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ianOuterSpace

用文字保溫,將片刻溫度儲藏在字裡行間,期許能透過書寫,讓世間多幾顆溫柔的心。

【L’s OS】完滿或消逝存於一念間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影觀後探討

發布於
這篇內容的文字較為嚴肅,寫起來不怎麼舒適,我想讀起來可能也多少會有些壓抑,不過這正是我觀影和閱讀這個作品的感受,心中又堵又悶又氣,然而在這個社會上有多少真實存在的「金智英」,每時每刻都在經歷著有意無意的壓迫?
1.內容大意與重點文字 — 嗶嗶!!前方爆雷提醒!!
2.當代女性所處困境 — 社會.家庭.職場
 a.社會之於當代女性
 b.家庭之於當代女性
 c.職場之於當代女性
3.罪惡感之中的罪與惡 — 到底從何而來?
  我們所處的社會很常玩的一款角色扮演遊戲
4.90後女孩的婚姻觀 — 不能代表所有人,但絕對是一類人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1. 內容大意與重點文字 — 嗶嗶!!前方爆雷提醒!!

《82年生的金智英》 由韓國作家趙南柱於 2016 年出版,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一個平凡家庭的成長結構與生活型態,然而卻從書籍出版,與電影上映後,掀起滔天的議論浪潮,是認為子虛烏有的憤怒?還是真實到不忍直視的現實?

“由衷期盼世上每一個女兒,都可以懷抱更遠大,更無限的夢想。”—《第一章》

金智英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上有個姊姊下有個弟弟,在婚前是位職場女性,在公關公司上班,工作能力好野心也很大,卻因為公司考量女性可能因為結婚會離職,沒有讓她在升遷名單上。婚後金智英和丈夫鄭大賢生了個寶寶,便放棄一切成為了全職家庭主婦。

這是一切轉變的開始,不只是生活模式轉變了,金智英的性格也轉變了,她的世界從滿腔熱血的未來,變成屋中四面牆組成的空間,沒了興趣沒了夢想,壓力卻一點也沒少,反而背負了更多外界眼光、婆家期許、社會壓力等等,負面的情緒累積過多,她忽然開始轉換不同角色(人格)藉由不同人物把眾人心中的、社會上不說的、大眾裝沒看見的話傾吐而盡。

值得慶幸卻也令人感慨的是,金智英的丈夫是位溫柔的人,他真心想承接住逐漸崩潰的太太,用盡了方式去理解妻子的脆弱,也願意成為她的鎧甲,然而他怎麼也不懂到底是甚麼讓妻子如此痛苦,這也許就是為何這部作品的爭議性如此之大的緣故吧,那團迷霧…除非親身經歷或柔軟地將心比心,不然就像在岸上觀望著溺水的人,永遠也看不懂對方的掙扎與求救。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飾演鄭大賢的孔劉說到:「 我不太相信電影可以改變世界,但我知道電影可以改變觀眾內心的一點,或者自我反省,《82年生的金智英》就是這樣的電影。我也不認為這是一部只關於女性的電影,我想明確地說,當中會有家庭,涉及社會,而且還有我們每一個人。」

2. 當代女性所處困境 — 社會.家庭.職場

a. 社會之於當代女性

“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 — 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跟人都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是出在不懂避免的人身上。” — 《第四章 1995~2000》

人人說平等的現代社會,真的平等了嗎?提到有人遭騷擾時,總有人的反應是『反正妳長得很安全,不用擔心』、『是她穿太少、裙子太短吧』、『她自己這麼晚回家,難怪會遇到麻煩』…騷擾和女性長相成為安全的指標,被騷擾等於長得好看,還會笑話評論一番;服裝穿著是自己要注意的,招惹到麻煩是自己的問題;遇上糟糕的事,是自己不懂避免。試問這樣的對話,這是正常還是異常?

2018年比利時出了一個展覽,展出了性侵被害者當時穿著的衣物,一套套普通的服裝,經歷那刻之後撕裂了他們的平凡生活和心靈,卻從此不斷被社會提醒著自己也是罪的一環,無論如何,這會讓受害者產生自我懷疑,甚至相信自己得為罪的一部分擔起責任。做「正確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加深受害者潛意識的自責,然而這並非事實,反而會成為加害者合理化暴力行為的藉口。


“唉,算了,被人嚼過的口香糖誰還想吃啊?” — 《第五章 2001~2011》

這句話是金智英暗戀過的學長,在無意中和朋友開玩笑說的,而現實生活中男孩們總喜歡聚在一塊,說著胡鬧的言語,嘻嘻鬧鬧尋著歡樂,大夥雖都笑著,那大家都覺得有趣了嗎?

