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小姐,妳有賣嗎?

這些話也像是告訴我自己別害怕,只是誤會一場。

在我工作的診所裡有兩位醫師,他們是一對夫妻。以前他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安排國外的旅行,這陣子因為疫情的緣故,就改在台灣在地旅遊。我們這些員工也趁機賺個幾天的假期,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幫忙遛狗。

他們養了一隻狗,從小就帶來診所,將牠安置在診所後方的廚房內,一方面可以就近照顧,另方面也怕牠一隻狗在家沒人陪伴,便都帶在身邊,因此跟我們這些員工也慢慢都熟悉。醫師他們都有教牠基本的訓練,既不會亂尿尿,也不會破壞物品,是隻很棒的狗狗,我很喜歡牠。至少是在我不怕狗以後的事,自是無害與我,所以也能和牠好好相處。牠連我們的話都會乖乖地聽,不會搗亂,診所裡的同事都喜歡帶著牠出去散步。

🍁🍁🍁🍁🍁🍁🍁🍁🍁🍁🍁

忘了是哪一年的事,但記得是個夏天。那日輪到我帶牠去公園散步,下午4點以後,見天氣沒那麼炎熱了,就拿起裝備帶牠出發。(裝備:一個小包裡裝著塑膠袋、水、背帶、衛生紙、溼巾、狗狗零食)

在診所附近不遠處有一座小公園,平時大多都是有點年紀的人會去哪裡散散步或看人家下棋。也有人帶狗狗去公園走走,就像我們一樣。公園裡還有一個小小籃球場,平日沒什麼人,但遇上假日,就會有許多人在那裡打球。有的人是到了球場才邀其他人當作對手,一起打球,對於沒有球伴的人來說,是相當合適的。

我不打球,而是去遛狗的,偶爾也會站在球場邊上看一看人家的球技,畢竟以前曾經喜歡籃球,就是體力不足,無法打完一場,否則小學時搞不好就能當個籃球球員呢。就先別作以前的夢啦,趕緊說說那日發生了什麼事吧。

醫師家的狗狗

那日帶著狗,就這麼繞了公園一圈後,狗狗還不想回去,我們便找了個石頭椅子坐下,也讓狗狗可以滾一下草地開心開心。

過沒多久,有一位年約70歲左右的男士向我的方向走來,我以為他也想坐椅子,於是我本能的往旁邊移動,後來他竟然開口對我說:「小姐,妳有賣嗎?」

有賣嗎??有賣嗎??我摸不著頭緒,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我愣了好一會兒,以為我聽錯了,他也疑惑著我為何不回話。

後來我猛然想起,以前就曾聽說這座公園裡有流鶯,好像因為相關單位有整肅過,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該不會..該不會....,把我當作“流鶯”了吧?當這個念頭衝進腦海時,我連忙揮手搖頭,告訴他「我不是,也不賣,別誤會了。」或許他也發現弄錯人了,又不知該如何面對這種窘境,只好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說:「因為妳很漂亮,所以我以為妳是出來賣的。」

我真的不能接受這個藉口,若漂亮的女人都當作是出來賣的,街上多得是漂亮美麗的女人呢。

雖然知道這是他緩和場面的藉口,但礙於他是個有點年紀的先生,我只能不多做計較的說了沒關係,難不成我還揍他一拳嗎?心裡是很想啦

這時我趕忙起身離開那裡,帶了狗狗快步走向公園另一頭。走著走著,我回頭蹲下對狗狗說:「妳剛剛怎麼沒來救阿姨呢,真是的,只顧著滾草皮,以後都要在阿姨身邊喔。」也許牠聽不懂,但我說話的時候,牠很認真的聽著,這些話也像是告訴我自己別害怕,只是誤會一場。

回到診所,我站到鏡子面前仔細端詳自己,一切正常啊,我也沒穿得有什麼特別,為什麼會把我當成“出來賣”的呢?頭上像是有一陣烏雲飛過似的,真令人難過。

接下來的幾天,每當帶狗狗去公園時,我都把狗狗緊緊的帶在身邊。

上班時我把這事說給同事們聽,W同事說,好像流鶯她們都會隨身帶個小包包的樣子。所以W同事都會把拴狗狗的鏈子故意露一截在包包外頭,讓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帶狗出來遛的,比較不會被誤會。

而那天我也帶了個小包,差別在於裡面裝的都是狗狗的東西,狗鍊也在裡頭。不過出門會帶包包的人太多了,到底要如何判斷呢?

我應該強力推薦那位老伯應該先去上上課,認識一下流鶯的裝扮和特徵,否則他下次又要弄錯人了,萬一碰到的女人沒有我這麼好說話,或許真會被人賞耳光也不一定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