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恐惧的政治:它是怎样操纵我们走向部落主义的


 

在昨天的讨论和思考后,误会解除了,但核心的困境依然存在。因为比较喜欢这边的氛围,我还是会过来看帖和讨论。但出于版权方面的严格考虑,我只会把取得了授权的译文发布过来了。

昨天我在豆瓣转发了林知阳的《新西兰惨案后,恐伊症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蔓延》(https://www.cjr.org/analysis/weibo-new-zealand-massacre.php,作者也在这边,希望能够把文章也发过来讨论:))。不出意外地,留言区又出现了猛烈的驳斥和人身攻击,无奈之下只好在那边删去了分享的帖子。虽然选择了逃避,但这样的反应让我非常困惑。于是找到了贾瓦巴克特教授的这篇文章,看完相关的内容后觉得从生物学、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是个很好的角度,但问题依然无解:怎样改善那个“可理解,但有缺陷”的结果,特别是在中国?

我把文章翻译过来,希望能在此基础上,引起大家的讨论。也希望@Tony Lin 能分享他的文章和观察。感谢!

下文译自Arash Javanbakht, “The politics of fear: How it manipulates us to tribalism”, 原载The Conversatio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politics-of-fear-how-it-manipulates-us-to-tribalism-113815。翻译得到作者许可。译文仅供学习交流,转载请标明译者出处,请勿作商业用途。



恐惧的政治:它是怎样操纵我们走向部落主义的



阿拉什·贾瓦巴克特/文

王立秋/译

 

* * *

 

在新西兰导致五十人丧生的惨剧[1]是又一次提醒我们注意这点——即,何以人有能力仅仅因为他的同类信仰什么、如何崇拜、属于哪个种族或民族,就对他们进行无情的杀戮——的惨剧。对“他者”的恐惧,有着悠久的历史,这种恐惧,把人变成了服务于某种意识形态的,不讲逻辑的、无情的武器。

 

可以说,恐惧和生命本身一样古老。在几十亿年的演化过程中没有灭绝、幸存下来的生物身上,恐惧,是根深蒂固的。[2]它深深地扎根于我们核心的心理的和生物的存在,它也是我们最熟悉的情感之一。危险和战争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政治和宗教也一样。

 

煽动者一直用恐惧来胁迫下属和敌人,领袖也一直用恐惧来牧养部落。恐惧是非常强大的工具,它可以使人变得不讲逻辑,并改变他们的行为。

 

我是一名专门研究恐惧和创伤的精神病学家和神经学家[3],关于在政治中人们是如何滥用恐惧的这个问题,我有一些基于证据的思考。

 

 

我们从部落同胞那里学会恐惧

 

和其他动物一样,我们人类也能从经验[4](比如说,被掠夺者袭击)中学会恐惧。我们也从观察(比如说,见证掠夺者袭击另一个人)中学会恐惧。并且,我们也通过教导(比如说,被告知附近有掠夺者)学会恐惧。

 

从我们的同种——同一物种的成员——那里学习,是一个进化优势,它使我们避免重复其他人的危险经验。我们有相信我们的部落同胞和权威的倾向,特别是在危险的时候。这个倾向是适应性的:父母和明智的老人告诉我们不要吃特定的植物,或不要去树林里的特定区域,否则我们就会受到伤害。通过信任他们,我们不会像因为吃了那种植物而死去的曾祖父一样死去。这样,我们积累了知识。

 

部落主义是人类历史固有的一部分。[5]人类群体之间总是存在各种不同方式、不同面向的竞争:从战时野蛮的民族主义,到对某个球队的强烈的忠诚。来自文化神经学的证据[6]表明,我们的大脑,甚至会在无意识的层面上,对看起来来自其他种族或文化的人的观点做出不同的反应。

 

在部落的层面上,人更情绪化,结果也就更不讲逻辑:两个球队的球迷会祈祷自己的球队赢,希望上帝在比赛中站队。另一方面,我们在害怕的时候,也会退回部落主义。[7]这也是一个进化优势,能够使群体凝聚,并帮助我们为生存而与其他部落斗争。

 

部落主义是这样一个生物漏洞,长期以来,许多政客一直在依赖它:利用我们的恐惧和部落的本能。纳粹,三K党,宗教战争和黑暗时代就是一些例子。典型的模式,是给其他人一个不同于我们的标签,然后说,他们要来伤害我们或抢夺我们的资源了,并把其他群体变成一个概念。这个标签不必然是种族或国际,尽管它们经常被使用。它也可以是任何真实的、或想象的差异:自由派,保守派,中东人,白人,右翼,左翼,穆斯林,犹太人,基督徒,锡克教徒。这个清单还可以一直列下去。

 

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建立部落边界的时候,一些政客非常成功地创造出这样一些虚拟的人群,这些人群中的人,在甚至都不认识彼此的情况下,就停止了沟通,开始了仇恨:他们变成了行动中的人形动物!

