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自由主义对同性恋权益有没有帮助?---个人权利的观念会不会保护少数群体?

这篇文章是对@Bron 的评论的回复的拓展,为了使论证有一定的强度,干脆写成一篇文章。

我认为,对自由,民主,人权等自由主义价值的重视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正面因素,基于自由主义的原则,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应当享受相同的人权。因此: 自由主义越深入人心的地方,异性恋和同性恋的差距就越小,并且都享有人权保障 ; 而集体主义越深入人心的地方,同性恋的待遇就越取决于政权对它的态度。并且同性恋这样的少数倾向仍然会受集体的压抑。但是如果你忽略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宗教和文化”就会得出离谱的推论。因此要采取控制变量法,即在社会文化相似的地区比较同性恋的待遇,才有说服力。而不是出于仇恨和偏见,忽略事实和逻辑的批评自由主义与自由主义影响较大的国家。

基督教的教义是明确反对“同性恋婚姻”的,因此,在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在人权观念尚未发展的时候,同性恋受到的待遇都比“非基督教的专制国家”要差的多。例如以共产主义为意识形态的国家,对同性恋的压迫就少于早期的英国教义因素也影响着伊斯兰国家,伊斯兰国家动用整个专政机器镇压同性恋,也是由于伊斯兰的教义反对同性婚姻”。至今在伊朗,同性恋婚姻还可能被处以极刑

同样受基督教的影响,英国和美国在1960年代中后期,陆续开始了同性性爱的合法化运动,而自由主义影响更弱的西德和法国(一个左派影响很大的国家),则在冷战后才陆续接受性少数权益。如今,自由指数较低波兰匈牙利俄罗斯(东正教与天主教都是基督教的分支),仍然对性少数运动进行打压,这样的来自法律的打压,在美国,即使是被你妖魔化的deep south(显然你读到的媒体的进行了有意误导,因为民权运动以后,像LGBTQ这类抗议是受宪法1A保护的言论自由,受到的阻碍和普通抗议差不多)也不再出现,也在2003年后完全合法化了同性交往。要知道,在联邦制的美国,南方的一些州真的很保守很保守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根据美利坚和众国宪法,在州法律上限制同性婚姻。

同样是接受了共产主义前苏联,由于有一定程度的性少数公民团体的努力,东德在50年代后就陆续无罪化同性性爱和同性婚姻,而俄罗斯,斯大林掌权后直到苏联解体前都没有合法化同性婚姻。在共产主义的中国,在毛去世以前,同性恋被视为资产阶级的关系,被扼杀于单位和生产队中。在邓小平严打时期,同性恋的罪责最高可以枪毙。而在中国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发达后,深圳,伤害,广东,这些自由市场最成功的地方,对同性恋也最宽容

在亚洲文化圈(一个基本不存在对同性恋的敌意的文化),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就开启了大正民主时代,虽然随后社会恢复威权,但总体上比中国更加自由,而日本在20世纪后,同性恋的性交和婚姻都不违法,中国在共产极权建立统治后,就学习慈父先生掌权的苏联,对同性恋进行意识形态与行政上的全面的打压。在如今,东亚的自由民主的灯塔国家台湾,早就保护了男性不受鸡奸和女性强奸,而在极权的中国,这样的观念还远着去哩!

因此自由主义的思想不仅成功的一步步帮助少数群体保障了人人平等,甚至还帮助英美澳新这些国家的同性恋者享受了与亚洲最自由的国家台湾差不多的待遇!难道这不该令国家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汗颜吗?

附:Bron先生认为苏联抓捕同性恋没有证据,证据附如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GBT_rights_in_the_Soviet_Uni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