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土

政治学、哲学、法学

亚当的「肋骨」(少儿不宜)

(旧文,作于2018年2月4日)

人有12对(24条)肋骨。对于任何人类社会来说,这本来是非常容易获知与验证的事实,但有意思的是,《圣经·旧约·创世纪》中,却偏偏说上帝造人时,抽出亚当的一条肋骨来造夏娃。后来历史上,不乏有基督徒真的因此相信男人只有23条肋骨、比女人少1条,也不乏有反基督教人士据此嘲讽圣经的荒诞。但更多人则是为此感到困惑:难道撰述《创世纪》的古代犹太人,真的会对人体结构无知到这种地步?男人的肋骨成对与否,就算隔着皮肤摸一摸也能判断出来吧?为什么《创世纪》会讲述这样一段极其不合常理的故事,而这故事居然还能够传播开来?

2001年,生物学家Scott Gilbert与圣经学家Ziony Zevit在《美国医疗遗传学刊》(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Genetics)上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人类先天阴茎骨缺失:〈创世纪〉2:21-23的造人之骨》(Congenital Human Baculum Deficiency: The Generative Bone of Genesis 2:21-23),对这一困惑给出了全新的解答(论文全文见:http://www.cabinetmagazine.org/issues/28/gilbert_zevit.php)。

一如论文标题所示,两位学者认为,《创世纪》故事中,上帝用来造夏娃的,并不是亚当的肋骨,而是亚当的阴茎骨。在希伯来文版的《旧约》中,此处用词为tzela,既可以指肋骨,也可以泛指一切脊梁式的支撑结构;而且在《旧约》成文的年代,希伯来语中并无“阴茎”一词,凡是提及阴茎都必须用其它词语来指代和隐喻,所以《创世纪》中用tzela来称呼阴茎骨,实属当时正常的语用现象。但在公元前二世纪前后,《旧约》被翻译成希腊文时,翻译者或许是因为对希伯来语的演变缺乏了解,望文生义地采用了希腊文中特指肋骨的pleura一词,从此以讹传讹,让一个本来很有“内涵”的故事变得荒诞不可索解。

大多数胎盘类哺乳动物的雄性都有阴茎骨(有蹄类、鲸豚类、兔子、大象、土狼等除外);在所有灵长目动物中,人类蜘蛛猴是唯二没有阴茎骨的。近东地区的先民经常和各种动物(比如狗)打交道,不出意外地会注意到人类特殊的阴茎结构,并为此产生困惑;他们若想出“上帝抽走了男人的阴茎骨”的故事来解释这个现象,也非常顺理成章。

各种哺乳动物的阴茎骨

除此之外,两位作者认为,“上帝抽走亚当阴茎骨”的故事,还可被古人用来解释人类阴茎的另一个特殊之处:阴茎背面极其显眼的中线(penile raphe)。

图中raphe of penis即“中线”

《创世纪》2:21说,上帝在抽走亚当的一根骨头之后,“又把肉合起来”;可是为什么要特意提上对情节无关紧要的这么一句?如果故事里抽走的是阴茎骨,那就很好理解了:在故事讲述者看来,阴茎中线正是“把肉合起来”所留下的手术痕迹,是上帝对男人阴茎“做过手脚”的证据。

最后,创世造人故事以阴茎骨为关键道具,无疑比使用肋骨“意味深长”得多。毕竟阴茎的功能,恰与“造人”息息相关;由这个情节引出2:24-25的“教诲”(“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也显得更加理所当然。

(注:至于“人类为什么没有阴茎骨”的科学解释,可参考:Richard Prum (2017), The Evolution of Beauty, 第248-252页。本文所说的论文,书中也有提到。)

上帝与罪恶问题

“霍金悖论”修订版(上)頂尖科學家何以常是反哲學的哲學盲?

冗余的冥界与虚妄的慰藉:《寻梦环游记》背后的哲学悖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