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喜歡思考與寫作,愛好騎單車。目前主要關注「自戀」與「無條件基本收入」的主題。 個人臉書專頁「納西斯花園」,Gitbook 電子書「自戀筆記」。

真的只有資質好,人生才有選擇嗎?

那天線上對談後,跟一些朋友們聊當天對談的內容,大家都不例外地,先稱讚我有一個很棒的小孩,然後說「如果不是資質好的小孩,這樣放著讓他自己決定一定會有問題」;也有熱血高中老師回覆我「就我了解,家長的經濟能力如果沒有到相當的程度,小孩沒有適當的援助,再多的相信也只是迷.. 信,再多的等待也只是.空..等,總之,如果沒有父母作後盾,小孩想要出頭天,就憑運氣囉! 」。

真的就只是我運氣好,生了些資質好的小孩嗎?資質不好的小孩就不可能有自己選擇的人生嗎?這麼多的聲音讓我想要再好好思考一下。

確實,先天資質好就有優勢是毫無疑問的。回想自己與小孩的情況,雖然不在意成績,但是因為很輕鬆可以考好,自然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別的事情;因為成績好,得到很多的讚賞與肯定,自己當然有信心,敢於嘗試與選擇。

當下我無言了。

是啊!我們家就是一般所謂的「人生勝利組」,否認就顯得太矯情了。

對這些情況,心中卻有股說不出的鬱悶。

也有許多其他來自「人生勝利組」的聲音,大家卻也都不例外的,對於過去只能被安排著往所謂的好大學前進,沒有去實現自己的選擇,感到唏噓。

結果資質好的一樣沒有選擇。

我更鬱悶了!

然後一位同事說,他開同學會,當年成績好的,都在當一些公務員或是老師,目前痛苦的等待退休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反而當年成績中段的學生,開著雙B進口車,享受著自己目前的人生。

他的結論是,成績不要太好也不要太壞是最理想的。

這太令人困惑了!台灣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這問題很大,難以短時間想清楚,我先想想我自己的經驗。

我回過頭再想想,我除了給孩子有自己的選擇之外,還做了些什麼是對他們有幫助的?這或許需要我的小孩們回饋才能比較準確(呼叫小孩們回應),我自己先自以為是的說看看。

首先,我愛玩。或許是天性不喜歡枯燥,他們小時候即使吃飯也會玩遊戲。陪他們玩的時候總喜歡想些怪點子,同樣的遊戲用不同的玩法,或許鼓勵也刺激了他們不同的想像。

其次,陪他們看很多書。真心覺得現代的兒童繪本真是越來越好,很有趣又不枯燥。愛玩的我常常用不同聲音去扮演故事中不同的角色(老二小時候曾經認真的問我,我的喉嚨是不是住著一群小人,哈哈哈)。真心覺得遊戲是很重要的、讓小孩體會不同角色、訓練同理心的活動。

還有就是我也算有點天生反骨,喜歡批判主流觀點,或許也讓他們有不同的思考訓練。

所以,我的小孩是因為很幸運有我這樣的老爸?

或許真的,父母並不是無為而治就可以解決問題的。

同樣的,我的作法一定也有很多父母覺得做不到,這也是很實際的問題。或許,這就是我們期待教育該做什麼改變時,可以去思考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想法,歡迎大家一起討論。

1 篇關聯作品
升學17台灣467教育114在線問答150
164
164

回應19

只看衍生作品
  • 寓森
    關聯了本作品
  • Davina
    關聯了本作品
  • 寓森
    關聯了本作品
  • 張旭誠
    關聯了本作品
  • 站上有一篇相關文章:「天賦」是可以後天培養的嗎?

    「天赋所需要的某些特质可能是先天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创造力和工作热忱是可以后天培养的。例如,在孩子有好奇心,爱问为什么、看到新事物爱去捣鼓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引导他去观察、保护好他的好奇心、鼓励他去探索,这对于他创造力的培养会有很大帮助。」

  • 我是老大,我也覺得必須先將前提說清楚才能談論「資質」。

    我其實並不覺得自己真的有多少資質,絕大部分是文化資本的累積,父母親的教育程度當然也佔了不少決定性因素,經濟方面的支持更不用說,在台灣大多數的情形是,有一定的經濟水準才有辦法讓小孩多方接觸各種才藝等等不同的領域。

    但這篇討論主要的重點是關注在父母親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究竟實質上做出了什麼選擇或決定,或應該抱持著什麼態度,才會讓孩子在人生裡「有選擇」。所以先暫且把前提放在一邊,但我想這個前提若要能夠流動,國民教育勢必要提供更多資源在藝能科,教育的方式也得做出改變,讓接觸藝術或其他被歸類在「非考試項目」的機會不再被經濟及文化資本壟斷。

    以下進入正式回應:我認為父母從未阻擋我去嘗試任何事物,就算我並未在那個項目或領域表現得特別突出,他們也不會因此責罵我「沒有天份就不要學了」、而且當我喪失興趣或為了自己的時間規劃選擇終止,也不會強迫我繼續學,完全尊重我的決定。我想這讓我學習自己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雖然答案也是不斷在變動中。另外就是父母親都愛讀書,家裏從來不缺書籍,給我接觸不同世界的機會,尤其因為爸爸是精神科醫師,他關注的關於人的心理的幽微變化與矛盾,也引起我非常大的興趣,而家裡也有許多描繪這些心理的書籍。這方面可說是受爸爸影響非常多,總是想把人或事物「搞清楚」(但數理方面就...力有未逮...)的欲望,有時也是蠻折磨人的啊...而且每當閱讀這些書籍後,爸爸從來不避諱討論這些,或許難堪、羞恥、悲憤的心理或精神狀態,我想父母親能做到不避諱跟孩子談任何事情,應該是有相當的難度的。但回答到這邊我還是不知道這些跟人生有沒有選擇的確切關聯啊...大家就做個參考吧...(不負責任結尾)