 

 

恐惧是齐一的

 

一名士兵曾告诉我:“杀你从没见过的,来自远方的人要容易得多。当你透过瞄准镜去看的时候,你看到的只是一个红点,不是人。”你越是不了解他们,你也越容易恐惧他们,和仇恨他们。

 

人类的这个倾向——即,毁灭未知的、不熟悉的东西——对想利用恐惧的政客来说,就是一块肥肉:如果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你身边只有看起来和你一样的人,只听一个媒体渠道提供的信息,只听老娘舅告诉你,那些和你长得不一样或和你想法不一样的人仇恨你、很危险的话,那么,你天生就恐惧和仇恨那些你都没见过的人,就是一个可理解(但有缺陷)的结果了。

 

为了争取我们,政客(有时,在媒体的帮助下)会竭尽所能地把我们分开,确保真实的或想象的“他者”只是一个“概念”。因为如果我们花时间和他者相处、和他们交谈并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话,我们就会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人,都是和我们一样有优点也有缺点的人。他们有的强大,有的弱小,有的有趣,有的呆板,有的友好,有的不那么友好。

 

 

恐惧是不讲逻辑的,并且经常是愚蠢的

 

我患有恐惧症的父母经常会说:“我知道这很蠢,但我就是害怕蜘蛛。”恐惧的对象也可能是狗或猫,或其他东西。而我总是这样回答:“这不蠢,这只是不讲逻辑。”我们人类的大脑有不同的功能,而恐惧则经常绕过逻辑。原因有几个。一个原因是逻辑慢;恐惧快。在危险的情景中,我们应该快:先逃跑或被杀,然后再思考。

 

政客和媒体经常用恐惧来绕过我们的逻辑。我一直说,美国的媒体是灾难色情片的制作者——它们在触动观众的情绪上下了太多功夫。它们可以说是一种政治真人秀,会让美国之外的许多人感到惊奇。

 

在一个人在一座有数百万人的城市里杀死几个人(这当然是一个悲剧)的时候,大广播网的报道会让人觉得,整座城市都遭到了围攻,变得不安全了。如果一个无居留证的非法移民杀死了一个美国公民,那么,一些政客就会怀着这样的希望来利用恐惧,他们不想让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这很糟糕,但今天,在这个国家,美国公民自己又杀了多少人呢?”或:“我知道每周城里都会发生几起谋杀案,但为什么在媒体展示了这起谋杀案后,我会如此地恐惧呢?”[8]

 

我们不会问这样的问题,因为恐惧绕过了逻辑。

 

 

恐惧会变成暴力

 

对恐惧的反应被称为“战斗或逃跑”的反应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个反应帮助我们在想要杀死我们的掠夺者和其他部落面前幸存了下来。但再一次地,这是我们的又一个生物漏洞,它也经常遭到滥用——为的,是使我们去进攻“他者”,无论是去亵渎他们的神庙、还是去社交媒体上骚扰他们。

 

在意识形态成功地掌控我们的恐惧回路后,我们经常会退化为不讲逻辑的、部落的、和进攻性的人形动物,把自己变成武器——变成被政客利用的、服务于他们自己的计划的武器。


[1] https://edition.cnn.com/asia/live-news/live-updates-new-zealand-shooting-christchurch-terror-attack-intl/index.html

[2]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science-of-fright-why-we-love-to-be-scared-85885

[3] https://www.starclab.org/members/arash-javanbakht

[4]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n1968

[5]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evolution-explains-why-politics-tribal/

[6]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pdf/10.1177/1745691617707317

[7]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how-risky-is-it-really/201012/fear-makes-us-tribal-and-stupid-case-in-point-rush-limbaugh

[8]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at-mass-shootings-do-to-those-not-shot-social-consequences-of-mass-gun-violence-10667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