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JKC

歐洲 | 比利時 | 留學 | 生活分享 https://liker.land/lifeordied/civic

一些照片_今昔對比(髻鬃花)

發布於
這條道路上有許多景物早已變遷, 但在家族中長輩的眼中, 它仍是記憶猶新, 是他們回家的路...

<髻鬃花 客語歌曲>

髻鬃花:

"順手將髮絲盤揪於頂而如花蜷開的模樣,象徵客家婦人永恆付出的愛與汗水,在時光流轉之間,任憑花開花謝紅顏白髮,一概毫無怨言。"[1]

客語歌分享視頻


站在右邊的是阿公的姊姊。仔細一下, 真的蠻像的。

祖父的姊姊

阿婆手中抱著我的小叔叔。那時我的阿婆好年輕, 笑得好燦爛。

阿婆手中抱著我的小叔叔


在我看應該是廁所的地方, 以前是養雞的場所。

這原本養雞的地方已變成廢棄的廁所, 沒有人說真的完全看不出來。

廢棄的廁所
養雞的地方

同樣是曬穀場。

曬穀場
曬穀場老照片


[1] 鄭朝方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鄭朝方


髻鬃花, 你看阿婆, 越老越開花

那朵花, 如同白雪, 青絲成白髮是為了家

這朵花, 是這樣的, 永永遠遠日日年年開著啊

(節錄歌詞, 自行翻譯)


阿婆, 謝謝妳從小把我帶大。直到我去了幼稚園, 才離開鄉下, 回到都市和爸媽住。

妳常常和我抱怨, 說 : “你小時候講客家話,.講得好好聽, 很標準, 長大後就不會講了。我們是客家人, 要講客家話。”

在都市, 同學和朋友都講國語, 講客家話很奇怪。甚至回到鄉下, 妳用客家話和我說話時, 當時年紀還小的我, 還用中文回說, “你說什麼?”

長大後, 才覺得要重拾母語。花了兩年修了客語課, 從初級客語, 學到中級客語, 但是遇到阿婆還是講得吱吱嗚嗚。

最近和老婆常常練習(其實是她教我),也常回去找阿婆打嘴鼓(客語 : 聊天)。妳和我說, 我客家話越講越好了, 有進步。看到妳燦爛的笑容, 我嘴角也不自覺得上揚了起來。

希望阿婆像歌詞所說的髻鬃花一樣, 時光荏苒, 依然綻放。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記憶中的東坑道路_(上)

記憶中的東坑道路_(中)

記憶中的東坑道路_(下)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