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读者,译者。现阶段主要致力于学术论文、书评、书评论文、研究综述和公共智识文字的译介。若有相关渠道有合作意向欢迎联系levis.liqiuwang@gmail.com。 “知识需要成为自身的一个部分,而这需要时间。”

齐泽克:性,爱与新冠病毒

發布於


性,爱与新冠病毒


斯拉沃热·齐泽克/文


王立秋 /译




在爱尔兰,卫生健康服务署(HSE)发布了关于在新冠时期进行性行为的指南,其中两条关键的建议是:“暂时停止身体和脸对脸的互动值得考虑,特别是在你经常在线上见你的性伙伴或靠性行为谋生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使用视频约会、文爱或聊天室。确保给你和其他人共用的键盘和触屏消毒。/自慰不会传播新冠病毒,特别是在你于自慰前后用肥皂和水清洗你的手(和任何性玩具)至少二十秒的情况下”。[1]


对一个身体接触会传播流行病的时代,这些常识性的建议是合理的——但我们应该注意,这些建议恰巧包括那个已经随我们生活的逐渐数字化而发生的进程:数据表明,今天的青少年花在性上面的时间,要比花在网络和药品上的时间少很多。而就算他们要参与性行为,在虚拟空间(看着硬核黄片)做,不是更容易、也更迅速令人满足吗?出于这个原因,新出的美剧《亢奋》(Euphoria)(该剧的宣传语是:“一群高中生经历药品、性、认同、创伤、社交媒体、爱和友谊的故事”)几乎是走向了对今天高中人口的放纵生活的描绘的反面。它脱离了今天的年轻人,并且,出于这个原因,古怪地陷入了年代错乱,而更像是对年青一代曾经是多么地堕落的中年怀旧。


但在这里,我们应该甚至更进一步:要是从来就没有过无虚拟或幻想增补的完整“真实的”性,又该如何?自慰一般被定义为“在想象伴侣的时候自己做”——可要是真实的性在某种程度上也不过是和真实的伴侣自慰,又该如何?这么说我的意思是什么呢?在《卫报》的一则评论中,伊娃·怀斯曼(Eva Wiseman)提到“乔恩·朗森(Jon Ronson)关于网上黄片引发的后果的播客系列《蝴蝶效应》中的一个时刻。在一部黄片的拍摄现场,一个演员在拍到一半的时候软了——为了再次硬起来,他转身离开在他面前光着身子的女人,抓起手机开始搜索P站。这番末日般的景象让我感到震惊”——她的结论是:“在性的状态中,有什么东西烂掉了。”[2]


我同意,但我要补充精神分析教给我们的东西:在性的状态中,有某种东西构成性地烂掉了,人类的性本就是变态的,它暴露在施虐受虐狂的反转,暴露在——具体而言——现实和幻想的混合面前。甚至在我和我的伴侣独处的时候,我和他/她的(性)互动,也和我的幻想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也就是说,可能一切性互动的构造,都和“和真实的伴侣自慰”一样,我把我的伴侣的血肉和身体当作实现/上演我的幻想的道具。我们不可能把我的伴侣的身体现实和幻想宇宙之间的这道鸿沟简化为父权和社会支配或剥削造成的异常,从一开始,这道鸿沟就在这里了。所以我相当理解为再次勃起而去搜索P站的那个演员——他在为他的表演寻找一个幻想的支撑。在性交过程中,伴侣会要求对方不停地说话,且经常是说脏话,也是这个原因:甚至在你把“物自体”(爱侣赤裸的身体)握在手里的时候,你也必须通过言语的幻想化,来增补这个在场……


这对演员来说是有效的,因为他和女演员之间显然没有爱情——对他来说,她的身体更像是一个活的性爱机器人。如果他和他的搭档激情相恋,那么,她的身体对他来说就会是重要的了,因为触摸她的每一个姿势,都会扰动她的主体性之核。在一个人与其真爱做爱的时候,触摸伴侣的身体,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们应该翻转那种认为“性欲是身体的,爱是精神的”的常识:性爱比无爱的性更具身体性。


那么,疫情的延续,会限制性而传播爱(即对触摸不到的爱人的远距离的欣赏)吗?流行病肯定会促进无身体接触的数字性游戏。不过,但愿流行病也能带来一种新的,对亲密的身体接触的欣赏;但愿我们将再次学会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想要教给我们的东西。对塔可夫斯基来说,泥土,其惰性的、湿热的材质不与精神性对立,而恰恰是精神性的媒介。在塔可夫斯基的杰作《镜子》中,他的父亲阿尔谢尼·塔可夫斯基朗诵了自己的诗:“和不穿衣服的身体一样,/没有身体的灵魂是有罪的。”看着硬核影像自慰是有罪的,身体的接触是通往精神之路。


注释:


[1]https://www.sexualwellbeing.ie/sexual-health/sex-and-coronavirus/.


[2]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9/dec/08/rough-sex-and-rough-justice-we-need-a-greater-understanding-of-consent.


本文译自Slavoj Zizek, “Sex, Love and Coronaviru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Zizek Studies, Vol. 14, No,原载于https://www.rt.com/op-ed/486353-sex-covid19-spirituality-porn-zizek/。


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转载须标明相关信息和出处,请勿做商业用途。微信版见: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yNDQ4OQ==&mid=2657449449&idx=1&sn=205c32e9aafbd6973ea767dbc1faf863&chksm=bd1d524f8a6adb59d1e184579e8c2990f489098e68e8eae7db9680bb33c373a9c7229c064014&scene=0&xtrack=1#r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