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確診離我如此靠近

隨著疫情的日子一天天過去,周遭也的確聽到許多人確診的消息,想著不知哪一天就輪到我們。

沒想到我們醫師這兩天開始有點不舒服,星期二一早,他就帶了快篩試劑到診所,準備來篩一下看看究竟是否確診。

早上的診看完,午休過後,他拿出了快篩,心裡戰戰兢兢地,我略略說了一下使用方式,接著就看他去洗手間戳鼻子了。

裝入滴劑後就是決定的時刻,助理中我離他比較靠近,一方面是想確認他是否操作正確,另一方面也覺得應該不會確診。

沒想到剛將液體放入篩劑後,第一條T線條馬上出現,接著驗出來真的是兩條線,不僅是他開始緊張,連我們這幾個助理也跟著心跳加速,馬上將下午的患者改時間。

來張蜜蜂採蜜的照片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

平時我們與醫師的距離很近,總是在旁邊協助,雖然努力周邊消毒,都是防著患者,從沒想過可能是我們其中的誰會確診。或許期間沒做好安全距離,讓我們都開始胡思亂想。不自覺地感受到好像喉嚨也開始不舒服了,連咳嗽也出來湊一腳,像是煞有其事似的。那種以為自己確診的感覺不斷地攪擾我們的心。於是我們幾個立馬加入快篩行列,一個個像是等候審判的犯人。當快篩劑裡出現一條線的時候,瞬間我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只差沒有開口歡呼了。等待揭曉的過程,這種煎熬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不知道父母會如何懲罰。不過因為才剛確診,我們的狀況如何都還是未知數,只能趕緊將這一週的患者約走,再做打算。

目前我們幾個助理沒事,但這兩天是關鍵期,希望我們都能順利脫離危險期。


寫在第二天

自從疫情以來戴口罩已經成為每日必備的用具之一,不論去哪兒,總是罩不離身,此時可能只有在家的時候,才能盡情的脫去口罩的束縛,還自己的臉一個清爽自由。

但為何在家也要戴上口罩呢,無非是要保護自己也保護家人。因為知道我們的老闆確診之後,我就開始小心翼翼地盡可能讓家人避免染疫的風險,尤其兒子再過兩個多星期就要拍攝婚紗照了,上次已經因為身邊有確診者而被隔離,婚紗的拍攝只能延期,這次不想因為我又再次使他們的行程受到影響。

雖然昨天快篩的結果為陰性,仍然不可掉以輕心。老爺則開玩笑的說:「沒關係啊,我可以陪你一起確診」,我想他真是瘋了才會說出如此可笑的話來。

我說:「如果確診誰替我們送餐呢?」(只想著吃

我們只能關在房裡,什麼事也不能做,確診除了放假之外,全無好處。

當我們醫師確診後,我才發現這個過程還真是有些麻煩呢,雖然和之前相比已經簡易許多了,但自己什麼都不能做,許多事都要靠他人協助,的確相當不便。

不知道大家是否會像我一樣,當身旁有人確診後,喉嚨不自覺得就感到莫名的刺痛,好像頭也開始痛了,連咳嗽的症狀也越來越明顯,反正整個人就是感到不太對勁,就開始疑神疑鬼的。正因為如此我索性將口罩戴上,即便在家裡我還是這麼做,因為保護家人先從我開始吧!

但願明天的快篩能夠平安度過,否則說好的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又看不成了。


後記:

電影看了,表示上午快篩陰性。只是身體的症狀不減反增,多了頭暈的症狀,體溫也慢慢增加,這實在令我擔憂。而另一位醫師也在今天確診了(他們是夫妻),症狀和我一模一樣,這可讓我緊張萬分。

然而晚上再篩還是陰性,希望只是我剛好感冒,而不是病毒量不夠所以測不出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