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关于俄乌战争,致诺姆·乔姆斯基(和其他持类似观点的知识分子)的公开信

 (編輯過)
关于俄乌战争,乔姆斯基和很多自诩左翼的知识分子错在哪里?

关于俄乌战争,致诺姆·乔姆斯基(和其他持类似观点的知识分子)的公开信




尤里·戈罗德尼琴科

博丹·库卡斯基

阿纳斯塔西娅·费迪克

伊洛娜·索洛古布/文

王立秋/译



Yuriy Gorodnichenko, Bohdan Kukharskyy, Anastassia Fedyk, and Ilona Sologoub, “Open Letter to Noam Chomsky (and other like-minded intellectuals) on the Russia-Ukraine war”, May 19, 2022, https://blogs.berkeley.edu/2022/05/19/open-letter-to-noam-chomsky-and-other-like-minded-intellectuals-on-the-russia-ukraine-war/?fbclid=IwAR2pDQrfTmbTztXYUU1Ped1_oKxKP86kX_TXy7VtoX6fSefl54LGF_iWoto。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作其它用途。

尤里·戈罗德尼琴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文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博丹·库卡斯基,纽约城市大学巴鲁克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

阿纳斯塔西娅·费迪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助理教授。

伊洛娜·索洛古布,乌克兰之声编辑,曾任基辅经济学院经济政策研究主任。

王立秋,云南弥勒人,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讲师。



亲爱的乔姆斯基教授,


我们是一群乌克兰学院经济学家。近来您关于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一系列访谈和评论让我们深感痛心。我们相信,您公开表达的意见无益于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无端入侵和这场战争给我们祖国带来的死伤。

在熟悉您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系列访谈文本[1]后,我们注意到在您的论证中反复出现的几个错误。在下文中,我们希向对您指出这些错误并附上我们简短的回应:


典型错误#1:否认乌克兰的主权完整性

在2022年4月14日《截击》(The Intercept)上发表的杰里米·斯卡希尔(Jeremy Scahill)对您的访谈中,您声称:“事实是克里米亚没得谈了。我们可能不喜欢这点。显然克里米亚人是喜欢的。”我们希望您注意几个历史事实:

首先,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违反了《布达佩斯备忘录》[2](其中俄罗斯承诺尊重和保护乌克兰的边界,包括克里米亚)和《友好、伙伴与合作条约》(俄罗斯于1997年与乌克兰签订此条约,并在条约中做出相同承诺),并且,根据联合国国际法院的仲裁[3],此举也违反了国际法。

其次,“克里米亚人”并非一个族群或一个内聚的人群,克里米亚的鞑靼人才是。他们是克里米亚的原住民[4],在1944年被斯大林赶出克里米亚[5](并且直到苏联倒台后才得以归家),在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时又再次被迫出逃。在留下来的克里米亚鞑靼人中,不少人一直被迫害[6]、被诬告入狱[7]、失踪并很可能已经死亡。

再次,如果你说的“喜欢”指的是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公投”的结果的话,那么,请注意,那次“公投”是在枪口下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也在第67/262号决议中宣告那次公投无效[8]。同时,在1991年乌克兰独立公投中,克里米亚多数选民支持乌克兰独立。


典型错误#2:把乌克兰当作美国在地缘政治棋盘上的棋子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您的访谈暗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战斗是因为美国唆使他们这么做,广场革命发生是因为美国试图使乌克兰脱离俄罗斯的影响范围等等。这样的态度否认了乌克兰的能动性,对数百万因渴望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而冒生命危险的乌克兰人来说也是一种侮辱。简单地说,您有没有想过,乌克兰人想脱离俄罗斯的影响范围,可能是因为历史上俄罗斯搞的种族灭绝[9]和文化压迫及其对乌克兰人民自决权的持续否定?


典型错误#3:暗示俄罗斯受到北约的威胁

在您的访谈中,您急于强调所谓的[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和小布什总统对戈尔巴乔夫做出的承诺,即如果他同意统一的德国加入欧盟的话,那么,美国将确保北约不会“东进一英寸”。首先,请注意,虽然俄罗斯一直在积极宣传这点,但历史上有没有过这个承诺,在学界是一个具有高度争议性的问题[10]。您假定,北约东扩使普京除攻击外别无选择。但现实并非如此。东欧国家加入北约、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渴望加入北约,是希望以此来保护自己不受俄罗斯帝国主义威胁。考虑到俄罗斯在2008年的确攻击过格鲁吉亚、在2014年的确攻击过乌克兰,它们的诉求是正当的。而且,当前芬兰和瑞典提出的加入北约的请求,也是由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直接引发的,由此得到印证的是,北约扩张是俄罗斯帝国主义的结果,而不是相反。

此外,我们也不同意这样的想法,即仅仅因为詹姆斯·贝克和小布什据说在口头上承诺过戈尔巴乔夫,主权国家就不应该按自己人民的意愿结盟。


典型错误#4:说美国也不比俄罗斯好多少

在我们看来,就算在您承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战争罪行”的时候,您也非得要同时扯上历史上美国在国外(即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犯下的所有恶行,并最终,用大多数的时间来谈论后者。身为经济学家,我们没资格纠正您的历史比喻,并且无需赘言,我们也都谴责过去任何国家对平民的无端杀戮。但是,任何历史类比都没法得出这样的结论:仅仅因为过去的一些领袖没有得到相同的待遇,便不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上对普京提出战争罪行的控诉。相较于此,我们反倒认为,为在乌克兰蓄意犯下的战争罪行起诉普京,将为未来试图采取相同行动的世界领导人设定先例。


