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rings

☆極資深耽美愛好者。是信仰太過堅定虔誠?這陣子開始棄肉吃齋(鍋邊素就是了) ☆中國耽美小說評論專用號 ☆評分標準: 天雷滾滾→槽點略多→文荒可讀→尚可一擼→系統推薦(出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喜歡劇情文,熱愛BE及虐。極端受控。不喜純粹戀愛文,最雷傻白甜 ☆近幾年看中國耽美的感想:一個國家能讓我很喜歡他的亞文化,同時又恨死他的政權,也是很厲害

【魔道同人】水火不容(上)

發布於
圖為廣播劇第二季14集。本篇又名〈忘羨吵架的日常in射日之征〉。

藍忘機是在魏無羨死後,才知道"含光君與夷陵老祖不合"這個傳言。 

那次他代替藍曦臣參加金鱗台的清談會,看到江澄滿臉黑氣。他對江澄繞道而行,卻聽到旁邊有人竊竊私語:

「江宗主臉色這麼差,怎麼回事?」

另一人道:「他又抓錯人啦。」

問的這人瞭然:「抓奪舍?」這在修真界無人不知。

「是啊。這次抓到的這個啊,本來傳言是說可信度極高,躲了好久才被江宗主找到,結果只是唬人的。可江宗主為了找這個人,花了好大力氣哪。」

「難怪了...不過如果魏無羨真的奪舍回來,確實後患無窮。」

「是啊,死無全屍之人,又懷抱那麼大的怨氣,肯定不是化作厲鬼就是奪舍還魂血洗百家。」

藍忘機本是不聽閒言閒語的,但他們講的是那個人。於是他看了這兩個碎嘴的人一眼。其中一人看到藍忘機不甚友善地看著他們,以為他不喜旁人提起萬惡的魏無羨,趕緊陪笑,沒話找話地想結束這個話題:「含光君想必也不希望看到夷陵老祖重歸於世吧?您這麼不齒他的作為,又與他誓不兩立。」

藍忘機聞言卻是一怔。

原來在世人眼中,他和那人是這樣的關係。


「橫豎你從來都看我不順眼」──藍忘機一直很介意那人在不夜天城講的這句話。也因為這句話,讓他下定決心表白自己心意。

他一直不解那人為什麼會這樣說,現在有答案了。

他從來不是在意他人對己評價的人,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正,毀譽由人──當然,也沒什麼人毀過他的聲譽。至於他和哪個人的交情如何、關係好不好,一般更是入不了他耳,事實上也沒有人敢在他面前碎嘴這種事。

於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和那人的關係,竟被世人如此解讀。

...那麼,那人也是這樣認為的嗎?所以才會說那種話...?

他們的關係,究竟什麼時候變這樣的?

-------------

江陵是岐山溫氏在東南方的重鎮據點,所以當雲夢那不滿十八歲的小江宗主主動請纓攻打江陵,並請求其他世家支援時,沒有人認為這場仗打得下來,除了姑蘇藍氏讓藍忘機前往外,並沒有其他世家派出重量級人物協助;而藍忘機就算身分高貴,年紀也未滿二十。於是有人私底下偷偷稱呼這隊人馬為童子軍,根本沒人看好這幾個不到二十歲的小毛頭能幹出什麼大事。

這群由小朋友帶領、臨時組成的隊伍,在江陵近郊的據點,一家與蘭陵金氏交好的世家仙府擬訂作戰計畫時,正好探子來報,因溫家已得知江家打算帶人攻打江陵,已調集鄰近地區所有人手集結在此,不日便能全體會合,為數頗眾。

「看來溫晁的死把溫若寒惹得更毛了。找這麼多人來圍剿,當真非要我們死不可。」魏無羨道。

江澄道:「不知在座各位有何高見?」

在場者眼觀鼻,鼻觀心,眾人皆沈默──根本沒人想打這場仗。

「那我就先說了。」魏無羨環顧週遭一圈。「我的計畫是請大家正大光明到溫家仙府前挑釁,盡可能把他們的人引出來。」

全場嘩然,這什麼爛主意?!協助江家的人才多少,溫家的人可是這邊的三倍!

江澄冷靜地問:「然後呢?」

「不用和他們正面打,引他們到靠近江陵城的東南方。之後由我接手。」

一個與金家交好的世家子弟斜睨他,語氣充滿不屑:「你?你能做什麼?」

「這你們不用管。總之不要戀戰,把人引往東南方那片山丘去就行。到了約定地點也不用回防,各自逃開往安全的地方去便是。」魏無羨轉頭面向藍忘機,「含光君,能麻煩你擔下誘敵這個任務不?」

藍忘機盯著他。「...你想做甚。」

魏無羨尚未答話,江澄已先道:「藍二公子,就這樣決定了?」

藍忘機轉向江澄,眼角瞄到魏無羨下意識地放在腰間漆黑笛子上的手。

「趁鄰近地區的溫狗尚未集結完成,我們得殺他們個措手不及,這樣才有勝算。」其實江澄自己也很想上戰場,但魏無羨以他是宗主,理當為總大將不宜做先鋒為由拒絕了。「就這麼決定吧,明天出發。」

這個計畫江澄和魏無羨其實早就商量好了,江澄知道魏無羨打算使用鬼道,也見過他御鬼的本事,因此同意了他的想法。並且為了給江澄建立威信,他們原本就不是真心想聽其他人的意見,也沒有打算給其他人反對的機會。

其他世家的支援人手只能面面相覷:這這這,這什麼鳥計畫,根本找死吧?

藍忘機看了地圖才發現,江陵城郊東南方是陰宅的風水寶地。

心裡隱隱感到不安。

-----------------

那是魏無羨第一次大規模吹笛御鬼。藍忘機依照計畫,帶著幾乎來支援江陵戰局的所有人,將溫家修士引至江陵城郊那片墓地時,眾人先是聽到了清越的笛聲,接著,地面上一具具屍首破土而出化為凶屍,因接收魏無羨的指令並不攻擊自己人,卻毫不留情地攻擊敵人,將溫家修士打了個七零八落。然後,戰死的溫家修士再繼續被魏無羨煉成凶屍,自己人打自己人。

不到一日,這戰役就畫下了句點。江氏這一側只有一些人在誘敵時受了無性命之憂的輕傷,無人死亡;溫家則幾乎全軍覆沒,死傷慘重。

根本是一場粗暴的屠殺。

站在丘頂,看著溫家修士一個個倒下,凶屍卻愈來愈多愈戰愈勇,江氏聯合軍歡呼著,對魏無羨的能力又驚又嘆,讚美不已。

只有藍忘機看到他蒼白而疲倦的臉,額上細細的汗,以及微微顫抖的手。

藍忘機的眉頭深深鎖了起來。


會寫這篇是因為我體驗過這種困擾。明明沒什麼,別人卻肯定的說我跟誰誰誰不合,還說大家都知道。可是我真的沒有跟那個人不合啊,事實上我跟他沒交情也沒交集,為什麼被傳成這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魔道祖師》兩萬字超長評

我的魔道歌單

【魔道同人】水火不容(下)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