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13

空白與自由 業餘創作者!

逝者 | 金基德:性、民主、現實和電影

去年的12月,有消息傳出,韓國導演金基德因感染COVID-19,在拉脫維亞病逝,享年59嵗。

隨後,家人證實了其死訊。

金基德早前前往東歐國家拉脫維亞,並有意於當地定居。

從1996年的處女作《鱷魚藏屍日記》(韓文:악어,英文:Crocodile)開始,到遺作俄語電影《Dissolve》,金基德生前共導演20餘部電影。

最近,在一次內部電影分享會上,有朋友提到金基德的電影《人間·空間·時間和人間》(韓文:인간,공간,시간 그리고 인간,英文:Human, Space, Time and Human,又譯作「末日飛船」)。這是一部探討人性的片子,一艘在大海中行駛的軍艦,搭載一群三教九流的幫派分子,一個議員和他的兒子,一個神秘的老人,一對新婚夫婦,一群性工作者。在經歷過一夜的酒精、毒品和性暴力之後,早晨,所有船員發現本該在大海中行駛的軍艦,竟莫名的漂浮在天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接下來船什麼可以著陸,於是一場關於人性善惡的事件開始逐一暴露。先是從食物分配開始,議員和幫派分子們掌握了食物的分配權,再到後來斷水斷糧,人與人之間開始撕殺、反咬,直至最後發生人吃人,尚有一絲氣息的人想盡力的活著。當然,影片的最後還有關於人性和倫理道德的討論。

《人間·空間·時間和人間》電影ju zhao

金基德的電影,大抵都離不開對社會底層問題、人性、性與愛、生存與絕望等議題的討論,這也構成了他畢生電影的獨特風格。

性、底層和普遍性

《鱷魚藏屍日記》是金基德的處女作品,這部處女作已經能窺探出他往後的電影風格。無所顧忌、脾氣暴躁的青年流浪者鱷魚,靠著拳腳和暴力統治著橋底下的流浪者小男孩、老爺爺,平時靠掩藏自殺者的屍體再協助警方打撈賺取「勞務費」,生活的現實,讓他不斷遭受挫折,只有水底的那份小空間能讓他感受到一點寧靜的美好。其實再惡的人,實際上也有人性善的一面,一日,他救下了一個為情跳江自殺的少女,雖然後來的影片講述只是為了一己私慾佔有那位女孩,但能讓一位欲死者放棄死亡,多少也是有一些善舉的。

另一部作品《雛妓》(韓文:파란대문,英文:Birdcage Inn,又譯:迷情客棧、情色屋簷下),是金1998年導演的作品。是一部關注妓女貞花生活的影片,這部片子也讓金基德在韓國收穫了「娼妓導演」的「頭銜」。也有評論者後來,將這部片子歸為「妓女三部曲」之一,另外兩部是:《壞小子》、《撒瑪利亞少女》。

爭議和批評大過讚揚之聲,但,讓社會底層每個角色都有平等的發聲渠道,讓觀眾看到社會底層的現實,是這位「野性導演」頂住爭議和批評,繼續拍下去的動力。性、底層的生活狀態,在現實社會中具有普遍性。影片《雛妓》的最後,房東的女兒惠美也走向了與貞花同樣的路。

社會邊緣小人物的生活方方面面,被社會精英階層遺忘殆盡,卻被金基德在電影裡重新拾起。

無聲勝有聲

金基德電影的另外一個特點是:主角台詞極少,有時候甚至用無聲的動作來表達有聲的語言。例如:《空屋情人》(韓文:빈 집,英文:3-Iron,香港譯:感官樂園,又譯:空房間),男主角全片沒有一句台詞,女主角僅有3句台詞。這部影片卻榮獲了第61屆威尼斯國際影展銀獅獎「最佳導演獎」。

音樂和音效的出色運用,給這部影片帶來了不錯的口碑和商業價值。影片從無聲過度到有聲,雖然有很多爭議,但片尾女主角的那句「我愛你」、「吃飯吧」,無疑是全片的點睛。

相比《空屋情人》優雅又精緻的世界,另一部影片《莫比烏斯》(台灣譯法,韓文:뫼비우스,英文:Moebius,香港譯:切膚之痛)顯得較為血腥。這部影片也是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台詞,全靠主角的動作、嘶吼以及肢體語言來表達影片的故事。

莫比烏斯環,原本是一種只有一個表面和一條邊界的曲面,是德國數學家、天文學家莫比烏斯和約翰·李斯丁在1858年發現的。莫比烏斯環代表了一直走下去,無限循環,停不下來之意。

影片《莫比烏斯》,講述的一個家庭父子、母親與父親在外的情婦之間的糾葛故事,既有母子亂倫的家庭倫理,又有青少年不宜的切斷生殖器的場景。由於影片內容過於血腥等,甚至一度受到了南韓的電影放映部門的審查刪改。從母親發現父親在外的情婦開始,母親原本想割斷父親的生殖器,卻沒成功,轉而去割斷了在熟睡中的兒子的生殖器,悲劇開始發生。到後來,因為此原因,兒子在社會中一度受到霸凌。父親為了拯救兒子,不惜犧牲自己的性福以替兒子移植性器官,悲劇從此開始無限循環。

