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民主-多数人的统治为何而重要

社会契约论-民主的道德基础

在如今的社会,人人平等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权威和服从已经渐渐的从人的灵魂中淡去,以往的绝对君主制和僭主制在人人平等的观念下是最不道德的制度,原因如下。生命,自由,和财产权是任何一个人生而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而一个人的自然权利,只可以因为其自己的契约行为而让渡给另一个平等的个体或由个体形成的组织。无论是君主制,还是僭主制,都剥夺了民众的授权权利,而将主权窃为己有,它们的地位显著的高于那些普通的臣民。只有民主,即通过选举的方式,签订让渡权利的契约,才可以组成合法的政府,实行统治。

长期的人类历史实践表明,直接民主制已经难以在人口众多,领土广阔的各个国家实现,通过公投处理国家的各项事务,变得越来越耗时而繁琐。因此,三权分立的代议制民主成为了比较优良的替代品。它满足民众对政府授权的形式,同时,行政权与立法权的分离有利于促进行政权对法律的服从,使得法律可以有效的约束政府,促进国家的法治化进程。迄今为止的政治实践证明,代议制民主的联邦国家,是大国民主的最好方式。

民主的社会功用-支持民主的现实利益原因

民主体制具有极高的道德性,这是由于人们对集体的朴素印象导致的,一个集体如果轻易的被一个人统治,并且为一个人的利益服务,这是人们的朴素道德所不能接受的。社会契约论给了这种道德系统性的论述,通过对无政府时自然状态的确立,推导出社会契约和人民主权的观点。但是倘若仅仅如此,似乎民主只是道德理想,并不能为人们带来实际的好处。因此,自由主义者支持民主并非仅仅由于民主的道德崇高,而是出于以下的社会功用。

民主是唯一一种不以暴力的方式获得公权力的方式。在最原始的社会中,人们往往会利用暴力获得最高权力,专制制度仅仅是将这种暴力行为确立下来。通常的,专制制度非但不会在获得公权力后不再对公众实施任何暴力,相反,专制制度总是系统性的对被专制者实施暴力,统治阶级以无耻的手段打压异见人士,破坏司法独立,权力寻租,对于民众的诉求本能性的压制。公民的政治自由荡然无存。因此,专制制度不过是一种更加系统化,精细化的暴力手段,它依旧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而非一种和平的社会组织形式。因此,当专制政府由于政治无能(非常有趣的是,残暴从来不是专制的灭亡原因,专制王朝的倾倒通常是因为政治手腕的无能)倾倒,而民主制度未深入人心时,王朝轮替就注定成为了一场血腥的战争,地方割据者无不幻想着自己可以登上君主的宝座,统领天下,夺得公权力的王座。中原王朝的轮替,通常都伴随者一场腥风血雨,正是因为皇权,也不过是"有枪便是草头王"的逻辑的产物。公权力一旦失去了和平轮替的可能,整个国家本质上就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内战。王朝周期律只有民主可以解决。

如今的中国,对待公民,动辄使用暴力,武汉肺炎,拘捕了三名真正的中国公民,将李文良医生传唤至派出所写保证书,无不证明,中共政府号称人民具有生存权,但人民不过是在暴政统治下挣扎求生而已。

此外,中共号称英美法等国家的政府强制六十岁以上老人放弃治疗,编造无数无耻的谎言和假新闻。但事实恰恰相反,强制医生"上前线",医院的资源优先向有权力的人倾斜,为了稳定局势,抛弃病情过重的病人,这些无不是真实发生在武汉的医院中,中国编造的地狱,恰恰就发生在中国境内。

因此民主还促使人们关心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这些对公民决定谁来当政的重要信息。每一个公民出于自利的心理,也希望新闻尽可能的透明,使得真相可以流露出来,让自己获得更充分的信息。而一个社会的信息良好运转,正是社会健康的重要保障。

多数人的统治还有许多的社会功利,在此就不一一展开了。

小结-多数人的统治是目前最好的公权力分配方式

虽然民主只能保证公权力在很大程度上,由民意所掌握,可无法保证繁荣,富裕等等目标。但是民主仍然是最优秀的制度,它在法治不健全的情况下,可以造成最小的伤害,在法制健全的情况下,可以最灵敏的反应公众的政策偏向。而且最重要的是,民主是具有纠错能力的体制,它保证了公权力以和平的方式确立其管辖的范围,保证了政府可以被和平的撤换。因此民主至关重要。

民主的美名并非其法律和行政事事完美,而是当人民拥有某种理念时,他们可以容易的纠正政府的错误。 --佚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