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暴露狂

年輕時常在電視上看到有關暴露狂的新聞,尤其在晚上比較偏僻的地方。那時我還是個高中生,覺得這樣的事應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畢竟我不會在晚上去偏僻的地方,總認為這個新聞離我很遠。

高中時我還住在龜山的眷村,每天一大早就要搭車去中壢念書,媽媽在縣政府(那時桃園還是縣轄市)做清潔打掃的工作,一樣也是一大早就得出門,於是我每天都和媽媽一起出門搭車。為了有位子可坐,我們都是早早地走到公車站等第一班車。

同時也在等車的還有一位和我是同一所學校但不同班的同學,我倆通常會坐在一起,直到中壢才一起下車走去學校。

有一回我們一樣搭了車,坐在位子上聊天,忽然覺得站在我們位子旁的男人開始有點奇怪,一直把手放在褲襠的位置,一開始我們還不以為意,後來這位男士,竟然在我們面前,不,應該說在擁擠的車上露出他的「鳥」,而且這「鳥」就在我們眼前,與我們眼睛的視線一般高,只要轉頭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圖片取自unsplash(用在這裡,有點對不起這張照片😅😅😅)

兩位女高中生,從來沒看過這個「部位」,當然也沒看過A片,根本不知道這個部位長成這個樣子。而且當時他露出的鳥並非勃起的,而是小小深色的一團,我們倆一下子先是怔住,一時間竟慌了,也說不出話,連大叫都忘記,我同學不斷地緊靠著我(因為她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我倆像驚弓之鳥般不敢亂動,兩雙眼睛只能往窗外看。

每當想起這段回憶時,我總是想,若是現在的我,絕對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也絕不會讓這樣的人得逞,一定會大叫讓大家都看看他,並且還要嘲笑他的鳥不夠雄壯。

但他那天偏偏就是得逞了,在我們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擊(大叫),他就得意地趕緊下車,而且整車擁擠的人當中除了我們兩人,沒有一個人看見,這件事讓我和同學既氣憤又驚嚇。

💉💉💉

這事過沒多久,竟然又有一則新聞,是關於歹徒隨機將針頭刺入女學生臀部的變態事件,而我們學校就有一位受害者。那段日子也讓我們這些女學生充滿了緊張與驚恐,深怕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被害者。

那陣子走在路上都是萬分謹慎,同時還夾雜著懼怕。況且也不知道那些針頭是否還有其他病毒感染,讓我們這些女學生個個人心惶惶,實在令人不安。

直到現在我都不確定這個案子是否已經破案,只知道這類人好像永遠都有「繼任者」,每一個階段都有這種奇怪的人存在,我不禁懷疑他們到底受過什麼傷害,才會把自己活成這個樣子,成為一個犯罪的人呢?

其實由此也能看出,一個人若心理生病了就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行為發展出來,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生病而變成罪犯,這實在需要家庭和社會共同負起責任。我相信這些症狀,一開始都是有跡可循的,尤其是家庭,若能發揮基本功能,就能早日防範,才不會釀出大禍。

若家庭和社會都能看重心理的健康問題,才有機會解決社會上所有的犯罪。這樣我們所生活的社會才有更安全健康的環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