典型错误#5:粉饰普京入侵乌克兰的目标

在您的访谈中,您用冗长的篇幅来合理化普京使乌克兰“去军事化”和“中立化”的目标。请注意,在2022年2月24日的电视演说[11](这次演说标志着战争的开始)中,原封不动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普京宣布“这次军事行动”的目标是使乌克兰“去纳粹化”。这个概念是在他2021年7月那篇冗长的伪历史学文章[12]的基础上提出的,该文否认乌克兰存在,并声称乌克兰人不是一个民族。如俄罗斯官媒俄新社(RIA Novosti)发布的《去纳粹化手册》[13]所述,自我认同为乌克兰人的人就是“纳粹”,30年前乌克兰建国是“乌克兰的纳粹化”,一切尝试建立这样的国家的努力都是“纳粹”行为。根据这个宣扬种族灭绝的手册,去纳粹化意味着在军事上挫败乌克兰,清洗乌克兰人,对他们进行全人口范围的“再教育”。“去军事化”和“中立化”也意味着同样的目的——没有武器,乌克兰就不能自卫了,俄罗斯也就因此而实现了毁灭乌克兰的长期目标[14]


典型错误#6:假设普京对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感兴趣

我们都十分希望停火和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那样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但我们发现您荒唐地反复把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怪到乌克兰(怪乌克兰不给俄罗斯“逃生出口”)或美国(据说,是美国坚持通过军事而非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而非实际的侵略者俄罗斯头上。而后者,在那些所谓的“谈判”期间,也一直在反复地、蓄意地轰炸平民、产房、医院和人道主义通道。考虑到(上文引用过的)俄罗斯官媒的升级修辞,俄罗斯的目标是抹杀和征服乌克兰,而非“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


典型错误#7:鼓吹向俄罗斯的要求让步是避免核战之道

自俄罗斯入侵以来,乌克兰就处在持续的核威胁之下,不但因为它是俄罗斯核导弹的首要目标,也因为俄罗斯占领了乌克兰的核能发电站。

但为自由而战的替代选项是什么?无条件投向然后任由俄罗斯把乌克兰人从地球上抹除(参见上文)吗?您有没有想过,获得乌克兰人民压倒性的支持的泽连斯基总统为什么在存在核升级的潜在威胁的情况下仍然恳求西方领导人提供重型武器?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因为萨姆大叔”,而毋宁说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即俄罗斯在布查[15]和其他许多乌克兰城市[16]和农村[17]犯下的战争罪行已经表明,在俄罗斯的占领下生活是实打实的“人间地狱”,而这个情况正在发生并要求立即行动。

可以说,对俄罗斯做出任何让步都不会降低核战的可能性而只会使战争升级。如果乌克兰沦陷,俄罗斯可能进攻其他国家(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芬兰或瑞典),还会用核讹诈来让其他欧洲国家屈服。俄罗斯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核国家。其他国家如中、印、巴基斯坦和朝鲜也在观望。想象一下,要是它们得知有核国家可以通过核讹诈得到它们想要的一切会发生什么。


乔姆斯基教授,我们希望您对这些事实加以考虑并重新考虑您的结论。如果您真像您声称的那样在乎乌克兰人的生命,那么,我们想友好地要求您不要再通过传播和俄罗斯的宣传非常相似的观点给俄罗斯的战争机器加油了。

我们乐意和您就上述观点中的任何一点展开进一步的讨论。


谨致问候


博丹·库卡斯基,纽约城市大学

阿纳斯塔西娅·费迪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尤里·戈罗德尼琴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伊洛娜·索洛古布,非政府组织乌克兰之声



[1] https://www.currentaffairs.org/2022/04/noam-chomsky-on-how-to-prevent-world-war-iii

[2] https://treaties.un.org/doc/Publication/UNTS/Volume 3007/Part/volume-3007-I-52241.pdf

[3] https://news.un.org/en/story/2022/03/1114052

[4] https://www.ohchr.org/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Issues/IPeoples/EMRIP/Call/CrimeanTatarResourceCentre.pdf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portation_of_the_Crimean_Tatars

[6] https://www.hrw.org/news/2017/11/14/crimea-persecution-crimean-tatars-intensifies?gclid=Cj0KCQjw6pOTBhCTARIsAHF23fLowpai9X88cbgjBXDvyfgYPAfBMrQwOdW7Ts0f8JuHcswJsgE8RFYaAh2UEALw_wcB

[7] https://www.hrw.org/news/2021/10/26/russian-authorities-arrest-crimean-tatar-lawyer-while-representing-his-clients

[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Nations_General_Assembly_Resolution_68/262

[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lodomor

[10] 例见马克·克雷默2009年在《华盛顿季刊》上发表的《北约不向俄罗斯扩张承诺的神话》,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01636600902773248

[11]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2-24/full-transcript-vladimir-putin-s-televised-address-to-russia-on-ukraine-feb-24

[12] https://voxukraine.org/en/on-the-historical-unity-of-lies-and-vladimir-putin/

[13] https://ccl.org.ua/en/news/ria-novosti-has-clarified-russias-plans-vis-a-vis-ukraine-and-the-rest-of-the-free-world-in-a-program-like-article-what-russia-should-do-with-ukraine-2/

[1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2/03/23/putin-genocide-language-ukraine-wipe-out-state-identity/

[15] https://www.hrw.org/news/2022/04/21/ukraine-russian-forces-trail-death-bucha

[1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r_crimes_in_the_2022_Russian_invasion_of_Ukraine#:~:text=During the 2022 Russian invasion,in viola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17] https://www.hrw.org/news/2022/04/03/ukraine-apparent-war-crimes-russia-controlled-area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