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气象社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红墙里的秦始皇 (三)「丧家之犬」和「平等的奴才」

(edited)

(备份自墙内同名作死公众号)


秦制奠定后,先秦的古典儒学就凋零了。

秦朝以后,所谓的「术」逐渐成为「秦」装点门面的工具。「门面」这种东西,就像朝廷开会一定要把「坚持马克思…………」blahblah全念一遍。毕竟秦王的小将们在「至暗年代」里已经把残留外表的「儒」都彻底撕烂了。

回到春秋战国的乱世。「儒」与「法」在价值观上差异巨大。而我想强调的是这一点:
「儒家」是要实践一套「先于权力」的准则。
「法家」则要确立一套「顺应权力」的准则。

何谓「先于权力」的准则?譬如孔子讲的「仁」,孟子讲的「义」,卢梭讲的「社会契约」。
何谓「顺应权力」的准则?譬如商鞅讲的「弱民」之术,韩非讲的「扬权」之术,本朝想改就改的所谓「宪法」。

「弱民」和「扬权」或许比较陌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出典如下:

「民弱国强,民强国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商君书・弱民篇》

本篇商鞅开宗明义介绍了一套「强国」理论:「务在弱民」。

《韩非子・扬权篇》主要安利了一堆提升君主权威的心术,比如:

「主上不神,下将有因。」
译: 主上如果不神秘莫测,臣下就有机会利用。

《商君书》和《韩非子》对后世帝王来说,都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相当于中文版的《君主论》(意大利人马基雅维利在1513年献给佛罗伦萨领主洛伦佐二世)。

因而「法家」的「法」既非现代国家奠基立国的宪「法」,也非强调平等原则的律「法」,而是最高统治者的想「法」。如果法家也讲一种「平等」,那么就是:
「所有人都平等地成为一个人的奴才和工具。」

「法家」站在巩固君权的实用主义角度,对孔孟主张的「仁义」是鄙视的。

「民者固服于势,寡能怀于义。」
《韩非子・五蠹》

译: 人民向来屈服于权势,很少能心怀仁义。

如果今天的你(注:此文原载于墙内)深深同意这句话,那么恭喜你,经过两千年的熏陶,你的认识水平已经和帝王看齐。了不起!请立即登录「学习强国」APP进行深造!

当年秦王嬴政读到《五蠹》,激动不已,惊为天人:「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心腹李斯说:这是我同学韩非的书。

「是故乱国之俗,其学者,则称先王之道,以籍仁义,盛容服而饰辩说,以疑当世之法而贰人主之心。」
《韩非子・五蠹》

译:因此,搞乱国家风气的,就是那些学习典籍的人,动不动就称赞那些过时的治国方法,假借仁义之说,装点一番仪容服饰,修饰一堆辩论说辞,只为质疑当今的法统,从而动摇我们大大的路线。

我已经为网络评论员找好了如此华丽的喷法。你们(注:此文原载于墙内)拿了报酬,四六分成,该给我三毛吧?

那么孔子说的「仁」,究竟该怎么理解?
他的弟子也曾多次问过他,值得另篇详述。他最短的一个回答,就是两个字:「爱人」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
《论语・颜渊篇》

在「礼崩乐坏」诸侯纷争的春秋末年,孔子周游列国,提倡恢复「礼制」,施行「仁政」。

「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论语・尧曰》

恢复被灭亡的国家,重继已断绝的传承,提举隐遁中的贤者」。孔子的主张显然与弱肉强食「霸道」正兴的春秋时代格格不入。

孔子在郑国街头和弟子走散。子贡找不到老师,向路人打听。路人说:

「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
《史记・孔子世家》

译:城墙东门那儿有个人,额头像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子产,下身比大禹短三寸,一副圣贤模样,但那憔悴颓废的样子好像一条丧家之狗。
注:尧、皋陶、大禹、子产都是儒家价值中的贤者。 相传大禹和孔子都身材高大。

子贡说:啊呀,那就是我家老师呀!后来他把路人的话转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

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长相啥的都不重要,像条丧家犬倒真没错」。这件逸事流传下来,成为了「丧家之犬」的出典。

我想起星爷《大话西游》的结尾:「他好像条狗啊!」

孔子颠沛流离十四年回到鲁国,在人生的最后五年专注于教育和古籍整理。

战国以后,兼并战争的惨烈程度急剧上升。秦国奋六世余烈,在商鞅、韩非、李斯的理论和实践下消灭了诸夏:其中有六国,有周天子,当然最后也包括秦自己。

而这三位「法家」代表人物的下场呢?

秦孝公死后,新即位的秦惠文王把「强国」功臣商鞅视作威胁,将他车裂灭族。

秦王嬴政在与韩非初次对谈后,发现韩非口吃,颇感失望冷落了他。李斯深知老同学的理论功夫远超自己,怕他哪天又重新得宠,自己必定失势。于是李斯向秦王进谗言把韩非下狱,最后私自逼韩非服毒自杀。

李斯在秦王称帝后,任丞相。始皇死后,他与宦官赵高密谋拥立幼子胡亥为秦二世,矫诏赐死长子扶苏。后来赵高得势掌权,捏造了李斯父子谋反的罪状。李斯被腰斩灭族。

后人以「作法自毙」形容商鞅等人的下场,正是对「秦法」之「反噬」最好的注脚。

在秦王们的眼里。
处死一个功臣 和 斩杀一个「失期」的戍卒 并没有区别。
在开封的黑牢里害死战友刘少奇 和 在北京的学校里打死卞仲耘老师 并没有区别。
值得高兴的是,突然发现自己和一些超级有钱的大亨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嘛。

「他好像条狗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红墙里的秦始皇 (一) 乡愿

红墙里的秦始皇 (二) 诗经与邓丽君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