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

〽️ Umichlaw‘21. Perhaps an unprofessional professional.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lexcommunis

殺死三任丈夫的女人(一)

(edited)
這是有關美國證據法的系列文章,具體期數暫定,文章同步更新至電報頻道https://t.me/lexcommunis。電報頻道旨在介紹美國憲法及其修正案和相關判例以及其他普通法相關話題。

很高興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們通過這一期關於傳聞證據的推送又與各位可愛的訂閱者見面了。傳聞證據是證據法一個複雜的話題,普通法注重言詞証據(相較於大陸法系而言,大陸法系更側重於實物證據)。除了一些一般的規則之外,美國聯邦的證據法主要分三部分(1)品格證據;(2)傳聞証據;以及(3)第六修正案項下的對峙權。

在我們步入正題之前,我想先澄清一下被告在聯邦法院被起訴的罪名是五項郵件詐騙罪和三項電匯詐騙罪,被告並沒有因為謀殺罪在聯邦法院被起訴。至於被告是否在州法院被起訴謀殺罪,這一部分我沒有去調查,本案是學習傳聞證據的時候被提到的(United States v. Gray 405 F.3d. 227)。準確地說,被告Gray涉嫌謀殺的是兩任丈夫和一任情夫,標題是為了宣傳而設;並且這一系列的推送不討論是否被告因涉嫌謀殺被定罪。

礙於篇幅,今天的推送主要著墨前兩任丈夫被謀殺的案情,關於爭議焦點和其他技術性問題我們留待之後的推送再行討論。被告與證人Wilson在2000年的夏天認識成為了朋友,Wilson與被告經常在電話中交談並時不時地造訪被告。某一次Gray在家中打掃衛生 Wilson前來幫忙,Gray離開了一陣回到打掃的房間的時候,被告拿出了一疊報紙,這些報紙上面報導了被告過去曾被逮捕的經歷,這些報章中宣稱被告殺死了她的前夫們。Wilson詢問被告這些報導是否屬實?

被告回答Wilson說她準備告訴Wilson一些她從未和任何人提及的事情,而且也不希望Wilson就此發表任何言論。隨後被告平靜地用陳述事實的方式告訴了Wilson「她殺死了她的兩任前夫和另一個男人。」。根據Wilson所述「被告告訴我她和第一任丈夫Stribbling一起出去兜風然後她用槍殺了她丈夫,把屍體留在了River Road並把現場偽造成像是搶劫。」,之後被告又向Wilson坦白「她也殺死了第二任丈夫Robert,儘管殺死Stribbling的時候她是一個人,但是殺害第二任丈夫Robert的時候她獲得了她表兄Goode的幫忙。」被告之後向Wilson解釋到「Goode曾敲詐她。」希望從她那裡得到一筆錢以換取Goode的沈默。

被告的第一任丈夫Stribbling保有一份壽險且被告是保單的受益人。Stribbling在1974年3月3日被在停在其家附近的River Road的車中發現死亡,法醫鑑定造成死亡的原因是擊中頭部的一槍。Stribbling死後不久,被告向保險公司申請了索賠並收到了一張USD16,000的支票。

被告與第二任丈夫Robert在她仍與Stribbling婚姻中便開始了婚外情。1975年8月這對夫婦在馬里蘭州的Gaithersburg購置物業,首期中大部分的款項便來自Stribbling的保險金。Robert也保有兩份保險,第一份保險在發生保險事故的時候將會把物業餘下的按揭貸款付清並將多餘的部分支付給他的配偶,即被告;第二份保險是壽險,受益人是被告。Robert在1990年8月離開Gaithersburg家中並告訴家人他的妻子試圖殺害他以及被告與Goode有婚外情。1990年8月末,Robert對被告提出了刑事指控,聲稱被告試圖在他的辦公室用棒球棒和刀意圖襲擊他(關於個人提出刑事指控的安排,有別於檢控權僅能由檢察官行使的模式我們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行討論)。Robert也對Goode提出了刑事指控,聲稱Goode用一隻9毫米的手槍威脅他。

Robert在1990年10月5日出庭了,但針對被告和Goode的案件仍繼續審理中。同一天,Robert向警方報告了在他回家的路上,被告曾在後方對其閃燈希望其靠邊停下,但Robert沒有照做;之後被告與Robert並行行車,Goode從前排乘客座位中靠前坐起並用槍指著他;警方因此向被告和Goode發出了逮捕令。在1990年11月16日的庭審日,Robert在他的新公寓中被發現死亡,胸口和脖子各中一槍0.45英吋口徑的子彈。

Robert死後,第一份保險的保險公司向被告支付了USD51,625的保險金以支付物業的按揭貸款。隨後被告將物業處置並獲得了可觀的收益。由於Robert第一份保險的保險金超過了按揭貸款的餘額,所以保險公司計劃將額外的部分支付給被告,但由於不知曉被告所蹤,因此該部分保險金超過10年未有處理。2001年,當聯邦執法機構告知保險公司被告的住所後,保險公司通過郵件告知被告該部分超出的保險金。收到郵件後,被告詢問保險公司如果Robert的死亡是意外的話,保單項下的保險金是否可以雙重賠付。保險公司告知沒有雙重賠付後,被告寄出了賠付申請。保險公司最終向被告支付了USD2,400的支票。被告也曾在1991年向壽險的保險公司申請賠付,但是該保險公司知曉被告牽涉到Robert的謀殺案中,因此要求被告宣稱她擁有保單項下的利益,被告拒絕了。該保險公司隨後提起了一項確認受益人的訴訟,被告提出了反訴並要求保險公司支付律師費,訴訟幾乎花光了保單項下所有的保險金,其他可能的受益人也放棄了他們的主張,最後保險公司向被告賠付了USD2,00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