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rings

☆極資深耽美愛好者,自稱耽女。討厭腐女這個詞 ☆中耽評論專用號,評分標準:天雷滾滾→槽點略多→文荒可讀→尚可一擼→系統推薦(出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極端受控,喜歡劇情文,熱愛BE及虐,受不了從頭甜到尾 ☆身邊充滿中國耽美小說及改編作品、相關歌曲,然後一邊罵習維尼快滾下台的人 ☆習維尼不倒,中耽永遠不會好!

【魔道同人】二哥和三弟聊八卦的日常

發布於
太文荒了回頭複習魔道,忽然想到還有幾篇同人發在其他地方,努力找終於找回來了。這幾篇是最迷魔道的時候(2017)寫的,只有原著補完向(生活死板腦洞不夠大),也因為是補完向所以完全清水,是腦補原著沒寫到的情節。圖為廣播劇第二季的小劇場〈洗衣〉

那是金光瑤婚後第一次見到藍曦臣,他以建設瞭望台為理由,把藍曦臣請上了金鱗台。

看著藍曦臣從陽光下緩緩走來,他出神了好一會兒。

二人談了一陣,藍曦臣道:「所以樂陵周圍,一座就足夠了嗎?」

金光瑤道:「是。樂陵有秦氏鎮守,瞭望台無甚需要 。」

「那裡是令夫人的娘家是吧?三弟與夫人鶼鰈情深,不知羨煞多少人呢。」

金光瑤頓了一頓,「二哥別取笑我了,今天就先這樣吧。對了,含光君閉關三年,剛出來是嗎?修為應該精進很多吧,真是不得了。」

金光瑤只是想轉移話題,藍曦臣卻怔了怔,接著泛起了一絲苦笑。

「怎麼了嗎二哥。」

藍曦臣猶豫了會兒,「...其實不是的。」

「不是什麼?」

藍曦臣又想了會兒,下定決心似的道:「三弟不是外人,我就實話跟你說了吧。忘機這三年其實不是閉關,而是被罰禁閉。」

金光瑤一驚,「含光君被罰?怎麼回事?」

「因為那魏無羨。」

金光瑤更驚訝了,「夷陵老祖魏無羨?含光君怎麼會因他被罰?況且人都死了好幾年了...」

藍曦臣把魏無羨血洗不夜天城之後發生的事毫無隱瞞地說了,「...叔父為了這件事怒不可遏,我也覺得忘機重傷我三十三名前輩著實太過,因此我們決定,罰他三十三道戒鞭,一人一道,一次盡數罰完。所以這三年,姑蘇藍氏對外宣稱忘機閉關,實際上是養傷及禁閉思過。」

金光瑤聽了,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也罰得忒狠了些。」

藍曦臣不以為然,「你不想那魏無羨是何等人物,屠殺三千修士雖情有可緣,但畢竟心狠手辣,令人髮指。忘機對這種人竟然懷抱...那種感情,還為了護這種人把藍氏三十三位前輩打成重傷,這可是他人生中犯下最大的錯誤,自當重罰才是。」

「可是魏無羨在射日之征前開始修習鬼道,性情便漸漸變得兇狠乖戾,含光君不是因此與他水火不容嗎?更何況我聽說他們倆從以前就不對付...」

藍曦臣又歎了口氣。「忘機什麼時候對魏無羨產生了這樣的感情我不得而知,不過應該是很久了。還記得射日之征結束之後沒多久有一次,也是在金鱗台,忘機跟我說過他想帶一個人回雲深不知處藏起來...現在想來,應該就是魏無羨吧。」

「那...含光君知道魏無羨他...?」

藍曦臣低聲道:「圍剿亂葬崗後沒幾日我就告訴他了。當時我覺得瞞著他也不是辦法。三弟不知,那時他才剛受完戒鞭,還重傷難行,竟然拖著一身傷不顧自己死活衝去夷陵,而且還...早知如此我就不告訴他了。」

「還什麼?」

還喝醉了在自己胸口烙了個大疤。藍曦臣靜默了一會兒,再次苦笑:「家醜還是不提了罷。對了,這件事是姑蘇藍氏的秘密,除了當天在場的藍氏前輩們外,並無其他人知曉,還望三弟你...」

金光瑤溫言道:「二哥放心,我不是饒舌之人。只是...」

「只是...?」

金光瑤出了會兒神。「真想不到含光君竟...痴情如斯。那魏無羨也真是幸運,雖然身負惡名、天下皆棄,又死得淒慘,卻能得含光君那樣的人真心相待,惦念著他。」

「唉...」藍曦臣怔然,「真不知忘機在想什麼。」

兩人相對沈默了會兒。

「如果有一天。」金光瑤輕聲道,「如果有一天...我也像魏無羨這樣孤獨地死了,會有人像含光君這樣念想著我嗎...?」

藍曦臣一怔,失笑道:「三弟想什麼呢。你可是金氏宗主,和那魏無羨怎能相比?身邊有溫柔婉約的夫人,再過不久也要有孩子了吧?更何況你還有大哥,還有我呀。說這什麼話。」

金光瑤看著藍曦臣令人眩目的笑容,也跟著笑了。「沒什麼,玩笑話罷了。」

..........二哥,你會嗎?

-------------------------

從沒想過生平第一篇魔道同人會是寫曦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魔道祖師》兩萬字超長評

我的魔道歌單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