  • 寓森你好,如果以赚钱为目标的话,跟成绩也无关啦,社交重要但也要平时家长引导。可是教育的目的并不是赚钱诶,可能这种想法也反映了当下社会对赚钱的重视吧。

    • 金錢確實是社會衡量一個人的成就的重要指標,但是我很少看到家長對小孩的期待是以賺錢為首要考慮的。我相信他們不是心裡很想要而不敢說出口,而是真的不特別期待。這跟金錢多少帶著一些負面的色彩有關,還有就是中國人對於錢有明顯的「命定說」,能不能有錢是天意決定的。

      所以有九成以上的家長都會說,期待小孩有「穩定」的工作跟收入,平順的生活就好,不求什麼豐功偉業、出人頭地,不要掉進社會底層辛苦度日就阿彌陀佛了。因此思維就是「安全」,跟著社會的主流走,有機會爬高一點是一點,別做什麼冒險的事情。興趣不能當飯吃,先填飽肚子再考慮其他的。

      於此同時,大家其實默默地受到傳統文化的影響,對於成為知識份子還是有所期待。可惜的是,期待的是「知識」的社會地位,而不是知識本身。於是技術的地位在集體潛意識中被貶低,導致明明有良好的技術就可以有穩定的生活,卻優先被放棄了。

      教育制度就這樣被「安全思維」與「知識地位」的夾擊下扭曲了。

    • 父母總是希望子女過得好,他們"以為"用這樣的方式是正確的,可惜正確的道路從來就不存在。社會變遷的速度太快,在人們還沒找到下一條正確道路之前,世界又變得不同。我們不可能期待所有人都懂得反思,但也不須要責備任何人,或怨懟這個環境社會--因為,這並非任何人期望的結果,抱怨也無法改變現況。重點是,現在環境是這樣,而我們能做什麼?

  • 我是老三

    其實就我的看法,我的家庭不但有足夠的經濟資本,還有著文化資本,父母有好的觀念,可以用好的態度教育小孩,這似乎不是一般家庭能夠做到的。

    所以真的是「資質」嗎?我承認如果沒有父母的基因,我在課業上沒辦法這麼輕鬆混過去,但如果父母的態度就像是一般父母一樣,就如同文中講的,只希望我多讀書、考上好大學,我相信我現在也沒辦法在這裡說這些話。

    資質好可以讓你走得比較快,但開放的態度才能讓你的路更寬。

    #所以家長的教育也很重要啊!

    • 你说的很对。据目前的研究,后天的环境对人的智力影响是巨大的,智力具有生成性。一个人出生后,父母的关系质量以及对孩子关注的程度和回应的质量,直接影响着TA的心智品质,也就是文中人们所说的“资质”。其中,文化资本(以及社群资本)比经济资本更重要(如果经济上不至于拮据到影响基本的生存和自尊的话)。如果父母有开放的心智以及活到老学到老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那么,这样的家庭的孩子在长大后一定会有更大的可能性获得健康而幸福的生活。

  • (我是老二)

    大概就是會覺得任何事情都很有趣什麼都想碰一下,常常好奇而且要追根究底,感覺很簡單可是我覺得這些在長大後有非常大的影響。而且對各種知識是以好奇心出發的,沒有被義務教育搞壞求知的胃口。

    反正就是好奇心重跟愛玩啦,耐心(or自制力)可以後天磨練,但玩心很難再培養。

    而且誠實的身教才是最有用的。

    • 想問,你所謂的耐心or自制力是指什麼?我的體會是,能夠對一件事保持長時間的專注,能夠浸入式地高效學習或做事是一種寶貴的能力。這個跟你講的「耐心or自制力」有關嗎?

    • @纪小城 是的,就是指專注投入到一件事情中,甚至深入地學習。我的想法是,像這樣認真的前提是覺得「好玩」且確實喜歡,所以有「覺得好玩」的動機是很重要的,那是別人給不了的。

  • 家庭的經濟能力的確是一道門檻,但所謂的「無為而治」(我不覺得這只是無為而治,其實這位爸爸你默默地也用自己認同的方式做了很多,讓出給孩子自己選擇的空間,本質上也是一種很積極的作為,不是嗎?)卻不見得是高於門檻就能做到。

    我覺得多數時候中產階級中上層的家庭最恐懼、最捨不得脫離常軌,在這樣的環境中,有選擇能力的孩子實際上能自由選擇的空間,往往反而是最小的。

  • 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读者,但是“當年成績好的,都在當一些公務員或是老師,目前痛苦的等待退休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反而當年成績中段的學生,開著雙B進口車,享受著自己目前的人生”这个情况真是谜之相似😂。

    好想看到小孩们的回应XD。

    • 這真的是中國人的宿命嗎?看來真要反抗才行了!@劉昭陽

    • 台湾与大陆,在教育思想上,没有两样,依然是儒家传统,且台湾更显在一点,大陆这边表面上是马学,但骨子里依然是儒学。我以前说过,这个教育体制就是一个政治集团的成员选拔和权力分配体制(当然不是核心权力),一般来讲,越成绩好的学生,说明在这个体制化教育中投入的精力和时间越多、越乖顺,久而久之,其思维和脑筋(神经回路)就被塑造和固化了,那么,这些成绩靠前的学生便自动成了这个体制最需要的“人才”。这是权力体制维持自身再生产的必不可少的闭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