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顏的生活小站

希望平淡的文字裡能有瑣碎的光,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希望喜歡都會有回應

初雪:時間是殘忍的,也是生命所賦予的溫柔

發布於


晶瑩剔透的白,緩緩飄落,落在了為禦寒所戴的帽子上,落在了孩童驚詫的眼裡,落在了我心裡。那是一年初雪,也是我所見過唯一的一場初雪,入冬了,即使身在上海,雪也是不常見得的,孩提時的我伸出了手,想像電視裡一般在手上掬出個小小的雪堆,但稀薄的雪觸到了溫暖的手心便融了去,手上甚至難以察覺實物碰過的觸感,雖不能如想象中堆雪人、打雪仗,我卻依然掛著有些誇張的笑容,冒著雪從街上的這頭奔到那頭去,到了轉角處望望仍緩緩踱步在後頭,也欣賞著雪景的祖母,又緊奔了回去。祖母的眼裡也染著笑,卻不像我這未見過世面的小丫頭般毛躁,而是刻意的放慢了步調,靜靜漫遊在仿佛因那層薄幕而阻斷了上海何時何地都在“趕”的氛圍。


後來,回到了臺北,家鄉自有它的好,生命裡卻再沒有那樣歡喜的一場初雪了。冬日,不用再裹上一層又一層的厚夾襖,甚至羽絨服都被埋藏在了衣櫃深處,不再需要了。一開始,我不適應這裡的一切,繁體字、食物、學校……但最不適應的,仍然是“步調”吧?上海人追求快,做什麼都講求效率,追求最一致的管理辦法,臺北也“快”,卻仍能夠在街邊咖啡廳看見偷得半日閑的人們,或淺寐著,或手裡捧著一本書,隨意而輕鬆的閱覽著,在臺北生活的久了,我漸漸成了這“真正”的居民,上海的影子在我心裡緩緩離開,開始盤根發芽的,是臺北人那有些俏皮的,與時間的相處方式。


時間是殘忍的,也是生命所賦予的溫柔,在有限的光陰裡,才能容納所有的不期而遇和久別重逢,讓所有意外,停滯在心裡,成為歡喜,成為想念。


那場初雪所帶來的悠閒是意外的,上海仍然是那個繁忙的世界經濟中心,那時的我時常呆呆看著路過的人們臉上的神情,直到現在我還依稀記得,是嚴肅、不耐、深鎖著眉的,不安的眼裡清楚倒映著前方的屏幕,人們在路上行走的同時盯著手機,怕錯漏了任何一條訊息,是怎麼樣的忙碌,才會讓人們無法安心的看一看周遭的樹木,聽一聽悅耳的鳥鳴?是誰給予的責任,讓人們二十四小時都窒息的呼吸著?隨著科技進步,人們對於時間的認知越來越“精確”,每年每月甚至是每分每秒,皆有著“精確“”的安排,可曾有人思考過,這樣的忙碌,還有時間用心去感受嗎?生活是否會就這樣流於形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