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

生于偶然,又重生于偶然,惊奇于偶然,直到必然

现代诗:我和两个少女半夜逃跑

發布於

可以唱出来


去想,有一个人

在海边吹葫芦

他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他的发丝清凉,像水漫上脚趾

他不停的吹着,吹着,好像什么

也不需要,什么也不为

吹到鸟群

骤雨般下落,心中的歌曲

烟尘一样散去,飘飞,疾走

追逐着日出那异样温柔的闪光


树屋

 

我和两个少女半夜逃跑

她们一个六十岁,一个六十二岁

这消息传的漫天都是

我把我的车停在墓地边

里面有一切的产权

和我借宿的名字

 

从冷水里洗脚归来

春天的鱼

也趴在树林里

我们爬上树屋

铺好野餐布

点蜡烛,备上橙子,

柠檬,一瓶黑莓酒

多莉戴着面纱,孩子般地

笑出声来

凯瑟琳则眯着眼睛抽烟卷

 

餐后,我们背靠背躺在一起

感受到彼此佝偻的背

被太阳浆洗后的温度

 

如果愿意

我将在树屋度过

永远的童年


 无题


God这个词已经失去了它最初

全部的意义——


异常之事,从来平常

不止是黑白颠倒,昼夜倒置

 

古代与现代在奴役中达成了统一

罪恶叙事与光荣叙事出自一张嘴

地狱是沉默有序的头脑

也是自我,顺从和人生目标

 

到了夜里,称作为人的词汇

匍匐上岸,尽管在后视镜中

它是哥特的,一个吻切齿而出

翻身发出虎鲸的闪光

一颗颗死不瞑目的眼珠

游动于电子屏幕


失眠


不眠夜,我是垂而不死的

罪犯,被抬到空中的婴儿,

袈裟上的破洞,来不及去爱的人。

 

人群夺门而出,扛着棍棒,紫色花束,

没有路标,它们在我之中来来往往

像神秘的亲人,拧紧我全身的螺丝

 

我曾以为,梦是逃生口,进入后

才发觉是三重门。没有人能看见自己

全世界的面孔。


透明的鱼

 

我在他的身体里

看见了没有谎言的世界

里外如一,携着内脏心肺行走


某人

 

她活着,又说

愿我死去

 

她爱着,又说

都是假的

 

无题

 

人不能算计他的手指

如同无法用跳火盆的姿势入睡

千百年的人类打造着圣象

而真正活着的注视着草地

 

契约感情

 

死刑已经取消

新窗帘飘动在旧屋子里

这一对夫妻正实行着非暴力沟通

他们的契约整整齐齐

有三十五页


一幕


冷风中驱马的人

即刻停驻

 

埋在稿纸里的脖子

忽然抬起头来

 

向后昏倒的日子

在脖子上扎上热气球

无限云和一朵肿胀的花


我翱翔在一次死心中

 

看到云却永远无法触碰

下一刻对于这一刻无影无踪

除了风,没有恒常之性

大树会衰枯成泥,磐石也随风飘散

我翱翔在一次死心中


无题

 

别去探问悲哀

保持他神秘的美感

像是赎罪

忍住拳头

也忍住诗歌

我的人生因无为而得以保守

  

自我,恰恰是非自我的

 

永远有一个

哪里人

永远有一朵

这朵花

我刚忘记了

要说的话

顿悟原来

在此处


骑车静心

 

影子的花臂将我抱上车座

黄色蝴蝶飞在眼前

路,忽短忽长

我感到自己是

史上最悠远的人


公园晨记

——赠L


消失的言语下

诗在发芽

 

现实触及不到处

无限在那里深根

 

和恋人比肩而坐

一片红叶堵我的嘴

 

风涂抹淡然的脸

以妙声众鸟闲云


灵魂走失


灵  魂

    失      了

你  能

找回来吗

但如果

你的   灵

也  走

失了

或  忘了

我们

会成为

彼   此

最 

遥                                远

的                                      幻影

爱  的

幻影影影影影


想自由


是吗?我只

    是

在    想

     由

的说

我想

所有的

认了


想妈妈

 

——因2019年末疫情导致无法回家过年,故有此首

 

我今天早上

一睁眼

就想

妈妈

不是我想

我妈妈

而是

一想起

我不在

我妈妈身边

如果我

妈妈

人寿

已尽

我将

更加

这多么

难过

2020.2.1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新人报道 | 我是不写顺民诗的布林,荒谬是我所有的灵感。

如果你也是幸存者

诗12首:率先沉默的人,泄露了寂静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