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

途中那些細節 沒有太多的記載。 讓我們做一隻小小的螢火蟲,在黑暗中照亮彼此。 #你我要化做螢火蟲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他們想埋葬我們卻不知道我們是種子 #但願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繼續做一點事

人大《国安法》,香港RIP?

發布於
修訂於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香港的《国安法》来了,在北京的全国人大上。

如果说是完全没有征兆,其实也不全对。我突然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上周末DSE的历史试题要即刻撤回,而香港电台的针砭时弊的老牌讽刺节目“头条新闻”为什么要突然紧急刹停,就连好几次顶住压力的广播处长梁家荣这次也“顶不住”了。

结合这两天人大推出《国安法》,似乎就都说得通了。

去年香港的反修例运动群情汹涌、越演越烈。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的影响,不知道是不是能歇息下来。“歇息”这个词用得很是勉强。运动只不过是由于肺炎的防疫措施限聚令而暂时中止,大家才趁机喘口气。五大诉求仍然未得到回应,监警会的报告慘不忍睹,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矛盾会得到缓和。

人大推出《国安法》给出的理由,是香港去年反修例风波以来发生的行为和活动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可是关注香港问题、能看到墙外新闻的人都知道,恰恰是因为港府强行制定送中条例才引发众怒及后续一连串的运动,而不是相反。

说起上来,反修例运动正是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开始的。不知不觉,竟然已经一年了,尽管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说得过去的说法。去年此时,六四三十周年纪念,各地做了大祭,很令人感动。达明一派在5月创作了一首新歌《回忆有罪》,林夕填的词,句句到肉。官方MV将六四和中国数字监控的现状展示出来,鲜红的屏幕,消失的ERROR 404,绿色的坦克和前面骑车逃命的人,烛光,黄色的雨伞,一团团烟雾。任何这个时代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看到这条mv,相信应该都会百感交集吧。

2019年的6月4日是星期二,之后的那个周日是6月9日,民阵在这天发起了“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据民阵公布的数字,这次游行的参与人数有103万,在香港历史上参加人数第二多,仅次于1989年六四前夕声援北京学生的大游行。游行的影像纷纷登上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头条,除了中国大陆的。

那些场景确实震撼。一条主干道居然挤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人流,一眼看不到尽头。尽管各方对这次游行人数的具体数字说法不一,但无论如何,任何人都能够看到,一定是很多很多很多人参加,这点毋庸置疑。

这些都是香港人吗?市侩、揾钱至上的香港人?连香港人自己也不信。

香港只有七百多万人,出来游行的居然高达100多万。按照这个比例,中国大陆有2亿人上街游行,那情景会是怎样,我无法想象。然而,港府发言人竟当晚迅速发表声明,6月12日要坚持二读,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香港各界于是纷纷发起三罢,于是有了6·12的占领金钟,有了后来的港铁不合作运动,还有6·16的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大游行,参与人数甚至达到了200万零1个。

可惜都没用。

于是之后,在7月1日香港回归周年纪念日这天,香港的年轻人们以暴力攻占了立法会,向国徽泼漆,震惊世界。再之后,香港频频占据各国新闻媒体头条,但和解的迹象始终杳无踪迹,只有暴力在升级。从“暂缓“到“寿终正寝”、”is dead“,再到“撤回”,为这一个说法,港人等了三个多月,而期间经已发生了7·21元朗黑夜、8·31太子尸杀列车、10·1开枪等事件,更莫说每周末的抗争、警民对峙,各种“和你*”行动、“店铺装修”,以及后来的理大围城、《紧急法》、《反蒙面法》、区议会选举泛民大胜、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元旦大游行……整个社会分裂为黄蓝阵营,家人反目,亲友决裂。

曾经声誉良好的香港皇家警察,现在居然被蔑称为“黑警”和“狗”。而示威者,竟成了“曱甴”。

如果不是爆发了新冠肺炎,有消停的机会吗?Reconnect可以,再出发可以,但如果之前的积怨不先解决,不知道还怎么可以。

整个反修例运动的过程中,我看到了示威者的暴力,而北京显得相对地相当克制。200万人上街游行,大陆媒体不报道,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事,一贯如此。中联办换了人,不过,好像也就差不多了吧?不过如此?

我是这么想的,直到这两天看到人大推出香港《国安法》。

因为一条送中条例,香港去年已经扰攘得鸡犬不宁了,一波未平,这边厢居然人大直接推出《国安法》!

