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82014 
李借之

虚构 | 囚

我手书的我的公众号的名字图片来自大卫霍克尼逢百年一遇之苦難,當作文以記之。請勿對號入座。望世界得以康寧,一切盡快回歸正軌。—— 寫在前面 居家隔離的第七天,世界正式開始發生變化。

32
李借之

虚构 | 小城劣冬

鹊华秋色图(局部) 本文有一万多字。作者可能已经疯了,可这才是宅在家里的第四天。——写在前面 〇、 我关于鹊华城的回忆,大部分都和上官乳有关。他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实际上已经活了快四百岁了,是个不折不扣的老不死的。

李借之

风凉话 | 主义治病

宅在家里的我近来世界颇不安宁。上周朋友跟我说,新冠病毒的爆发很有可能是我们这一生遇到的最大的全球性安全事件。我自然打心里希望日后不再经历这种扫兴的事,也希望这最大的一次,也大不到哪儿去。在这两个月内,我多多少少经历了悲痛、愤怒与感动,见证了很多平凡人之伟大。

李借之

随笔|漫谈隐喻

有点可爱第一次听说“隐喻”这个词,是在小学的语文课上。教我们语文的老师看我不是很顺眼;而在我心中,她亦是一个本事不大,脾气却不小的老太太。她说,比喻是一种修辞手法,比较典型的有明喻、隐喻、借喻等。

李借之

吴哥城的陷落

这一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贝多芬第七交响曲。愿疫情可以早日被扼杀。——写在前面 十九世纪中页,一位法国生物学家深入中南半岛的热带雨林,发现了一座失落的城市。当他第一脚踏入城中时,便知道眼前这建筑群的伟大程度绝不输给任何一个世界奇迹。

李借之

无题

“Communism?不是辟谣了吗。”

1
李借之

理想小史——写于二十岁生日

一篇旧文,文章不短,结构略散,但是难得写写自己。——写在前面 二十岁时写的中国字几个星期以前,我开始写一篇小说,叫做逞能。小说是以一个叫做朱寿的人的视角展开叙述的。在开头部分,我写到:“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照曾经想过要当一位明君。

李借之

逮人

来,猜猜这回到底想说什么。——— 写在前面图片来自画家张晓刚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班里转来了一个同学。他长了一副贱相,还爱吃手。“嗨,大家好。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他叫慕容苟圣。”班主任站在门口,抓着苟圣的手,可能是为了让他吃不着。

李借之

2019,matters | 我的年度問卷

感谢网友的邀请。在前面我想说一句风凉话:matters上面的文学创作者玩政治隐喻,大概率是目的不纯。但这句话和本篇问答没有关系。1.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2018年的12月31日晚,我和相识多年的好友在多瑙河畔的夜店里迎来了新的一年。

李借之

【小说 】 海瑞罢官及其他

平心而论,红色娘子军还是可圈可点的一、 三十年后,我听闻了陈乏善的死讯,然后收到了他给我写的最后一封信。彼时他已是名满天下的大作家了,书虽然卖的不怎么样,人却被同僚和评论家奉若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