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有恒

以理工求真精神從事三十年學研的文史工作研究,尤精學術辨偽.辨偽內容遍中國音樂學,崑曲學,文學及戲曲學,史學,中國古典學及經學,與佛教史.及新詩創作人,出版著作計數十種.並天文物理研究者

從偽銘文看上博〈子仲姜盤〉之係偽青銅器

從偽銘文看上博〈子仲姜盤〉之係偽青銅器


1997年,上海博物館蒙香港富商捐其所收藏之所謂春秋時代的〈子仲姜盤〉。在之前,後來已因購入上博偽簡而自殺的上博館長馬承源及副館長汪慶正曾赴香港親見收藏之富商,馬承源見後,並寫下了一篇《跋子仲姜盤》,後來1997年公佈。


其實,像是對青銅器真正內行的識別者的常識,一如何晞在〈青銅時代〉一文內所說的:


『器形辨偽:中國古代青銅器的器形鑄造有一定之規。偽器或模擬器的器形,往往形似而神不似,更有甚者憑空臆造,作成怪異的器形以嘩眾取寵。因此,遇到新奇的器形務必小心投資。


銘文辨偽:……古代銘文的字體結構以及內容也有一定規範,凡遇與常規不合者,須謹慎對待。』


這個海外富商所收藏的所謂春秋時代的〈子仲姜盤〉,如果以上述二點來看,完全符合偽造之青銅器之列。不料,馬承源全無警覺心,一見當下,崇如搗蒜。


這個所謂的〈子仲姜盤〉,真是『怪異的器形』,一如馬承源介紹的:『其間最奇特的,是飾有立體的魚、青蛙和水鳥等動物,不僅以往西周時期在盤邊上的鳥已浮游于盤中,而且不論是何種動物,都能在原處轉動360度。這種藝術裝飾手法上創造性的改變是前所未見的。』按,尤其在周朝的封建時代,所謂奇巧之器是在所必禁的,而且像此種『動物,都能在原處轉動360度』的技法,只能令人想到是清朝乾隆在故宮裡西洋傳入的奇巧之玩物的巧思,而此種的青銅製程,一如馬承源所析的:『屬於分鑄技術,但是在較薄的盤心內要嵌鑄一群動物,且能作360度的穩定轉動,……轉動的軸在盤內垂直卡住抽不出來。在合范澆注銅液時,軸和盤插進只能保留一層極薄的泥料,在銅液高溫作用之下如何保持泥料敷填物不脫落變形和較薄的盤心不漏水,實在是高難度的技術問題』,而且馬承源還承認『一般認為春秋早期是青銅鑄造技術停滯或退步的時期』。但還不知警惕眼前所見實為今人所匠心獨造的偽古物,還歎為觀止地認為『子仲姜盤的鑄造技術,體現了這個時代鮮為人知的新的技術高度。』而不知此實為現代人結合現代工技之下的仿古巧玩。


而再看一下此偽盤內壁上刻了銘文六行計三十二字,也是一看就知道不合歷史常識,其銘文曰:

『隹六月初吉辛亥,大師作為子仲姜盨盤,孔碽且好,用祈眉壽,子子孫孫,永用為寶。』


馬承源覺得,依其書體,『介于春秋早期秦晉之間,可能晉人書體的因素多一些』,他釋銘文裡的『大師』,乃《周禮》所說的職掌樂曲音律和教授詩的官員。而『子仲姜』,是『姜姓之女』,『仲』是字,而認為,『子仲姜』的前標示了『子』,『其意為內子,子仲姜就是內子仲姜』,故認為此盤是『大師為其夫人子仲姜所作』。因為他認為書體為秦晉風格,但秦國職官沒有大師此官名,所以認為此為『晉器』,而又指出:『青銅器銘文中女子姜姓多出于齊,齊是姜姓大國,子仲姜下嫁于晉國的貴族』。於是把偽器訂為春秋晉國之器,以子仲姜乃齊國國君之親屬而下嫁給晉國的大師。


不過,齊國以王女下嫁外邦之君主或其子者有之,未聞以齊王之尊,把女兒之一許配給至多和它平行的晉國的一個下官的太師,豈不滑稽而不合禮數。而且,此種所謂太師之贈夫人一個青銅玩物的盤,也是在出土青銅器裡見不到,而只有來路不明被有錢人買下充當傲人之收藏物者始會買得出手,正合於偽青銅器的『古代銘文的……內容也有一定規範,凡遇與常規不合者,須謹慎對待。』但馬承源毫無警覺心而當成真物歡騰不已。終於受贈而入藏於上海博物館,實令人歎氣。而有關此一偽青銅器的偽造時間及其銘文裡的“太師“所指,另見吾人〈偽青銅器〈子仲姜盤〉乃偽造於1986年以後,器主“太師”指周太師尹吉甫〉一文。(劉有恒,2020,6,29於台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