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藍

貓奴 / 文具控 / 書蠹蟲 / 可用食物收買

再忙也要吸點貓 0181:2022/5/31

這是一篇有點臭味的日記,請慎入。
攝於 2022 年 5 月 31 日 by H

這是一篇有點臭味的日記,請慎入。

吾已善盡告知義務。


大學時代,同寢室的他系學姐有天捧了幾隻奶貓回來,說是朋友的貓的孩子,貓媽媽乳房炎沒辦法餵奶,產後又有健康問題,所以把奶貓托管了。

是說,室友當時也真是傻大膽,奶貓奶大並非易事,卻輕易答應朋友。那陣子開門總要小心翼翼,地板上總有毛球滾動著要找人玩耍。我的科系和動物有淵源,平日比較熟的同學幾乎全來過探望小貓。當時,小奶貓們便特愛有鹹魚氣味的東西,比方說臭腳丫。

這群奶貓號稱奶油藍波斯,後來都有平安健康回去,算起來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地接近貓。

宿舍其實是不能養寵物的,好寶寶請不要模仿。


花花和小白上陽台,也常常去玩陽台上的鞋子。有時興起,會把頭埋進去。或是一臉陶醉地靠著。我們稱為「吸毒」,奴才們還會討論誰的鞋子比較能令貓主子滿意。

「到底差別在哪裡?」
「不然你自己聞聞看?」

至今我實在沒勇氣這麼做,就算是自己的臭鞋也一樣。

朋友時不時會傳來她的主子在玄關鞋堆流連忘返的癡迷模樣。

都說貓能以氣味辨人,我想此言不虛。


晚上,坐在床上,和花花對望。房間裡燈光黯淡,花花的眼睛像小鹿一樣又黑又圓。我盤腿而坐,挺直背,將兩腿向外推,直到腳掌合十,將身體圍出的空間鋪上毛巾被,對花花招手,她便輕快地來了。我閱讀,她冥想,我們的身體是同心圓。

室友洗完澡,忽然跑來借手機去客廳拍照。於是,有一系列連拍的小白吸毒照。令人有些難為情的是,小白吸的「毒」是我總是穿了又亂丟的拖鞋。

「我好像該把拖鞋洗一洗?」
「就讓小白吸吧!他看起來很高興。」

今天和小白的主治獸醫師討論了小白的關節問題,調整了止痛藥的劑量。晚上餵了半顆止痛藥,似乎有了作用,於是玩了我的拖鞋,然後腳步不那麼蹣跚了。

太好了,小白。


#再忙也要吸點貓

灰藍 @ matter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