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

師從派大星,習無知數年,還請多多搞笑。

4首诗|一声鸟鸣被冻在林中

發布於

失眠反应堆

睡眠,遥远的旅人,从海面上走来

徐徐如风,邀我与他一同梦游

我却婉拒,因为此刻我只愿倾听

世界忘在黑匣子里的叹息

回忆的手指一一抚过影像与声音的细纹

一万个我在故土燃烧又有一万个我

挣脱各自的形体———

像无数灵魂从化石中涌出

飞檐走壁的,白银般的舞蹈

揭开衣裳,从我中醒来

我是无限的此在,

也是尚未意识到的

存在


必须是鱼

必须是鱼

同时吐出病菌

与温暖的海水

必须被淡忘所爱护

重生于陌生语言

我的身体只会抛弃

而不懂得生根开花

我在这儿打着瞌睡

听细雨划伤风暴

每一缕轻流

都嘶哑着搂住彼此

直到成为同一个深渊

必须是鱼

只被月光吸引

又沉入孤独的谷底


迭代

一声鸟鸣被冻在林中

头颅的红树林

不止我一人在其中散步


我已看不清黑白分明的事物

无限的伙伴与国歌


对生活的温顺将使我洁白而短促

来不及听梅花流入碗中,如被

撕碎的一片音符


疾病的近视眼将我看透

我并不在意那即将到来的伤势


关于李少君|语言的瘟疫


照习惯,妓女像耶稣挥动着他的手

语言的光芒中一首恶诗走来

这感觉像被侵犯

只是习诗的人啊

你必须爱徒般

为世界的假阳具加冕

因为照习惯,语言的瘟疫会被摆上

最奢华的酒桌

我忽然对桌上的笔

产生强烈怜悯

几千年悲痛欲绝的人民

只有这么瘦的一支笔

一瘸一拐,飘坠着,跟随着

绞刑架浪迹天涯

多么希望高灯长照

诗歌的乱葬岗

这个巨大的微生物

你们要视而不见么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