有人感到不適,就不該掛著有趣的名,說著假笑話真歧視的言語,然而現實生活卻不會有人就此提出,感受不佳的人為避免掃興、沒感覺的人跟著笑鬧,幽默和下流只有一線之隔,自以為是的風趣,展現出的其實只有無禮和無知,卻因為忽視,偏差的思想恣意瀰漫在空氣與鼻息中,吸吐之間盡是人們察而不覺的惡臭。


“她實在不喜歡聽到有人說她偉大或了不起,因為一旦掛上那樣的頭銜,似乎就會變得連叫苦都不應該。”—《第六章 2012~2015》

在帶孩子的空檔,金智英去咖啡廳買咖啡時,聽到路人用她能聽見的音量說著耳語“我也好想用老公賺來的錢買咖啡喝,整天到處閒晃…媽蟲還真好命…”(在韓國,蟲有表示低等動物的貶義,諷刺全職主婦是老公的吸血蟲。)金高蓮珠在作品解析中提到「不論是對母性的神聖化,還是對“媽蟲”的厭惡,都只會成為女性的枷鎖,又怎麼可能要我們守護完整的“自我”?」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b. 家庭之於當代女性

看著朋友的動態牆曬著一張張幸福的婚紗照, 緩緩接近而立之年的時間點,有多少人開始了恐慌,深怕來不及。但來不及的到底是甚麼?生活中有許許多多的「應該」,所以時間到了,應該要結婚了,有多少人像是玩大風吹,看著時間緊迫,趕緊抓了張離自己最近的椅子坐下去,將就著也就把日子過下去了。

“金智英:『幹嘛這麼心急?反正我們已經辦完婚禮,還住在一起了,有登記沒登記不都一樣嗎?』、鄭大賢:『心態會不一樣。』
她反覆咀嚼那一句“心態會不一樣”,並思索著究竟是法律和制度改變人的價值觀,還是人的價值觀會牽引著法律和制度改變。”—《第六章 2012~2015》

有種類似愛情墳墓的感覺吧?一輩子定下來了覺得心安,卻同時失去了些什麼,也許是自我這個角色逐漸散去,而被婚姻加冕為「賢妻良母」。

然而另一半告訴她的,心態不一樣,似乎是種暗示,誰的心態?他是要說自己會更有責任感,還是智英應該改變?這句話聽起來,既不像善意提醒、也不像攜手向前的鼓勵,更像的是一種通知,肯定且無討論空間。

使金智英的病症爆發的,不僅是身處的家庭與婆家壓力,更是社會上壓在女性身上的種種「應該」。應該成為賢妻良母、應該管理家務、應該犧牲自我成全家庭等等,甚至到金智英短暫變成自己的外婆,對母親像對女兒般說話,心疼她年幼時犧牲了一切夢想,只為了賺錢支持哥哥們讀書,母親同等的難受,因為世代複製一樣了無奈,即使時空背景已不相同,但一樣都放掉自己的理想成全家庭。當放棄成了理所當然,犧牲不再有價值,連自尊都顯得廉價。


“她很想大聲說自己非常健康,一點也不需要吃什麼補品,生子計劃應該是和丈夫兩個人商量,而不是和這些初次見面的親戚商量。但她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只能不停地說“沒有啦,沒關係”等場面話。”—《第六章 2012~2015》

金智英的母親因為連生了三胎女娃兒,最後拿掉了第三胎懷上了男嬰,才獲得婆家的一絲諒解;而最初金智英夫婦尚未有生孩子的打算,不斷被未曾謀面的夫家親戚關切與猜測,得到的結論即是斷定是因為金智英懷不上孩子。女性因生理構造不同,而擁有孕育的能力,這本該是充滿祝福與感恩的事,卻從古至今成了負罪者,從過往沒生出男孩,到現今不想生孩子,都能被冠上罵名,以前是沒能力,而現在是自私。

你的子宮不是你的子宮,是社會的是家庭的,這種略帶詭譎的言論被提出來後,總會遭來激烈反擊,但它不就赤裸地塞在每句自以為是的關切中嗎?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c. 職場之於當代女性

“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發現有壓力,像現在也是,你看,你知道自己給別人多大壓力嗎?” — 《第五章 2001~2011》

過去在職場上的金智英能力遠超過許多男同事,卻總不在升遷名單上,原因是因為公司認為,未婚女性終有天會因為結婚而造成工作斷層;而太聰明的女性會造成他人壓力,所以最好在會議前倒水,完成交辦事項即可,其他突破的事不要碰不要出鋒頭。

公司中唯一的女性組長,有個女兒,育兒和家務交由母親處理,她負責工作賺錢。有人說她這樣很酷,也有人說她這樣很狠心,有些人反而稱讚她老公,替她老公叫屈認為他是世紀好人。公司女廁內出現隱藏攝影機,男同事們互相傳閱著,女組長出頭要求公司回應與道歉,並另創公司帶走有能力的女同事們。