《莫比烏斯》電影海報

這部影片從始至終沒有一句台詞,全是通過精準的情緒、動作傳遞,卻絲毫不影響影片中故事的表達和角色內心的傳達。

電影首先是一門視覺藝術,聲音是電影的輔助,在金式電影中,語言往往臣服於靜寂的動作、情緒。《空屋情人》、《莫比烏斯》傳達的也是這種感覺。

速戰速決的「戰鬥式」拍攝

金基德在電影拍攝中,常常帶有一種速戰速決的「戰鬥式」拍攝,以短時間、低預算的方式迅速完成一部電影的拍攝、製作。例如:2000年的片子《虛擬復仇事件》(韓文:실제상황,英文:Real Fiction),據說這部片子拍攝只用了一天即完成。

此外,像2012年上映的片子《聖殤》(韓文:피에타,英文:Pieta),講述一個男子放高利貸,然後暴力催款,甚至將欠債者斷手斷腳之後以工傷名義騙取保險金的故事,是一個公義與復仇的電影。這部片子拍攝只用了10天,僅花費1億多韓元,而當時南韓商業電影的平均製作成本高達40億韓元。最終,《聖殤》還獲得了第69屆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第33屆南韓電影青龍電影獎最佳影片獎。

另外,像《情弓》(韓文:활,英文:The Bow,又譯:情慾穿心箭),講述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女之間的愛情故事,拍攝只用了17天時間。《援交天使》(台灣譯法,韓文:사마리아,英文:Samaria,香港譯:慾海慈航),整個製作成本僅花費5億韓元,拍攝11天完成。《空屋情人》拍攝只用了13天。

這種,低成本、「戰鬥式」速戰速決的拍攝方式,是金基德電影拍攝過程中慣用的模式。

一半抽象、一半現實和理想

批判現實、批判生活以及反思人之本性,在現實和抽象之間迷離遊走,是金基德電影的又一特點。《春夏秋冬又一春》(韓文:봄여름가을겨울그리고봄,英文:Spring Summer Fall Winter and Spring)以抽象的概念和濃厚的佛學色彩,講述發生在春天裡的罪惡,夏天裡的慾望,秋天裡的愛與恨,冬天裡的反思,再到下一個春天的來臨,不斷延續。但事實上,這週而復始的春夏秋冬,也是故事裡小和尚從童年走向少年、青年、中年,步入老年的現實人生軌跡。

《春夏秋冬又一春》的電影海報

2014年的片子,《一對一》(韓文:일대일,英文:One On One)批判的是南韓民主的虛假現實。電影的開頭是一位高中女生「民珠」(韓文音譯,又有評論者認為這個名字影射的是「民主」一詞)被七位神秘男子聯合用膠帶綑綁,最後窒息死亡。於是,少女的父親為了復仇組織了「復仇者聯盟」,對七位施暴男子開展了私底下的復仇計畫。當復仇計畫一項項展開之後,甚至觸底到政府高官要員後,所有參與施暴的男子都說是奉命行事。電影反應的是南韓民主的另一面,暴力組織和國家權力相互勾結,平民百姓就只有受到欺壓,經歷過光州事件得來的民主機制就會退步,甚至失效。

金基德的電影似乎都有一種場內冷淡場外熱銷的情形,從處女作《鱷魚藏屍日記》之後,長達數年時間裡,金氏電影都不被忠武路電影圈所接受,被南韓的觀眾認為是非主流的小眾獨立電影。但,你不得不承認,真實應景的電影主題,獨特的作品世界觀,終究是實現了他成為著名導演的夢想。

慾望的謊容

《慾望的謊容》(韓文:시간,英文:Time,又譯:謊顏)是金2006年的一部講述整容題材的電影,把一個不信任和不安感的愛情,女主角世熙覺得自己不再有魅力,怕男主智佑會愛上其他女人,於是她決定去整容並且毫無預警的消失,最後男主也去整容。這條,以男女主角均去整容為主線,探討南韓的整容風潮,以及慾望、謊言在男女主角上的真實發酵。

其實慾望,有時真的可能會毀掉一人,尤其是人類最難克制的3大慾望之「性慾」。

早在2018年的3月,韓國當地的電視MBC的節目《PD手冊》播出的一期節目,在進行「Me too」運動探訪時,揭露了金基德的多宗性醜聞和性侵的事實。一夜之間,這位鬼才導演醜聞纏身,才華和人品終究沒能畫上等號,此後金基德進行了反訴並被駁回,可能就此再也邁不過這一關。

有時候一個人犯下的錯,往往是慾望在作祟,再鬼才的導演,大抵也逃脫不了這種慾望的枷鎖。但,當身分被瓦解之後,其實可能變得什麼也沒有,甚至陷入歇斯底里的深淵。

2020年,全球的疫情肆虐,我們終究是在封城、封國、禁航的法子之下,渾渾噩噩的度過了這366天。2021年至今,疫情消失的那道曙光依舊沒有看到。金基德的結局,有人說是荒誕,有人說這很金基德,但無論如何,逝者已逝,對與錯、批評與謾罵可就此止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