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erence

我們是Limerence,癡迷藝文的社群。Limerence意為羅曼蒂克的感情,代表我們對文學、電影與藝術的熱衷,以及想和各位分享的渴望。

髒話和性愛交織的非主旋律戰爭片──【鍋蓋頭 JARHEAD】(下)

發布於
「一個故事,關於一個使用了步槍多年的男人,他上了戰場,後來他回到家後,看到自己不打仗可能會做的事情:建房子、愛女人、幫兒子換尿布。但他將永遠是一個,鍋蓋頭。所有鍋蓋頭,殺人的,或是凋零的,他們也將永遠是,我。我們仍然在沙漠裡。」
G大隊的同袍們。

撰文: Tsuba

--

上週我們揭露了【鍋蓋頭】中所粗獷描繪,軍中的瘋狂。今天要帶大家看的是,當一切結束時,JARHEADS們的空虛與留存下來的那些事物。

「甚麼病都有SOP,但發瘋沒有!」

當主角史沃弗意外得知自己的心上人正在和一位旅館經理亂搞,正焦慮煩躁的時候,他的同袍收到了家鄉的女友寄來的電影,說是要讓連上弟兄們一起享受享受,但播出來的卻是女友和隔壁鄰居的性愛影片­──原來女友早就受不了他跑去從軍,這部片就是對他的抱怨和復仇。史沃弗的隊友一時情緒崩潰,踹翻了椅子,抱著頭開始失控,大喊著:「我要回家!我要離開這他娘的爛地方!」隨即被人拉出康樂室。但其他人卻仍起鬨著要看完、要好好地爽一下。隊友克魯格旋即抓起主角,對主角大吼,說這可是隊友的女友,你怎麼這麼沒血沒淚!主角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想體驗一下看著自己的馬子被其他人上的感覺是如何。」導演對主角的情緒沒有下達太多的演員指示,只用短短的一句話來呈現,但這一句話就已經足夠有力量去表達主角萬念俱灰的感受。

主角被派駐邊境,保護盟國的油井。

不開槍的兵團:狙殺與搶功

主角跟著沙漠士兵團在伊拉克駐軍了四個月,每天都在等待上任務的機會。隊上有同袍十分期待開槍,總口口聲聲地說要殺光那些伊拉克渾蛋,但也有滿心想著退役的人存在。他們乘著吉普車在熱浪中巡邏、喝水、巡邏、喝水,重複這樣的動作不下上千遍,最後終於讓主角和搭檔卓伊得到了殺敵的機會:被命令狙殺一名在哨塔上的指揮官。他們長途跋涉、穿越交戰區,來到最佳的狙擊點,史沃弗架好了他的槍,卓伊測好風向,一切準備妥當,便請求了總部准許開槍。總部下令准許開火,史沃弗便凝起了目光,手指放上扳機──這時門被踹開,長官大搖大擺的走進來通知他們不用開槍了,空軍會轟炸,他們只要看表演就好。最後,主角一行人始終沒有開過一次槍,那些怨氣和期待最後只能在回國前的瘋狂派對上隨著子彈噴往天空。

我,是鍋蓋頭。我們仍在那沙漠裡。

結語

究竟史沃弗和陸戰隊員們成為「鍋蓋頭」的意義是甚麼呢?經歷過了這些狗屁倒灶的訓練、馬子的背叛、和上級的汙言穢語之後,只剩下了滿滿的疲累和悵然若失的感覺。史沃弗在伊拉克看到了燒成焦炭的屍體、污辱屍體的無良隊友和搶功的長官後,最後回到家鄉美國,曾經的戰友紛紛回歸正常生活,有人當了業務經理,有人當了超市店員,也有人做了不法勾當而死亡。這部片探討的是「軍人的心路歷程」,而不是「英勇的戰鬥或英雄」;它能使人反思和感嘆,而不是使人熱血沸騰、一頭殺意。或許「鍋蓋頭」的人生就像史沃弗所說的一樣吧:

「一個故事,關於一個使用了步槍多年的男人,他上了戰場,後來他回到家後,看到自己不打仗可能會做的事情:建房子、愛女人、幫兒子換尿布。但他將永遠是一個,鍋蓋頭。所有鍋蓋頭,殺人的,或是凋零的,他們也將永遠是,我。我們仍然在沙漠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髒話和性愛交織的非主旋律戰爭片──【鍋蓋頭 JARHEAD】(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