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

生于偶然,又重生于偶然,惊奇于偶然,直到必然

失眠语言艺术(现代诗):一颗安眠药不能逼供出安详

發布於

失眠之一


心跳的一万只针脚

光晕里乌鸦奄奄一息

黑暗急促走来的脚步声

去与自己重聚

一颗安眠药不能逼供出安详

我注定是那无法停止的花声

从身体中逃亡……




失眠之二


古老的失眠

就是以身体献祭

深夜的缪斯和沾沾自喜的苦难


我在白昼挥霍过糊涂的幸福

只有用月光挤出无限的浓墨

才够写出一个“晚安”


恰恰是这两团烧焦的火焰

点亮了我的双眼

知觉留恋着存在的奥秘


奥秘是不会睡去的

地久天长的一个梦


失眠之三


合上眼皮

在黑暗里长腮

吃黑暗的纤维

吸收睡眠

光抽出钥匙

而我的意识却打开一座

卢浮宫

缓急不一的轮廓

“半滴就是汪洋”

我看见陌生又熟悉的面孔

听到额头上方按手机的声音

一位隐士住在我的头颅里

树荫下他阅读志怪

呼吸的灯盏被谁吹灭?

我只是一个路人

在身体里跌跌撞撞的跑着


失眠之四


我不知道我在何处

感冒和失眠让我陷入空洞

像晕倒在灰色的沙滩上

任凭灰色的气流冲走我的感觉材料

意识与肉体的分隔

愈来愈远,愈来愈沉

我拉着两方的绳索

不是用手,而是用我对梦的记忆

尽管我所经历的比熟睡的梦更加暧昧

这是活死人的路程

我不知道我在何处——我晕倒

却俨然是个办公大楼的正常人

他们不会扶我,他们负责看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