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靈姝

終身與文字為伍的行銷人|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More about me:https://sites.google.com/view/lingshu1019/

▇ 思生活 ▇ 看不見,不代表做不到:【夢想視務所】集資計劃

100 次在黑暗中試誤,只為爭取 1 次在微光中看見幸福...

一定要來跟馬特市的好朋友們分享這個我忙碌了四個多月的專案,也懇請對內容或議題認同的話,踴躍支持,為視障朋友爭取一線曙光喔!❤❤❤

#夢想視務所8/22正式上線

希望每一個人都試著看見
那些看不見但真實存在著的努力:
不只是在他們身上,還有我們自己。

*****

今年初我離開工作了十五年的出版業後,展開了半專案半自由型態的行銷工作。在農曆年後休息的那兩個月期間,因緣際會的認識了現在的工作夥伴暨美女老闆,又透過她的牽線認識了PAVI —台北市視障家長協會的夥伴們。

記得第一次的閒聊,談到關於視覺損傷及障礙者遭遇的困境,以及協會27年來致力於爭取和推動的各項平權服務,內心就有一股自然升起的衝動和感動,這跟我家隊友不就是一模一樣的一群傻子嗎。許多在這個社會上存在的重要議題,沒有人做,又或者不夠多人在乎,又或者不一定與一般人有關,沒關係!那我們就挽起袖子,自己來做!

於是我成了這個議題募資案的PM,也是我在正式轉職後,第一個負責的大型專案,今天在嘖嘖募資平台上線了:「夢想視務所:100次在黑暗中試誤,只為爭取1次在微光中看見幸福」,這是一個為視障者的就學、就養、就職平權而進行的定期定額募資案。

四個月的籌備期間,實在太多有說不盡的細節和故事了。從募資案議題的發想開始,我就感受到所謂「倡議」的困難。

什麼是與你與我都有關的事?

一個「社會議題」要能夠被看見,並不是呼天喊地就會得到注視的,世界上有這麼多重要的事,有這麼多需要被幫助被扶弱的團體,但我們要的,並不是分一杯羹。仔細向內探索,什麼是這個議題裡,最應該被看重的事?什麼是與你與我都有關的事?我們怎麼做,才能讓更多對這個議題有感的人,有機會投入,一起來參與,讓一件好事來得更好?這才是倡議的目的。

「視覺」是人類認知學習最基本和最主要的管道,欠缺視覺的視障者,必需一直在無明中摸索出路,心裡的煎熬和渴望,一般人很難體會。

做為一個暫時的明眼人(科普一下,台灣每年有上千人因疾病或意外而成為中途失明者,其實不算少數。)如果想到視覺障礙者的職業選擇,第一個冒出的念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一樣吧?誠然,不管做什麼職業來自立,都很可敬。但即便是明眼人如你我,也不希望自己一輩子被認定只能做某一種職業。

視覺障礙者面臨的困境正是如此,不管是學習的資源或就業的管道,當然還有社會大眾的眼光以及刻板印象,這些在在成為他們的某種囹圄,框限了他們對未來的追求與想像。

在參與專案的過程裡,因為要能夠為他們訴說故事,也接觸和訪問了幾位視障的夥伴。過去慣於商業合作互動的我,「合宜的溝通」是家常便飯。但是在跟視障夥伴或其家人接觸的每一句對話裡,我都深怕自己白目,不禮貌,怕冒犯,怕踩雷。我怕我問出的每一個問題都像是在揭人隱私,都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每一件在我「看起來」理所當然的事情,我笨拙而乏力,不敢說自己可以「同理」視障者的處境。連在聯繫宣傳合作的對象時,我都抱著戒慎恐懼的心情,然後被自己極為有限的詞彙卡住。

她問我:妳為什麼想做這個案子?

有位視障心理師KOL在線上與我們開會時問了很多問題。因為我並不是協會的成員,我是「外包的行銷」,她的聲音溫暖動聽,但略顯犀利的問:「靈姝,妳覺得妳為什麼想做這個案子?妳覺得這個倡議和內容,真的能夠感動其它人,讓他們重視視障者的處境,並且捐款支持協會嗎?」

坦白說。
後面這個問題我當然沒有辦法承諾或保證。但是第一個問題,我只有一個誠實的答案,那就是因為我自己看到了,感受到了,而我愈深入,就愈發現自己的無知,以及自己的幸運。

我認識了去年那位在北一女新生表演中爆紅的全盲女孩,立翧。

立翧爸爸帶著她一起來協會參與影片的拍攝,小時候的立翧曾接受PAVI的早療服務和課業輔導。她活潑開朗,卻又專注的聆聽我說話,她說喜歡閱讀,更喜歡寫作,最近她迷上了手作,可是要上暑期輔導課天天考試很煩啊,完完全全就是一個16歲高中女孩的甜萌樣。

