群里和一位反川的朋友激烈争论,说川普做的一切事情都合乎宪法,又说自己挺川主要是因为看不惯民主党云云嘛(然后另一位G老师还符合说,“左派”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捣浆糊)。除了这些几位之外,国内还有其它非常多的川粉,因为不在政治哲学圈子里,所以你未必认识(宜中和你主持的微信群,因为本身已经比较偏“白左”,邀请进人的时候有很强的sampling bias,所以国内大多数川粉都不会进来;饶是如此,还是有几位颇有影响力的侧身其中)

林三土

自由意志主义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我感觉国内自由派在经济问题上的立场,大多其实是“模模糊糊”的小政府主义,并没有坚实的自由意志主义立场(和铅笔社等已经明确表态支持右翼威权市场主义的不同);另外其实有不少自由派知识分子在经济立场上是并不“右”的(我在论文里举了两例,但其实有更多),而他们同样挺川,所以必须要从经济立场以下更深的层次去溯源

林三土

是的。自由派书店/出版社在近些年越来越多推介右翼书籍(不仅是右翼自由主义,而且很多是明确打出旗号的反自由主义保守主义,甚至不乏美国反民权运动的作者)这件事情,也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角度——特别是关于背后的人脉网络如何运作、哪些书如何在小圈子里获得口碑、如何被确定引进、如何找到人大力推荐等等。我不方便回国做田野,这个问题只好留给国内有兴趣的朋友去研究啦: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