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思想没有国界和民族--反思民族主义和马列主义的思想控制

發布於

在目前中国的思想界,最禁锢大众言论和思想自由的观点是“思想的双轨制”,即认为思想与学科具有民族性或者阶级性,而人的思想是属于本阶级或本民族才道德。这种与集体主义狼狈为奸的理念成为了政府利用公权力思想控制的帮凶。

在政治实践中思想的双轨制是侵犯思想自由之理论基础

以自由主义的政治实践来看,这种思想及其危险。它似乎在暗示,人的思想应当有一个被限定的范围,而这个范围是根据个人的群体属性划定的。接受该群体范围之外的思想,是道德上不应当的,如果被政府以强力管制,也不是坏的事情。这种思想,似乎时刻准备者取消言论自由。在现实政治的实践中,它果然成为了政府思想控制的武器,民族主义的政党宣称自己代表整个民族,因此官方的思想正是本民族的思想,从而言论和思想管控变的具有正当性。共产国家的政府宣称自己是整个无产阶级的代表,因此管控了几乎全民的思想,而少数真正的资产阶级也无法拥有思想自由,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政权的敌人。

一个人应当自由的思考与信仰,因为人的灵魂生来就是自由的。而思想的双轨制则紧紧的为人的灵魂套上了牢笼。它宣称人的思想应当与其身份相一致,这是多么荒谬的看法!所有宣称思想具有双轨制的主义其实只是在政治上强迫国民信仰同一种思想的理论基础。在大陆,将共产党的官方思想--一种混合着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思想(以及非常少的马克思主义成分)以强制的手段,利用国有的教育体系推行,严重的损害了大陆的思想自由。致使大陆的人文科学水平及其低下。自由派思想作为号召力最强的思想,受到了重点打压。民族特色与宗教信仰也常常收到迫害。这一切,都打着民族主义作为幌子,将对官方思想的反叛指责为其他民族或阶级的诱骗已经是中共惯用的手法了。各个极权国家,都以思想的群体属性为借口控制国民的思想,要求国民的思想与自己的思想相一致。

对思想双轨制的系统性批判-它为什么是错的

对思想具有民族性的批判

民族主义的思想双轨制宣称,适用于其他民族的思想是不适合于本民族的。基于如今的现状,宪政国家全部承认且保护思想自由,那么专制国家如果以民族血缘为借口,则是对民族主义最大的背叛。因为宪政国家的国民在基因上就享有自由,而专制国家的国民在基因上就是不自由的。这是对自己民族最大的矮化,而专制的民族主义统治者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带来的思想矛盾。(假使专制统治者坚持宣称这仅仅是因为不同血缘的民族适用于不同的思想,那么一个国家内部的民族差异真的小于边境两侧的人的民族差异吗,大陆境内的斯拉夫人与西斯拉夫人的差距就大于汉人和维族人吗?这样的说法在逻辑上就是错误的)

因此,专制国家往往利用利益作为思想双轨制的基础。纳粹德国的元首总是宣称外国势力想要破坏帝国的团结以牟利,中共也敏锐的学习了这一做法,声称西方国家总是企图破坏中国的团结。这种思想不需要以任何哲学的思辨,只需要用及其世俗的眼光就可以一眼看穿。民主宪政的自由思想不会破坏任何民族的团结,只会破坏独裁的统治者盘剥乡愿的美好图景。如果帝国本身是依靠强力而捆绑在一起的各个部分,那么分离一定具有巨大的好处,因为在思想文化价值观等等方面格格不入的人们被暴政捆绑在了一起。另外,联邦制的国家给予地方极大的自治权,本身就可以有效的降低分离主义的思想。

从现实中来看,西方世界这个连定义都很模糊的词语也不可能形成极为统一的价值,人们在堕胎,持枪权,医保形式,宪法解释等等区域的争议都是巨大的。西方世界怎么可能神奇的从官方到民间团结一致的来颠覆共产党政权?不过,共产党生来就是苏联的间谍组织,苏俄用金钱和武器援助共产党,鉴于它自己的卑劣历史,共产党的高层可能在政治利用民族主义之外,也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夫之嫌疑。但出资援助,派本国政府要员前往统领别国政党,建立党支部,提供枪支这些行为,无论是乌克兰的颜色革命还是苏东剧变,英美等国家从未提供过这样的帮助。事实上,这些革命都是本国人对暴政忍无可忍,最终的爆发。

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其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政府不得利用行政命令和法律压制个人的言论,出版等权利。中共拙劣的伎俩声称这些价值是西方颠覆中共政权的工具,却无法回答为什么美国的国民要编写权利法案保护自己的言论自由。倘若中共宣传不假,那么他们各个都爱颠覆自己的政府的情况下,我不得不怀疑,政府的价值并非如极权国家宣传的这么诱人。