“組長為了讓大家擺脫對女性職員的刻板印象,總是在員工聚餐時待到最晚,自願加班、出差,產後一個月便重返職場。
一開始,她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無比自豪,但是隨著女同事和女性後輩一個一個地離開職場,
她開始感到困惑,最近甚至感到抱歉。” — 《第五張 2001~2011》

需要透過更多的努力去證明自我,這本該是職場競爭正大光明的競爭,卻得讓選手們花精力不在競爭本身,而在證明自己夠格參與競爭,同時也得展現實際成績,失衡的狀態怎麼會被看到,甚至自己也不會察覺,但就是這些隱晦的疲憊累積在心中,職場上總有人開著似是而非的玩笑「跟客戶撒個嬌就好啦,反正妳是女生很吃香」、「事業線那麼明顯,是不是有大客戶」等…聽者的能力是否專業已不是重點,而一句話卻抹煞了所有實力與努力,苦笑和白眼能帶來甚麼回擊和殺傷力嗎?頂多舒緩自己心中的憤怒,繼續加把勁用成績說真話。這些言語你是否聽過,或是你也說過?卻耳熟能詳到已經難以判斷不對勁了嗎?

這就是這部作品撼動人心的緣故,但並非感動而是它使生活上被壓抑的、被忽略的情緒一一裸露出來,它是一部演給所有人看的電影,說著每個人該聽見的對話,給女性看也給男性看,給壓抑者看也給壓迫者也看,更是讓事不關己的大眾一個親自思考的機會。一個念頭的轉變,能讓很多糟糕的事從此不同。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3. 罪惡感之中的罪與惡 — 到底從何而來?

『先自我審查,遭受到不舒服的事,是不是我怎麼了,才會招致麻煩?』
這是一句具有殺傷力的咒語,甚至是詛咒,它能使罪轉移、使惡合理。

女生從小到大多少都聽過那句話「女孩子凡事要小心」,金智英也不例外,雖然感受得到他人的關切與叮囑,卻也不怎麼舒服,但總說不上是甚麼堵了心,也許是種質疑感,不被相信妳有足夠力量保護自己;也許是種卑微感,在面對生活時,他人已先把妳放在低處。

我們所處的社會很常玩的一款角色扮演遊戲:

將人扣上弱者的帽子,便有了弱者的角色,就能合理產生保護者(強者)出現的機會,一廂情願的英雄主義,是刻意設計的供與需,兩種角色逐漸假戲真做,使冠名弱者的人相信自己確實是無力的、無能的、需要被保護的,而相對自居為保護者的角色,也必須深信自己是強大、強悍、勇猛的模樣。

有意識的扮演倒還說得過去,最可怕的是無意識的展現,弱者覺得自己弱,持續擔心受怕之餘,也會拉著周遭的同夥,要他們相信自己的弱,因為這樣彼此才能「獲得」安全;而強者也無意識地被冠上,需要堅毅的標籤,好去成為保護者的形象,即使他們也不懂起因為何。

漸漸地供需市場成立,缺乏與給予的位置定型後,也更強化了角色的塑形,弱者恆弱強者恆強的意識愈來愈清晰,再也沒有人想去探討真實的力量,只願相信社會發出的角色卡牌,帶著畸形的使命感過活。

將自己建立在這遊戲規則中的人,產生了身分認同的拉扯之間,心底就算覺得不舒適,但偏離軌道便會覺得有「罪惡感」,彷彿自己打破遊戲規則,擾亂了局,但緩一緩捫心自問,做自己想做的事,到底對不起誰了呢?
劇照來源 82년생 김지영

4. 90後女孩的婚姻觀 — 不能代表所有人,但絕對是一類人

然而自己在經歷戀愛後,也看著身邊的人們、社會上發生的種種,我知道童話和劇本中只有快樂的浪漫並不真實存在,對於尚未面臨的生命階段,婚姻對於我來說是一團神秘的霧,疑惑它是不是一團毒氣,也同時帶著些許惶恐。

會不會走進去後,整個人就不見了,成為別人的妻子、母親、媳婦,自我就會從此消失?會更加有勇氣實現自我,還是有了夥伴反而會互相羈絆?會更加貼近自我或是失去更多自我?會重蹈覆轍上演那些晝夜輪播不停的悲喜爛劇,還是能夠突破重圍走出最適合自己的路?

但我心中的某一塊仍種滿無可救藥的浪漫,浪漫地相信和靈魂契合的伴侶一同成長,彼此各自茁壯,保有自我獨特的光芒,也增添對方帶來的溫柔,或許世界會再多一些暖色調吧:)

Emma Watson曾在國際婦女節這一天所再次強調自己的核心理念:
“Feminism is not about man hate, it’s really not. If you believe in equality, you are a feminist.” “女性主義從不等於厭惡男性,但凡相信平等的人,都是女性主義者” 
爭取的不只是女權,而是不同性別與個體,都能活得更加自由。
感謝您的閱讀,非常歡迎留言交流!也請不吝給我回饋與支持喔😄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