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erence

我們是Limerence,癡迷藝文的社群。Limerence意為羅曼蒂克的感情,代表我們對文學、電影與藝術的熱衷,以及想和各位分享的渴望。

那些過目不忘的文學開場白(二)

發布於
想寫好小說?從你的開頭開始做起。想寫好開頭?看看這些文學大老是怎麼辦到的。

撰文:Solaris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寫小說也不例外。一個小說的開頭,往往決定了整個作品的走向,而一位優秀的作家,只消用短短幾句,就能點破作品主題,奠定書寫基調。在此小編分享數個經典的開場白,看看這些作家是如何在第一頁就抓住讀者的心。

「羅莉塔,我生命之光,我慾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羅一莉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羅,莉,塔。」――《蘿莉塔》

納博科夫擠身當代最受歡迎的小說家,他從俄國流亡到美國,但英文造詣之深,甚至用英文寫出經典好書,譬如描述師生戀的《蘿莉塔》。這本書影響之大,遍及全世界的讀者,連次文化也吸收了小說內容、產生了「蘿莉」此名稱,指涉生理狀態尚未發育完全的年輕女性。小說開頭的筆法即暗示了禁忌之愛的特徵,大膽、危險、不可告人的誘惑,作者高明利用「蘿莉塔」名字的三個音節,繪聲繪影描摹出那種被禁止的、卻刺激的情愫。

「一天早晨,葛雷戈.桑姆薩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大得嚇人的害蟲。」――《變形記》

膾炙人口的《變形記》,是存在主義、現代主義的開山代表作,也是德語作家卡夫卡留給世人的文學瑰寶。簡短的開頭,陳述了駭人的情節,閱讀時不禁要大吃一驚。隨著故事進展,讀者也將漸漸發覺,主角在生活中面對的種種荒誕情節,把人性的醜惡血淋淋地展示著。而全書的開頭,也為了憂鬱的主題奠下基調。

「我年少涉世未深時,父親曾給我過一段忠告,這番話我始終放在心上不斷想了又想。他是這麼說的:『每當你想批評人的時候,要記得,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擁有許多優勢。』」――《大亨小傳》

《大亨小傳》是費茲傑羅的代表作,書寫風格華麗、但隱含著巨大幻滅。書中的敘述者為尼克,1920年代在紐約打拼的年輕小夥子,在那裏他遇見了蓋茨比,這神秘的富翁卻有個卑賤的背景,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攀上社會的金字塔頂端。光從開頭就可以看到尼克父親對於自己家族的驕傲,也呼應日後不只是尼克、甚至是整個美國社會的神話幻滅。

「許多年後,奧雷里亞諾.波恩地亞上校在面對執行槍決的部隊那一刻,憶起了父親帶他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午後。」――《百年孤寂》

《百年孤寂》在世界文學的地位無庸置疑,它是寫作的最基教材之一,教導我們原來小說可以這樣寫;同時它也是拉美魔幻寫實的經典作品,對拉美文學的發展舉足輕重。這段開頭最難讓人捉摸的,就是「時間」概念。文中敘述口吻是第三人稱、全知視角,但這個視角不只能窺探角色的心理狀態,還打破了時間的藩籬,能夠來回穿梭在整個故事裡的不同時間,從遙遠的未來回憶過去。可見這種敘事人稱非常強大,它不同於一般的第三人稱,儘管全知但仍囿於時間線,要隨著故事進展而書寫;《百年孤寂》裡的敘述者看來已經完全掌握整個故事,只是打亂時間概念,更吸引讀者想要讀下去。這看似是簡單的回憶,卻隱含特殊的書寫策略。(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