事实上,根据自然法的理念,一个人,不论其血缘,人种,肤色,地域,都生来具有不可剥夺的权利。极权政府只不过是窃取了其国民的天赋人权,却无耻的指责这种强盗行为只在其他地区算作偷窃。这样明显的荒谬的想法,确确实实只能靠强权才能推广。

从逻辑学上考虑,这种“思想具有民族性”的思想本身也应当具有民族性。倘若将其认为是放之全球的真理,那么无异于承认某些思想是普世的,进一步的,何以分辨某些思想是普世的?如果仅仅以民族主义的敌我态度来分辨,我们就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中美,也会在巨大的地缘利益下成为合作伙伴,而一种思想绝不可能随着某些政治实体的利益考量而使其是真理的范围有所变化。倘若制定某些逻辑的规则决定思想的高下等级,那么这些规则的制定除了利用暴力,事实上不可能以讨论的形式被确立。

无论是从现实政治的实践,还是逻辑学的思考,思想具有民族性都是无比荒唐的观点。

对思想具有阶级性的批判

思想具有阶级性似乎出自马克思主义,但实际上是由列宁和毛泽东发扬光大的。事实上在非共产极权国家,某种思想具有阶级性是很难说的通的。因为,显然的,一定有许多企业家的祖上并非显赫的贵族,面对阶级流动的事实,似乎无论是资方还是劳方都没有生物性的差别,他们也许有利益之争,但他们似乎都是同一种人,而且老板会破产,工人也可能创业,这样,如果一个人必须信仰其阶级的思想,就难免要逼迫许多人转变信仰。如果一个人仅仅因为经营不善,或者勇于创业,就必须要转变其长久形成的世界观,善恶价值,那么支持这种轻易的转变的人,要么由于隔绝于社交而过于无知,以至于不懂得许多世界观和价值是一种信仰,要么由于对哲学彻底的无知,而不懂得那些他眼中的资产阶级思想的真正含义,要么他就是是一位彻头彻尾的暴虐和自私的人,渴望随意摆弄他人的思想。

资产阶级总是企图剥削无产阶级是另一种证明思想具有阶级性的的有力武器。正如民族主义对思想钳制的伎俩,即编造其他民族对自己民族的不良意图而维持威权的统治。毛主义编造出资产阶级似乎极大的团结起来企图继续剥削无产阶级的神话。荒唐可笑的是,工人们在资本主义的地狱里尚且可以自由的罢工,在共产主义的天堂中,却连抱怨自己被计划的工作都变得十分危险。事实证明,拥有辞职的权利,和结社罢工的权利,都是所谓的资本主义思想,其本身保护工人的程度远高于共产极权的政府。资产阶级本身的自利是毫无疑问的,洛克菲勒没有动机指示穆勒写下论自由,也更没有兴趣去拜读这本书。所谓资产阶级的思想不过是由于极权思想的竞争力太差而不得不编造的谎言。

由于事实上,一个人是可以创业的,也有创业成功获得收入,对思想的阶级性这个观点的逻辑性批判更加简单。只需要证明,如果一种世界观和价值体系对于一个人的一生之部分是真正的真理,那么即使这个人有财富的变化,这些真理依然对他适用,即可攻破思想的阶级性之荒唐说法。事实上,工人创业,资本家破产,这些行为仅仅影响极为局部的范围,一个人不论身份如何转变,这个世界的变化离原本的轨迹并无重大的改变,在一个人的财富改变时,这个世界的真理就改变了,又或者,这个人对世界的看法,对道德的追求就应当改变了,这是非常荒谬的。

    小结-思想与言论的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基石

如果一种思想是真理,那么就应当允许对它自由的批判,因为如果人类的大多数都无法发现真理,那么何以认为人类中的一小部分-即政府官员-可以如此准确的判断真理?

如果能充分的意识到,人们恐怕永远没有能力获得完全的真理,那么自由的思想和言论总是会带来充分的交流和辩论,任何压制言论自由的行为不过是为真理设下了重重障碍。更何况,专制者为了维持人们的服从,更加倾向于毁坏独立思考的能力,想象一下,因为言论管制,我们失去了多少来自他人宝贵的财富-思想!

历史的潮流不仅证明了,被压制的思想常常是正确的,也证明了思想和言论的自由具有巨大的进步性。作为一个人类,我们也许不可以挑战强权,但一定不要助纣为虐的压制那些离经叛道的思想,也许,它们才是真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