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土

政治学、哲学、法学

“霍金悖论”修订版(上)頂尖科學家何以常是反哲學的哲學盲?

大家好,上个月霍金去世时,我在这里写过一个短评,得到了不少有益的反馈。之后我把文章做了很大篇幅的扩充,分上下两篇,上篇前两天刚刚发在端传媒上: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415-opinion-linyao-stephen-hawking/;下篇还没有完全定稿, 因为最近家务较繁,所以估计要推迟好一段时间才能面世。上篇主要讨论的是科学家对哲学的态度、哲学的性质、以及哲学与科学的关系。至于科学在社会中的地位与公共互动等问题,以及哲学视角如何帮助介入和化解个中张力,会留到下篇再谈。

扩充后的上篇已经九千多字,我就不复制粘贴过来了,各位若感兴趣可以移步上面端传媒链接阅读(如果还没加入端会员的可以看我微信公众号的版本https://mp.weixin.qq.com/s/PhuMhNYT4gOhCl_mQuKdww,虽然我相信这里的朋友应该都是会员啦哈哈哈)。

这里特别提一下,在修订过程中,我有着意回应一些朋友在这里提出的疑问(包括@彭捷 后来的在线讨论)。比如@佳禾 提到和斯诺的“两种文化”如何区分,我在文章开篇做了补充解释(科学家对待哲学的常见态度,与对待其它人文学科、社会科学的态度,有什么样的不同);@鄭國威 提到霍金是不可知论还是无神论这一点,我在文中补充了一个链接(霍金晚年态度趋向明确),不过对于文中所谈论的问题来说,关键的还在于,科学家之所以比哲学家有更高比例的不可知论(但更低比例的无神论),其实仍然是因为在反思“上帝有无”问题上不够彻底,也就进一步说明哲学的功用、以及科学家对这种功用的不明了。另外我和@彭捷 关于科学与哲学之间关系的看法,也存在一些不同之处,文中略有涉及但限于篇幅没法继续深入(就这样已经太长了),这里也不另行赘述了,总之欢迎大家继续批评指正(不过恐怕尚未发表的下篇,才是大家更感兴趣的题目所在)。

霍金悖论?——科学主义、科学的文化消费、科学的公共信任危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