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納

黎明天光,百納海川。平時正經,有時壞掉。敏銳度高低落差大,喜歡故事創作、影視作品分析,亦是社會觀察者。自知才疏學淺,敬請指教與分享。

《愛x死x機器人》-〈茲瑪藍〉執著的魅力

茲瑪,就是生活的動力。


親愛的朋友,我一直在追尋藝術的極致,從地球至宇宙,每一處都有我嘗試的痕跡,就像我的身體一樣,不斷改造成現今的模樣;我的眼睛能夠分辨超乎一般人了解的色彩,高技術合金成為身體盔甲,無須穿上太空裝,便能遨遊宇宙。

然而,我卻沒有找到極致的代表。

我打算展出生平最後一項藝術作品,回歸初衷。


茲瑪 Zima




茲瑪曾在城市展出畫作


《愛x死x機器人》的系列動畫短片,若要挑選一部印象最深刻的作品,便是〈茲瑪藍〉。迷人的藍色,神秘的藝術家,透過一位女記者的口白,開啟序幕。

九分鐘,說一個回歸的故事。

精采絕倫的焦點,並非是故事最後揭開的真相,而是茲瑪如何將想法推至極致,以至於改造身體來登入宇宙──執著。驚人的執著與貫徹的執行力,造就茲瑪的藝術成就,然而,他真正在乎的精準度,卻失去未來的焦點。

如果焦點是一個圓,茲瑪看見的圓不是未來的自己,而是過去的自己;最終他所落入的圓點,實際上是原點,而影像也在最初及結尾相互映照。


女記者的船艇前往茲瑪的住處
前張向右前進意味著未來,而結尾向左象徵回歸過去。


如同兩條向右與向左的線條,切開茲瑪藍的表皮,我們終於見到茲瑪的真實面貌。



執著的魅力


茲瑪,就是生活的動力。

也許你喜歡一早醒來,聽著爵士樂的律動下床;或是工作時,踏著軟墊、抱著玩偶,便能有種「小人退散」的勇氣,面對職場的各種難題。

Zima之所以動人,在於它的極致精神,還有「你有多麼想要」的執著。

猶記大學即將畢業之際,指導老師問我,之後是否要走影視編劇,我說會以這個為目標,他說了一句:「台灣不缺編劇。」我愣了一下,聽著影視產業的艱辛,其實也都已有耳聞。

雖然不是被懷疑寫作能力,卻仍不禁想著,寫故事是否有未來,或是未來的那個圈子,究竟適不適合自己。

幾年過去,從事與影視不那麼相關的行業,由於經濟因素,生存的壓力總是得先處理,然而職場如戰場的瞬息萬變,將我推向一個點──如果,終究得要受到這些委屈與不堪,那麼為何不選擇自己比較喜歡的那個呢?

累積的負面職場經驗,讓我體認到,就算影視產業很艱辛,至少也是我喜歡且想要做的事情,並且……我也從過去的經驗累積到一定的豁達,回憶起某位長者曾經說過:「沒有適不適合,只有你想不想要。」

其實並不是只有「追求」適合激勵人心,「放棄」同時也是;有時候,你得放棄那些傷害你的人事物,你才能繼續前進。

執著的相反不是放棄,而是原地不動。

茲瑪選擇放棄身軀,前進初衷──茲瑪藍。


我也正在路上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