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民族主义-帝国主义与军国主义的根源

發布於
纳粹德国的少年们

一. 什么是民族主义-极具吸引力的反自由思想

为了避免歧义,我必须明确民族主义的定义以是民族国家的概念为基础。民族主义,即将一个国家的国民视为一个民族整体,并且认为自己的民族相比任何其他民族具有某种优越性。它与种族主义有微妙的区别,民族主义尽管常常与肤色,头发,外貌特征等身体特征联系在一起,但民族主义总是最优先的投靠现有的政治实体即“政府”。种族主义,却仅仅以身体特征作为认同基础,其认同的共同体却常常是跨越国度的。虽然种族主义与民族主义同样的崇尚自己认同的共同体,对于其他共同体持有总体的人格化的态度(且常常是仇视),但是民族主义常常因为拥有巨大的政治力量优势而比种族主义更加危险。美国的种族主义所造成的杀戮和压迫应当远远小于纳粹德国或大日本帝国以及如今的民族主义专制帝国所造成的危害。

民族独立似乎看起来是民族主义的一种,但是民族独立常常将一个共同体分为统治民族和被统治民族,这与传统的民族主义是相悖的。如果纳粹还存在的话,它的领袖不会希望一个地区雅利安人不把自己视作第三帝国的子民。民族独立当然也具有集体主义的色彩,但是当自由主义者对殖民地独立的看法常常是正面的(这与种族无关,自由主义者不认同种族差别,只关心现有的种族不平等并且呼吁人人平等),这是因为宗主国对殖民地的统治常常是压迫自由的,自由主义者希望民族独立能使世界上增加自由的地区和公民。但是,一旦独立的民族丧失了自由而重新沦为寡头制或君主制的统治,自由主义者常常会感到叹惋。因此,民族独立相似于民族主义而依然有所差别。当独立的民族成功建立国家,民族独立的精神遗产就必须被转变,它要么变为对国民个人自由的保护,要么就作为新的帝国统治的民族主义基础。

民族主义具有三个鲜明的特点:

a. 民族主义渴求领土扩张和国际政治影响力

民族主义对于领土的扩张有着极度的迷恋。他们幻想着自己的民族可以获得历史中的应当具有的生存空间,并且对于历史上的大帝国如痴如醉。至今,在大陆仍有许多人沉迷在元朝领土的广大,或盛唐的仆从国如此之多,这在自由主义者的观念里是没有意义的。由于民族主义者常常把自己视为整个民族的渺小的一部分,因此民族主义者对于国际政治影响力极度渴望,因为他/她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自己的民族可以获得更大的权力。自由主义者,通常更加希望建立国际法与国际秩序,以保障个人的安全与创立和平。

b.民族主义压制个人自由

民族主义者通常不在意个人自由,因为民族主义者最珍视的概念是民族或国家。个人在民族主义者的眼里的地位是服务于民族或国家的。因此,当政府侵犯个人权利时,民族主义者极少捍卫个人的权利,因为它们认为整个民族比单独的个人更懂得如何利用资源,更懂得社会思想的方向。这会产生许多的悲剧,但我就不再赘述了。

c.民族主义对政府狂热支持

民族主义不论如何都会支持政府,这是民族主义者最大的危害,民族主义是暴君和暴政的最好温床。民族主义者天真浪漫的把主权想做民族的公共意志的化身。他们认为政府的主权能驾驭整个民族,因此主权就是民族意志的具体体现(或者无可奈何的,他们发现只有政府拥有这么巨大的权力可以驾驭一个民族)。由于民族主义者对于权力的天真想象和对于个人权利的漠视,他们支持大政府,巨大的军事开支,支持警察和军队的一切行为。由此,任何一个自由主义者,由于了解权力的危害,都可以看出,民族主义如果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导致暴政和战争。

二. 帝国主义-被列宁主义操纵的概念

帝国主义本质上是指一个政府利用军事威胁寻求统治更广大的地区并利用权力压迫治下的国民。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先天具有扩张的特性,这点没有说错,但资本主义扩张的能力仅仅在于它有足够的吸引力。它吸引了中国,东欧,印度等等国家,并不需要依靠暴力。诚然,英国在它的殖民过程中推广了资本主义,但殖民本身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许多古代的帝国都征服过许多仆从国。对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如何面对新疆,西藏,内外蒙古这些以往不属于中原王朝的地区更是一个致命的攻击。事实上,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贡斯当敏锐的发现,商业过程所遵循是自愿交换的原则,而政治和战争都是遵循权力的原则,资本主义恰恰会逐渐消灭战争与征服。它的洞见是敏锐的。自由主义并不关心领土大小,人口多寡,而只要求各个政治实体内部是自由民主的,互相之间划定清晰的国界线,这与帝国主义形成鲜明的对比。

事实上,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才是帝国主义的最大促成者。苏联用赤裸裸的暴力使它的卫星国成为了社会主义制度。而这些卫星国有些已经建成了宪政民主的制度。同时,托洛斯基认为一国之内不能建成社会主义,因为一个国家必定与其他国家存在外贸和军事冲突。这是赤裸裸的帝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德国和日本都希望建成他们梦寐以求的帝国,目前最大的民族主义帝国也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而且还有扩张的趋势。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它们都没有对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有足够的尊重,因此,常常比民主国家更有侵略性。

三. 军国主义-统治集团的梦魇,独裁者的梦

民族主义是军国主义最好的催化剂。军国主义,即崇尚军事征服,实施先军主义的政策,将国民视为军事资源,是民族主义者的政治派别之一。由于民族主义忽略个人权利,已经在国内造成了暴政-暴君对国民的事实上的宣战,所以民族主义也不在意国际间的和平。民族主义的征服宁愿为了狭隘的民族利益甚至是统治者的利用互相争战,以彰显虚妄的民族的荣耀,也不愿意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由于民族主义对战争有如此的重视,民族主义者支持先军主义,并且以军事力量征服国民和别国就不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事情了。

四. 如果人们认识到罪恶,罪恶就不会发生

战争和暴政,是自由主义对国内和国际最反感的两种状态。它们都背弃了尊重他人的自由和财产这个规则,而利用武断的暴力对他人施加影响。从历史的进程中看,诚然统治者为了私心和荣誉牺牲治下的国民是造成战争和暴政的主要原因,但是民族主义作为一种彻底的反对自由的思想与社会主义一起,为暴政和战争铺设了社会条件温床,它也应当为许多罪恶负责。如今我们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作为一个个人,面对自己的良知,每个人都对历史负有一份责任。我坚信,真正的变革,首先发生在人的思想中。我真诚的希望,在这场变革中,自由不会落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