难怪香港股市大跌,“移民”又再次上热搜。

港人向外移民也不是新鲜事。六七暴动要移民,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订后要移民,89六四要移民,97回归要移民,往外已经移走很多了。心里都明白,在外不过图个安稳,哪里比得上自己家乡。不是崇洋媚外,其实很想安土重迁,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前两天才为“头条新闻”写了RIP,今天难得要为香港写,甚至不用等到2047?真不想见到这样的局面。

2020年开年即遇上大瘟疫,甚至蔓延为全球的大流行,可谓是流年不利。在抗疫的问题上,和外国对比,即便是和发达西方国家对比,我觉得中国政府的表现其实很不错了。尽管在开头,政府有隐瞒,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但讲句公道说话,这是新型的病毒,人类对它还没有认识,政府出于维稳考虑,在谣言确认之前禁止传播,这是情有可原的。

反观西方国家,明明已经看到病毒在中国的快速传播,也已见到病毒带来的严重后果,他们却也并未能果断采取预防措施,甚至还浪费很多时间讨论新病毒是不是比流感严重,戴口罩是不是真的有用,禁足措施是不是有必要。

结果是,中国通过严格的限制措施将感染人数减至最低,令传染链可追溯,社会反倒较快恢复秩序,且民众的健康相对得到保障。而那些批评中国因为没有言论自由才酿出大祸的西方国家,民主似乎并不能帮他们做得更好。

截止到今天,从累积感染人数来看,中国已跌出了前十,尤其是新增感染的速度远低于其他国家。十四亿人口的大国,累计死亡人数却不是最多,而且已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的扩散。你可以说中国的数据做假,但抗疫的措施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强制上街戴口罩,出入境严格的检测,随处可见得测温枪,作为分级使用的红黄绿码,留给病毒的机会是真不多。我确实认为,中国政府在这次抗疫中做得很不错。

再加上中国近年经济的高速发展,基础设施的建设,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未来发展的规划,凡此种种,令我觉得专制政体有效率多了。民主究竟哪里好?“中国模式”会不会其实真的更好?

我正这样想着,直到目光又重新回到香港。基本人权的保障是历史发展的结果,是前人用血换取的教训,这点毋庸置疑,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历史发展就是明证。中国的大城市已经够多了,将香港变为另一个大陆城市是极其愚蠢的做法,正如人大今天推出的香港的《国安法》。

专制确实是有效率的,整个国家机器为一个人服务,哪怕这个人是恶魔或是白痴。如果那个人做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哪怕会造成很糟糕的后果,整个国家机器却停不下来了。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历史上已经有足够多慘痛的例子。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民主虽然弊处多多,但也成为了大多数人的选择,并逐渐成为一种普世价值。权力需要互相制衡,要将权力关在笼子里,要对公权力的使用进行约束和监督,甚至连中共自己也这么说。丘吉尔也说过,民主是最糟糕的政体,除了尝试过的所有其他那些。

人总是要犯错的,哪怕是再厉害的人。

我曾经很佩服邓老,居然能够想出“一国两制”这样伟大的构想。如果确实试验成功,大陆和台湾应该迟早可以和平统一吧?后来转念一想,好像也不对。当年如果不是他镇压了六四,中国现在可能早就民主化了,而中国和台湾的和平统一,可能早就实现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要喊打喊杀,令两岸人民头顶笼罩着战争的乌云。

遥想当年,大清也曾是天朝上国,万邦来朝,显赫一时。清廷的统治体系十分完备,动员和组织力量远远超过历代王朝,对新生元素的扼杀也不遗余力,但毕竟在集权统治的不断加强中不断走向衰落,最终灭亡。

封建王朝再强大,毕竟已经过时了,哪怕再闭关锁国,哪怕再建筑防火长城,哪怕那墙起得再高。就算再曲折,历史也还是要前进的。


德国之声:北京公开《国安法》细节 专家忧香港自治“被判死刑”https://p.dw.com/p/3cd7t

香港電台視像新聞RTHK VNEWS

https://www.facebook.com/715486135226112/posts/3479717342136297?vh=e&d=n&sfns=mo


#香港 #香港人 #1997 #2047 #中英聯合聲明 #一国两制 #一國兩制 #一國一制 #国安法 #反送中 #逃犯條例 #雨伞革命 #疫情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六四 #8964 #5月35日 #天安門 #林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431,頭條RIP.及民國第15任總統宣誓就職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國安法》和《基本法》的九點矛盾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