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羽

一个沙丁鱼,身首两节,一节喂狗,一节在大润发特价柜上

夏(1)

六四前几天,早上,手上所有看大世界的梯子全部被封,那一刻,打心底讲不出的恐慌。

庆幸的是对这件事留了备用方案,还给备用方案留了另一个不时之需的方案(一种嵌套

那晚,拉上窗帘,关实门窗,把灯亮度拉到最低,然后打开了直播。回想起那晚,感觉自己像一个避难的特务。

开场词把我镇住,愤怒,哽咽,原来我尚能在这土地上听到这种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里还有救。

让我崩塌泪目的,是开场的一首歌,没想到,一个消失了几十天的人,我竟以这种方式再次听到他的歌,李志,他的“广场”前奏响起那一刻,泪腺被击溃了,不知道那一刻是怎样的心情,不是开心,不是难过。

让我二次崩溃的,是再次被断网。开播半小时后,直播突然黑屏,loading图标一直打转,被检测到了,这是我第一反应。那之后,整个人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电梯的轰轰声在脑子挥之不去。我想,或许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吧。

隔天朋友告知,昨夜人数是过去5年之最,整整18万人多。我抬头望向烈日,太刺眼以致只能闭眼用脸颊去感受,这是5月以来第一次把肌肤放在太阳下炙烤,潮湿闷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路上尽是香水汗臭的混杂味,突然一阵风,微凉,镜头从脸颊的汗珠不断拉远,脸孔、身躯、街道人群,我确信那是南海吹来的季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