每一次看立翧跳舞的影片我就想哭,就連當天當著她和爸爸的面前談到,我也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真的是很毋湯的濫情鬼。

我在音樂培訓中心遇見一整個視障者樂團,他們操作樂器,以敏銳的音感合作詞曲,他們是保溫箱裡的音樂家,能歌能演,即將在舞台上呈現音樂劇。

我認識了美麗的鄰家女孩,視障主唱嬿甯,她幫忙這次募資影片的旁白配音,錄製的聲音讓我在錄音室裡起雞皮疙瘩。然後她還是一位頌缽治療師!(我立馬跟她說拜託等案子上線了一定要讓我去被治療一下 )

我在協會的辦公室裡看到由視障工程師組成的資訊工程團隊,他們不只負責整個協會的官網營架設和電商維運,更受邀協助為企業檢測或建置無障礙的資訊環境。在這之前我真的完全想像不到,所以,視障者要怎麼"逛網站"?

工程師組長阿倫,他酷酷的,但是在他專屬的電腦前操作示範如何以輔具連接撰寫程式,完全專業,一點也不像「看不見」的樣子。

募資平台窗口大丁跟我們一起參訪時,蹲在電腦前驚嘆個沒完。大丁說,他以前也曾經當過工程師,所以真的非常非常驚訝。

驚訝的豈止這一樁,我們在協會看到夥伴們手工製作的地球儀,點字書,點字教材,各式多媒材的學習輔具,工具,文具。純手工,真的純,手,工。剪,貼,黏。因為視障者看不見,所以很倚賴觸覺,要利用不同的物質觸感,讓他們可以用摸的方式來學習,來一點一滴認識這個我們習以為常的世界。

就是這樣,我愈看見,
愈覺得自己沒看見的東西,還真多。
我怎麼會以為自己是一個「明眼人」呢?

在我像是告解般的跟對方說完心情之後,她們很快的回覆同意合作的信件。關於「認同」這件事,在我的經驗中,永遠不能缺少真實的感受。

這次的案子也是一樣的,所有和團隊成員反覆琢磨修改的文字,訴求,影片,回饋品的設計,方案的擬定,廣宣的溝通,我常常與兩個我共存,一個是心心念念求專案完成的我,一個是只希望這一切的努力都能夠幫助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的我。

她們偶爾會矛盾打架,但經常都是後者打贏。我不斷自問,這些所有的「規劃」,這些消化融入之後的重新訴說,能不能夠讓我們想傳達的價值夠清楚,能不能具體的,深入的,在現代人很有限的時間裡,去引起一絲絲共鳴的篇幅?

現在就是那個時刻。是我謙卑的想邀請各位的時刻。

請給這些看不見的朋友一起被好好看見的機會,【夢想視務所】不是一個虛擬的專案名稱,它真實的存在著,它勤勤懇懇運作了27年,幫助了許多在黑暗中摸索的生命,陪伴他們發現自己有許多極為亮眼的能力,陪伴他們度過心靈的無助,陪伴他們的缺乏,更成為他們世界中最重要的微光。

我們希望訴說的,是無論是明眼人或視障者,都別讓身體或他人眼光侷限了自己,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創造與追求自己喜歡的事情,努力實踐內在的天賦與夢想。有時候,只缺一個鼓勵,一個機會,一點認同,或一個支持的微笑。

最後說說容容姐。她的孩子鐘鐘是重度視障,從協會初成立時她就是創始的參與者之一。她親切的跟我們聊天,拍攝的時候說了好多協會帶給她和家庭的幫助,在二十幾年前,真的沒有太多資源能讓鐘鐘學習,如果不是因為協會裡處境相同的父母們相濡以沬,互相陪伴,為孩子奔走和準備,真的不知道這條漫漫黑暗路要怎麼往前走。

鐘鐘參與了協會舉辦的多項課程,包括最近邀請的專業繪畫老師教導的多元感官藝術創作,他在繪畫上很有天份,容容姐露出母親的慈祥笑容,然而略顯疲憊的她在鏡頭上說著:「真的很希望這樣的課程能夠繼續下去......」

(((嗚。))))

拜託我的朋友們一定要看一下內容噢。真心期待大家一起來看見他們的努力。【夢想視務所】集資計劃。成為視覺損傷者的幸福微光:https://bit.ly/3QIqpR1



因為本名很特別,就不再取暱稱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闖盪元宇宙囉。我是靈姝,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如果你喜歡,就幫我拍拍手吧。↙↙↙↙
❥IG:
情書之道 | 個人:自介網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 思生活 ▇ 文案工作與成效考驗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