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

途中那些細節 沒有太多的記載。 讓我們做一隻小小的螢火蟲,在黑暗中照亮彼此。 #你我要化做螢火蟲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他們想埋葬我們卻不知道我們是種子 #但願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繼續做一點事

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

發布於
​白色恐怖最怕光明正大。在權威之下,我們無權害怕。

今日看到的第一條新聞,是法國戛納影展壓軸放映香港導演周冠威關於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

立場新聞:秘密製作反送中紀錄片入選康城 周冠威堅持公開身分﹕不想揣度紅線在哪,否則不成自由

電影預告片今日同時投放到youtube,當日已有超過19萬次播放。

Revolution of Our Times - Official Trailer 《時代革命》預告片
Revolution of Our Times - Official Trailer 《時代革命》電影海報

今時今日,大家都在港版國安法製造的白色恐怖之下人人自危,連紀錄片中的不少受訪者都或在獄中,或流亡海外。而導演卻偏偏仍保留那四字口號作為片名,仍堅持公開自己的名字:「我不想揣度紅線在哪裡,否則便不成自由。」

還未能看到電影,但預告的兩分鐘已令人激動不已,催人淚下。很感激導演將自由之夏所發生的事紀錄下來,就像32年前天安門廣場盡忠職守的記者一樣。當權者日後大可以照舊在歷史教科書上輕描淡寫地留下一句語焉不詳的話:「2019年夏天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發生了一場政治風波,一小撮人由於受到境外勢力煽動而發起了黑暴行動。」不過,這部紀錄片,還有很多其他映像、書籍、歌曲等藝文作品,幫我們保存了這段記憶和歷史的真相。

米蘭·昆德拉說,「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在黑暗的時代,我們最後仍能夠做的抗爭就是傳承記憶,將歷史的真相傳給下一代。活下去,記住這裡的一切。

在人人都明哲保身的時代,總有一些不懂得趨炎附勢的傻人。他們拒絕做自我審查,堅持發聲、講人話。創作者一定是心裡有話要講,所以想發出聲音,想讓別人聽到,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未來的人聽到。

在牆內長大,一早就學會了沉默是金的本領。禍從口出,言多必失,唯唯諾諾才是應有的態度。殊不知,正是這些沉默和對政治口號、標語的重複和盲從才使極權的意識形態統治起作用,因而極權制度的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而要突破這個循環,唯有「活在真相中」(“to live in the truth”)。(這個觀點來自哈維爾的《無權力者的權力》,多謝鹽叔)。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2020:活在真相中
鹽叔:極權生活指南

周冠威說,從19年的運動中,他感受到很多其他人散發出來的希望和勇氣。如果恐懼可以傳染的話,他也希望將他收到的這些勇氣和希望傳染開去。人不是因為有勇氣才走出來,而是走出來了,才有了勇氣。這正正切合了《時代革命》海報上的話:不是時代選中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

周冠威:若恐懼可傳染,希望勇氣也可以傳染開去;秘拍《時代革命》於康城首映,紀錄反送中憂歷史被扭曲;恐懼未到不自我審查

這些拒絕撒謊的人,創作出來的作品也最好看。創作需要有靈魂,而信仰是搶不走、擊不碎的。藝術作品的生命力正在於真實,摻一點假就顯得矯揉造作,特別作狀,沒辦法。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暴政極權都喜歡燒書、迫害讀書人。中國還說什麼文化自信,文化走出去,注定只能是空話。害怕人民說真話的政權,還奢望能有什麼文化?

Last but not least,夕爺鼓勵我們,這世上黑暗怎會永遠戰勝光明?只要保持自己的光明,螢火蟲也能照亮世界——你我要化做螢火蟲。「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鏗鏘說 (一小時版):林夕:放下與執著


滅火器 Fire EX. X 林夕 - 雙城記 City of Sadness Lyric Video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人大《国安法》,香港RIP?

文化令我們reconnect!

從《十年》到《幻愛》,「失敗青年」周冠威:電影不應是競賽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