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e

不是在閱讀,就是在寫作。 子彈筆記|閱讀心得|家庭書寫|隨意畫畫 https://linktr.ee/cooking.reading.writing

意外的驚「?」:我的羊穿初體驗

(edited)
前兩胎都沒有做的羊膜穿剌,在這次成為「不得不做」的檢查。但我不僅是想記錄自己羊穿的過程,而更希望可以多說一些什麼。雖然目前我沒有辦法完整論述自己的想法,但偒希望大家可以看完。
Photo by Volodymyr Hryshchenko. https://unsplash.com/photos/87ev1NvhDsU


雖然已經是我的第三胎,但是有一些檢查仍是隨著「年齡」而成為必需。尤其是雙胞胎,更是將這些風險值上推。每次產檢時醫生都會「提醒」一下,但不免地仍是讓人多想。

因此,前兩胎都沒有做的羊膜穿刺,在這一胎成為了「不得不做」的必要檢查。

前兩台沒有做羊穿的原因,主要在於年齡還不到高齡,以及初唐的數值都算是低風險,似乎沒有特別的理由與憂慮,讓自己白挨一針。加上,我是一個特別害怕皮肉痛的人,因此前兩胎都沒有進行這項檢測。

但是,這次似乎是無法避免的檢查了。


在台北地區,提到「羊膜穿刺」,應該大家都會想到柯滄銘醫生。產檢時詢問醫生時,醫生也說可以去找柯醫生,而且柯醫生有「神技」,也就是一針可以抽兩個寶寶,讓怕痛的我很心動。

回家後問了找柯醫生做羊穿的朋友,她雖然很推薦柯醫生,卻有讓我猶豫的地方:醫生實在太難掛號了!朋友說她是去邊吃阜杭豆漿邊現場排隊,但我實在不想在那邊等待。加上柯醫生的「神技」還是要取決於當下兩個寶寶的位置,也就是說抽兩針的可能性也不低,於是最後決定請產檢醫生幫我們掛了原來醫院的羊膜穿剌。

羊穿是一個不太舒服的體驗,首先是人不能動,但在針刺、抽取羊水的過程中,有著不一的痛感及酸澀感,不自主的抽動都會讓我害怕。幸好超音波是可以看到針尖避開寶寶,多多少少可以安慰自己一點點。

第一針下針前,醫生用超音波定位時,花了一些時間。我也在心裡默念請寶寶借過喔,醫生要抽一些羊水做檢查了。醫生仔細地看了看,說「羊膜有一點薄,是輕隔間喔」,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即使心情放鬆,但抽取過程中的酸澀感還是讓我忍不住「噢」了一聲。

抽完第一針後,要準備抽第二針了。那個時候其實我已經感覺得到自己的忍耐值下降。第二針入肚皮的時候果真覺得痛感加倍,忍不住眼淚就掉下來了。先生看到後,手伸過來捏捏我的手,他知道我很怕痛,默默地給予我無聲的安慰。

抽完後,醫生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像是如果有疑似漏羊水,或是肚子有宮縮的感覺就要回來就醫。回家後大致無礙,只是兩個入針點一直有淤青的感覺,常常覺得肚皮痛痛的。因為這次仍然沒有照到性別,所以下一次回診看報告時,才可以正式開獎。


其實這篇關於羊穿的文章,寫得不甚順利。關於胎兒檢測,我有一些不那麼普世的想法,但覺得這些想法,沒有經過好好斟酌,會變成傷人的文字。

每個人都有做選擇的權利,與承擔選擇後風險的義務。羊穿是一項風險較高的侵入式檢查,在決定做與不做之間,大家的考量因素不同。我相信大部分的準爸媽們選擇羊穿這項檢查,其目的並非篩選胎兒。但有時當結果不盡如意時(這裡的「不盡如意」並非重大缺陷,就是「不盡如意」),這個結果是否會影響準爸媽們做出「重大決定」,也是相當考驗著準爸媽們的心理耐受度。

傳統觀念下,「優生」的想法無可避免,而在高齡又少子的現代,因為生育率下降,似乎留下優良的後代更為珍貴。但不可否認,在人不是造物主的理解下,亦或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若是真的要準爸媽們決定一個生命是否到來,是一項很難、很考驗、很艱困的處境。

身為媽媽,我祝福所有孕育的生命都有到來的價值。身為媽媽,我祝福所有的孩子都可以享有愛,在愛的環境下成長。身為媽媽,我祝福所有的媽媽都在身心安穩的狀態下孕育孩子,告訴他們愛的無限美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意外的驚「?」:意外的來臨,其實我最害怕的是…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