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藍

貓奴 / 文具控 / 書蠹蟲 / 可用食物收買

出自幽谷,遷於喬木

發布於
沒有一個地方,完全滿足我的需要。更確切地說,我再也無法回到我懷念的那些日子。

說起部落格,最早的時候當然是在無名小站。當時寫著沒有結尾的小說,恣意揮霍著青春。後來因著版面的美麗,搬到 fc2。記得當時還養了一隻網路寵物 mero,它會拾格主的牙慧,說出可愛(或可怖)的詞彙,因為 mero 小時候有個豬鼻子,所以取名叫做「粉粉」,取自於《不殺豬的一天》中,主角的豬的名字。

然後無名小站關閉。然後,當時一起玩部落格的朋友分崩離析,所以 fc2 也沒有繼續更新。即便如此,仍然一直,一直地想要有個部落格。於是我開過痞客邦、blogger、隨意窩、udn 等,甚至開了臉書的日誌。然而,開了以後,不知道寫什麼、或無法持之以恆、或糾結於後台系統(也可能是不更新的藉口),遺忘入門口令的我,再也無法進去那些格子裡。

沒有一個地方,完全滿足我的需要。更確切地說,我再也無法回到我懷念的那些日子。

2017 年,因緣際會之下,落腳 medium。這裡以沒有廣告而聞名。但我更愛的是,它潔淨無塵的版面、直觀的後台系統,以及,沒有人認識我。

medium 有些好玩的功能,像是可以透過平台賺錢。還有文章吃到飽服務。門檻認真說來並不高,只是囿於臺灣地區未支援,有些痛苦的地方。

無論如何,依然是自由的。想寫就寫,不想寫就不寫。直到現在,medium 通知,未來將清理不到標準的作者。雖然我的收益趨近於零,雖然達不到標準也可能因為我更新又少又慢的緣故,但還是因為這樣的政策而感到傷心。

那個潔白的烏托邦,仍是現實世界的一部分。無處可逃。

最後來到這裡,一座新興的城市。

鬧哄哄的、有點亂,但充滿活力。

同語言的使用者相愛相殺,這樣有來有往,我有些害怕,又有些羨慕。一個人有些無頭蒼蠅似的兜兜轉轉(雖然有「新手任務」,但老實說幫助不大),也嘗試性的發了貼文。拖拖拉拉才發現,其實撇去畫面、使用優勢語言、會員機制不談,並沒有太多不同。說到底,也就是一個發文的平台而已。我到底在期望什麼呢?

打包不如預期難,也沒有文案宣稱的那樣簡單。我在新城市的居所開箱之時,忽然覺得這一切都能捨棄。

看著底下萬家燈火,將過往的文字撒入黝暗的虛空之中。

A whole new world.


補記:

1. 以往在新平台的第一篇都會宣告期望,這次就不要有任何期待好了。

2. 這篇文章不是一氣呵成,分成好幾日才完成。其中一日,一上線便見到風翔萬里的訃告,非常震驚。來到瑪特市前,我便因搜尋野村萬齋的資料而讀過她的文章:〈[展演心得]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2019野村萬作野村萬齋狂言劇場〉。當時甚是羨慕,如今只能感嘆人生無常。願她乘風而去,從此逍遙自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